在丰荫城也有梅剑山庄的宅子,这处府苑不是联盟给的,而是梅剑山庄的产业,现在的梅剑山庄几乎将买卖都做到了整个武林之中,可以说任何城镇都有了他们的产业。

    萧云到了宅院之内,丰小依向他道:“一切都和料想的那般,只是你确定接下来萧懿航会上山杀你?”

    萧云冷笑一声,“若是没有高手相助的话他一定会的,而且要是你不给我飞鸽传书说有急事的话,我也不会下山,怕是这个时候已经开战了。”

    “怕是萧懿航有高手相助了,我得到确切的消息,元松竹下山了。”丰小依郑重的道。

    “元松竹?”

    萧云顿时眉头一皱,这个人可是他的大仇人,这人的武功传说已臻化境,具有通天彻底之能,而且这人还是自己的生死大敌,自己的义父就是死在了这个人的手上。

    “你还记得我们和夫人第一次回山庄的时候吗?那时候有一个黑衣人手持一把奇异宝刀,其实那人就是元松竹,而他手中的刀正是六道之中刀道的震道宝物月满西楼。”丰小依郑重的道。

    “那人居然是元松竹?”

    萧云眉头皱的更紧了,金花夫人的武功有多高深他是知道的,而且最近在武林中频频出现的断魂山之人武功之高也是匪夷所思,与金花夫人比肩,而元松竹的武功能将金花夫人重创,可见元松竹的厉害,这样的人物下山,自己这边怕是都不是对手。

    曾经不止一次的与断魂山之人交手,盲陀云成龙、地残任夜晓、日缺马建这三人出现都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将其打败,而且其中还不乏侥幸。

    现在的埋伏对付一个元松竹已经很勉强了,要是萧懿航从旁协助,那么对方可以完胜自己,丰小依把自己唤回还真的是及时。

    “这件事麻烦啊,元松竹出山。我们怎么应付?”萧云问道。

    “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我会想办法对方这元松竹,但是我需要时间。”丰小依道。

    “请谁出手相助,难道是你的背后还有高手存在?”萧云看了看丰小依道。

    “高手也是谈不上的,但是要对付元松竹也没有必要我们亲自动手,我会将元松竹引到剑灵山,相信神秘莫测的剑灵山一定会头疼。”丰小依浅笑道,此时她却是故意隐瞒下了剑灵山的事情。

    “嗯,小依姐的法子不错,就这么办。”萧云道。

    “那就等几天吧,反正我也不急,不过这件事之后萧懿航的头脑冷清下来怕是也不会上当了,更是担心它背后的势力。”萧云道。

    “他背后的势力已经露出了端倪,你一定想不到,他的背后支持者居然是冰宫不泪天。”丰小依道。

    “冰宫不泪天?”萧云真的不敢相信,萧懿航的背后势力居然是冰宫不泪天,而且他的背后还站在一个血魔女血仙蝶。

    “那风无忌被我们的探子认了出来,前不久她就露过面,正是冰宫不泪天全面报复的时候,这人就是其中的领导者之一。”丰小依笃定的道。

    “怪不得,当初冰宫不泪天为给紫云报仇搅得风起云涌,其势大有席卷武林之势,而后突然间就消失了不见,而眼下这群人突然间的出现就像是从地上冒出一般,原来这些人就是当初冰宫的人。”

    “这件事就要靠你了,我想白菲一定对冰宫的势力有所了解,你可以旁敲侧击一下,我想要打败萧懿航最主要的是将冰宫的势力铲除。”丰小依道。

    “这件事,我考虑一下,毕竟冰宫对菲儿姐姐有恩,让她出卖冰宫的话也实在是为难她了。”

    萧云也是犹豫,利用女人这不是他的所愿,以感情稳住南宫心怡就让他心中愧疚难挡,看着她单纯的样子,欺骗这样的人本就是心中不忍,更是以感情为基础,这等于是对她深深的伤害,他能做的现在只能是假戏真做,但若是弄假成真丰小依怎么办?

    梦倪裳的叛离让他的心有所转移,他清楚丰小依对自己的感情,自己也不愿意辜负她,更何况这人本就是自己父亲给自己定下的妻子。

    萧云不想再以感情为基础欺骗白菲,毕竟白菲是冰宫不泪天的人,让白菲出卖自己的师妹,白菲要是知道真相的话会不会更是伤心欲绝?

    冰宫不泪天的势力很大,这点萧云很清楚,不仅仅是冰宫之上的几位血魔女,冰宫不泪天的能量更是不可低估,席卷武林也不是不可能,要是这股势力不被剪除,那么萧懿航会利用这股势力荡平阻挡她的一切。

    思来想去,萧云还是决定找白菲来询问一下冰宫的事情,但是这次却不是哄骗她,而是和她直接了当的开天窗说亮话,看她怎么说吧,拒绝也是于情于理但却是对不住萧云,但是不拒绝却是出卖同门,无论如何来说这件事对白菲都是一种伤害。

    萧云也想到了对白菲的补偿,只是这种补偿能不能弥补对她的伤害,萧云不清楚,但是面对着如此局势的威压,萧云也不得不伤害白菲了。

    飞鸽传书很快就飞出,梅剑山庄距离丰荫城也不是很远,要是白菲接到飞鸽传书的话很快就能够赶过来,但萧云却是告诉白菲第二天赶过来就可以了,因为这件事并不是十万火急。

    一夜无话,萧云端坐床上运转内功一夜,直到天明。

    萧云修炼了逍遥诀内功,即使是睡觉也能够运转,而现在他即使不睡觉也会精神饱满,因为在修炼内功的同时他的身、心、脑等都在休息。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响,萧云睁开眼,却是一个侍女。

    “庄主,有人送来一封信。”那侍女说着双手捧着,将信笺递到萧云面前。

    “什么人送来的?”萧云拿过信笺,下意识的的问了一句。

    “我不清楚,是有人送到门上,依副庄主接的信,然后让奴婢送了过来。”那侍女道。

    “我知道了,没事的话,你去忙吧。”萧云晃了晃手,那侍女退了出去。

    萧云看了看信封,上面只有几个大字:萧庄主亲启。

    他用手摸了摸,知道信封之中只有一张信纸,没有任何的机关暗器。有的信笺之中设下小型机关,只要拆开信封会从中射出毒针,喷出毒雾什么的,萧云小心谨慎的摸了摸就是为了有人在信中做手脚。

    是谁来的信,信中又将道出什么事情,又将引起怎么的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