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收到一封信,他用手摸了摸,知道信封之中只有一张信纸,没有任何的机关暗器。有的信笺之中设下小型机关,只要拆开信封会从中射出毒针,喷出毒雾什么的,萧云小心谨慎的摸了摸就是为了有人在信中做手脚。

    信没有问题,但是这信是谁送来的,又是什么内容,也就只有看过才知道。

    萧云打开信封,抽出,却是一张邀请函。

    邀请函上一个大大的“喜”字,让萧云就是一皱眉,这居然是一种婚宴邀请函,乃是有人成婚邀请参加的信函。

    是什么人结婚给自己发邀请函,要选在这个时候?

    心中好奇之下,萧云将邀请函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熟悉的名字:萧懿航、梦倪裳。

    居然是萧懿航要和梦倪裳成婚,两人成婚居然将信笺送到了这里。

    萧云握着邀请函的手有些颤抖,脑海之中也不断的浮现出与梦倪裳的点点滴滴,虽然开始的时候她对梦倪裳仅仅是有些欣赏,并没有占有的欲·望,但是那次自己克制之后对她造成了伤害,就对她产生了别样的感情。

    随着夫妻关系的稳固,萧云对梦倪裳也有着别样的感情,更是把她当做自己的羁绊,虽然萧云知道梦霓裳出轨,但是对她的感情也是不曾稍减,反而是愈加的珍惜她。

    萧云之所以放弃她,不是因为嫌弃她,而是为了给她充分的自由,只要她开心,她幸福,萧云也就安心了。

    但是事实上萧云知道那都是自己骗了自己,他真的对梦倪裳出轨无动于衷吗?自然不是的,哪个男人见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无动于衷,否则萧云也不会在暴雨夜中狂乱,而且抑制不住心头的杀意,控制不住胸中的煞气翻腾,而独身截杀萧懿航。

    事实证明萧云很在乎梦倪裳,也很在意他的出轨,而现在他的手中是萧懿航和梦倪裳的结婚邀请函,萧云的心有一种被揉捏碎裂般的感觉。

    一股愤怒冲上心头,体内的煞气翻涌,让萧云难以遏制,体内的煞气不断的聚集,压缩,聚集,压缩,最终爆发出来,就像是一个气球被吹到了临界点一般的爆裂开来。

    骤然的一声历啸,全身的煞气夹杂着内力滚滚而出,似是山洪暴发,这股煞气冲天而起,将房屋一催而倒,顿时轰隆一声巨响,煞气直冲霄汉。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丰小依,丰小依匆忙跑来一看,却是大吃一惊,就见萧云全身都裹在了血红色的气劲当中,气劲化实,就如一个大局的血卷,离得远远的就闻得到血腥之气扑鼻。

    与此同时萧云身上的劲气不断的向外散射,先是一个血卷,然后血卷越来越大,覆盖面积也是越来越大,血气所过之处,草木尽折,本来是一处好好的府苑,却是以萧云为中心尽被荡为齑粉。

    冲天的煞气依旧扩散,血色巨卷已经扩散到了十余丈方圆,即使从远处一看也会见到漫天的血光。

    血光并朝霞,煞气动天日月移,顷刻间,大地倾覆,山崩地裂。

    萧云一声大喝,方圆尽成废墟,满目苍夷。

    丰小依凌然一声喝,一身亮白色的纯阳气劲挡住萧云身上的这股毁天之压,也免去了府苑被毁之厄。

    萧云一声历啸,穿云裂天,响彻天地,整个丰荫城似是都有所感。

    陈天成正在园中缓缓舞动宝刀追星逐月,突然间就感到了冲天煞气的冲击,心中震感无比,抬眼望去,却是萧云的府苑方向一股血红漫天,空气之中血腥气味扑鼻而至,不由眉头紧皱。

    萧懿航一大早的就派出了人手安排下了白玉娇的计划,回来之后又与那白玉娇缠绵了起来,正当紧要关头,却是感到了大地颤抖,并且萧云的啸声传来,而且那煞气冲击之下人人有感,更何况是习武之人。

    两人草草的结束了功课,穿戴好衣服之后出的门来,看时却是萧云所在的府苑释放着漫天的血茫,同时滚滚煞气从中冲击而出,席卷八方。

    萧懿航一见这种情况心中大喜,知道计划成了,当下兴奋之下双手拦住白玉娇的头,在她的脸上、额头上就是一阵的狂吻。

    展玉辉和梅疏影分别从相邻的两个房间出来,看了看萧云的府苑方向,心中充满了狐疑。

    云梦生和姬红霞从同一间屋中出来,只是云梦生显得精神极度萎靡不振,反倒是姬红霞精神饱满,神采奕奕,两人从屋中出来看着萧云的府苑,脸上也是疑惑不止,只是姬红霞的脸上却是溢出了潮红,心跳陡然加快,同时脸上显出了兴奋之色。

    风无忌等人也出来了,看着萧云的府苑方向,就是梦倪裳也是挠着头,面带疑惑的看着那个方向。

    血红色的气劲消失,但是漫天的煞气却是没有完全消散,从而弥漫了整个丰荫城。

    整个丰荫城都震动了,自由联盟的几大巨头很快就聚集在了一处,召开了临时的会议。

    萧懿航也到了梦倪裳的闺房之中,正揽着梦倪裳的腰,与她商议着结婚的事情,同时梦倪裳连连点头。

    丰小冉本来是陪着柔姑娘在醉红楼上,这些日子丰小冉过的可是潇洒惬意,有美女作陪,更是可以住在醉红楼,有的是大把的机会窃玉偷香。

    但是就在早上,有人找上门来,是给柔姑娘送信的,信的内容当然就是萧懿航和梦倪裳的婚礼,邀请柔姑娘参加。

    柔姑娘是武林名秀,天下谁人不知柔姑娘?为了博柔姑娘一面的男人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更别说和柔姑娘参加自己的婚礼了,虽然她是青·楼歌姬,但是邀请她参加的话,无疑那是一种殊荣,问题是她也不会参加啊。

    参加不参加的无所谓,反正信是送到了,这信落在了柔姑娘的手中,随后她“噗嗤”一笑,将信直接的抛了。

    别人不知道萧懿航是什么人,柔姑娘怎么会不知道?结婚,你玩的是哪出?

    以前当他的血亲家人虽然看不惯吧,但是毕竟还是有着血缘关系,而现在呢,她对自己的身世有所怀疑了,或许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所以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对他敬而远之的好,所以她将邀请函给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