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收了萧懿航的邀请函,随后就给扔了,扔掉之后确是一愣,随即玉手一个虚招,竟是施展隔空取物,将那邀请函抓了过来,这个有意思,原来刚才柔姑娘只是看到了萧懿航的结婚邀请函,并未多想和谁,随即转念一想不对啊,他怎么会和梦倪裳结婚?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本来萧懿航结婚的事情柔姑娘就觉得这是个玩笑,他不是用情为专的人,更是没有听说她有什么红颜知己,乃是色胚一个,看上他的女人是有,但是要谈论结婚这样的女人却是不存在,因为他的婚姻是属于一场买卖,一场政治婚姻,他的婚姻是属于利益的结盟,而梦倪裳显然还不够他结盟的条件。(书=-屋*0小-}说-+网)

    和梦倪裳结婚?笑话了,要是和梦琉璃结婚或许有可能,因为梦琉璃背后站着的是神女剑派,哪怕是选择陆金岚也不会选择梦倪裳,他是疯了不成?

    他当然没有疯,这点柔姑娘清楚的很。武林之中最大的消息系统就是聚宝山庄,甚至有专门的叫唤消息的买卖,眼下发生的事情逃不过柔姑娘的眼线,这个时候举行婚礼,他哪里有这种闲心?

    梦倪裳?这可有意思了,该不是针对萧云吧?有意的恶心一下萧云?但是要恶心他也不会捡他的破鞋穿,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阴谋不成?

    柔姑娘挠了挠头,想了想还是将信交给了丰小冉。

    丰小冉一看这邀请函顿时眉头紧皱,梦倪裳才离开梅剑山庄几天,这就和萧懿航结婚了,难道是他们饥渴到不能忍受了不成?即使是这样直接解决就好了,断然不会这么快的举办婚礼,这看起来却像是一场阴谋。

    一场阴谋,专门针对萧云的阴谋。

    丰小冉感觉到事情不对头,这里面太蹊跷了,按理来说萧云不会这么冲动,一看就有问题,能有什么阴谋,即使是萧懿航的婚礼他也不会参加吧?

    想归想,丰小冉依旧是不放心,这才向萧云的府苑走来,不料刚到门前,萧云的府苑之中就发生了惊天巨震。

    丰小冉大吃一惊,却也是知道出事了,来的时候萧云已将煞气罩体,犹如嗜血魔兽。

    发泄过后的萧云,扬天喷出一口血,血溅三丈,星星点点犹如梅花盛开。

    丰小依上前将其揽在怀中,萧云已经人事不省。

    姐弟俩慌忙将萧云带到一间屋内,丰小依立刻给她运功渡气,片刻之后两人的头上都现出了氤氲之气。

    不久南宫心怡和萧懿影联袂而来,从丰小依姐弟手中接过萧云,丰小依姐弟这才出的门来。

    原来这么大的动静,却是惊动了埋伏着的几人,萧懿影本是待不住的人,一见丰荫城出了异状,哪里还能呆的下去,就央求着南宫心怡来看看。

    “怎么回事?”丰小冉问道。

    “我怎么知道?”丰小依瞪了弟弟一眼,冷冷的道。

    “没发生别的事?”

    萧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发狂,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丰小冉才这么问。

    “有人给他送了一封信,我让丫头拿给他了,突然就这样了,不过那信我检查过了,没有问题。”丰小依想了想道。

    “信的内容你知不知道?”丰小冉道。

    “我没看,那是给云的信,我怎么能够偷看?”丰小依瞪了一眼丰小冉。

    “姐,你知不知道那信的内容?那根本就不是信,而是一封邀请函,是萧懿航和梦倪裳大婚给姐夫的邀请函。”

    “怎么会?他们怎么会大婚,这里面有阴谋。”丰小依道。

    “他们就是针对姐夫的,这阴谋已经是阳谋了,你不应该把信给姐夫看。”

    “我怎么知道信的内容?”丰小依铁着脸冷冷的道。

    丰小冉叹了一口气,随后眼珠转了转,贼兮兮的看东看西的。

    丰小依的心情正不好,看丰小冉贼兮兮的眼睛,又贼头贼脑的东看西看,早已是不耐烦,“你看什么看?”

    “姐,你的机会来了。”丰小冉神秘的道。

    “什么机会?”丰小依眨巴着大眼睛不解的道。

    “姐,你想想看啊,姐夫现在是因为梦倪裳的事情而导致走火入魔,他醒来之后一定是痛苦无比,这个时候是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丰小冉贼兮兮的道。

    “安慰啊,可是····我也不会安慰人啊,你也知道武功我却是不怯,但是这安慰人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丰小依真的感到为难至极。

    丰小冉简直想要撞墙,“姐,不是这样的,我是说姐夫这个时候啊一定是很痛苦的,这个时候你知道他最需要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这么着急了。”丰小依又不满起来。

    “姐,你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男人啊,最需要女人来抚慰受伤的伤口,这个时候你要是·····咳咳咳咳,那啥的话,姐夫一定会心情大好。”丰小冉声音压得很低,贼兮兮的像是做贼一般。

    “那啥的话?”丰小依挠了挠头。

    这话怎么说呢?丰小冉真是为难极了,这个姐姐怎么这么呆头呆脑的,都这个年纪了,对男女的事情怎么还是一窍不通呢?

    丰小冉想了想,最后又是贼兮兮的掏出一个物件来,小心翼翼的塞给丰小依,丰小依接了过来,只觉得这东西有一股子的难闻味道,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这是什么?”丰小依不解的问道。

    “姐,这东西叫做龙阳套,是用羊大肠上的那层透明皮做的,当然也有用猪膀胱做的,这东西啊·····”丰小冉说着贴近丰小依的耳朵耳语了几句。

    丰小依顿时脸上一红,连忙把手上的龙阳套扔到了远处,“你怎么这么恶心?”

    “不是啊,姐,拿着啊,现在就是你的机会,现在姐夫做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安慰,你不是早就钟情姐夫了吗,而且你们也早有婚约,把身子给他不正是时机,这个时候错过了,要是被人可乘,那就吃大亏了,姐,不要忘记了那个大奶牛,还有那个南宫心怡。”

    “滚,滚,滚····”丰小依发怒了。

    丰小依是不是真怒,她将做出怎样的抉择?是去,还是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