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缓缓的穿戴好衣衫,脸上透着红晕,娇羞无比的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熟睡的萧云。

    萧云并没有熟睡,而是在装睡,这个时候他已经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和白菲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当初他和梦倪裳一样。

    萧云有一种想要死的冲动,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做出这样禽兽的事情来,为什么是白菲,不是小依?若是小依的话自己完全可以给她一个归宿,毕竟两人是有着婚约的,而且丰小依的心思他又怎会不知?

    为什么偏偏是白菲?小依姐要是知道这样事她会怎样的伤心欲绝?自己又将怎样的面对白菲?

    萧云无法面对白菲,现在觉得尴尬无比,这个时候最好的就是装睡,等着白菲自己离开,可是之后呢?自己当做鸵鸟一头扎进沙子里,假装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但是自己可是毁了人家的清白啊,虽然白菲并非小依那般还是完璧之身,但是这不是自己这样对待她的理由,该怎么办?

    想着白菲的事情,头痛欲裂,又想到梦倪裳,莫名的一股火气窜上心头。

    梦倪裳啊梦倪裳,虽然是我先对不住你,但是我对你如何?本来我心仪的是琉璃姐,为了你,我疏远了她,只能日日思念,夜夜想念,即使见面也是假装对她疏远,之后小依姐进入自己的生活,面对着她的追求,我心动,但是为了你梦倪裳,为了不让你伤心,我拒绝了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你找的对象是萧懿航?

    萧云感觉胸中一股煞气在酝酿,在翻腾,似是要破体而出一般,他有一种冲动,一种急切的想要发泄的冲动。

    萧云起身,迅速的穿戴好衣服,将云梦柳宝剑握在手中,推门而出。

    门外,一袭白衣缓缓而舞,白菲运剑舞动,灵动犹如仙子。

    “菲儿姐姐,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萧云道。

    白菲收剑,似是前不久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一般,“好,我陪你。”

    “去哪里我不知道,我想菲儿姐姐一定知道。”萧云眼中的杀意毫不隐藏。

    “你是要去杀人?杀冰宫的人?”

    白菲曾经陪着萧云杀过一次,那次是去岳蓝城替天行道的总坛,而且对于萧云的嗜杀她丝毫不感到意外,因为血仙蝶当初就是这般,只是她很奇怪,明明刚刚将体内的煞气宣泄出来,体内的煞气已经平息,为何她的杀意还是这样的浓烈?

    萧云唤人过来,要了两匹马和白菲策马而出,与此同时也有人将萧云外出的消息告知了丰小依,甚至是萧懿影和南宫心怡也都得到了消息。

    萧云和白菲外出的消息自然也是没有遮遮掩掩,不仅仅是自由联盟的人得到了消息,就是萧懿航等人也都得到了消息,甚至是刚刚返回醉红楼的丰小冉也得到了消息,当然更是逃不出柔姑娘的耳目。

    萧懿航大呼倒霉,对萧云的陷阱还没有设下,眼见他要脱离自己的掌控,不过萧云外出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因为陪着他的仅仅一个连伪意境都没有踏入的白菲。

    萧懿航等人商议了一下,决定派人去截杀萧云。

    萧懿航道:“不日我将大婚,刺杀萧云的事情宜速战速决,不知谁愿去?”

    姬红霞道:“前不久在梅剑山庄一战甚感憋屈,就由我和云师兄一行吧。”

    萧懿航欣然点头,同时看向梦倪裳身边的黄晴晴,“黄女侠,航有一事相求,不日我将大婚,想让黄女侠作为伴娘,不知黄女侠意下如何?”

    黄晴晴还是二八少女,正是爱凑热闹的时候,尤其是一个“女侠”,让她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当下欣然答应下来。

    不过萧懿航接着道:“在此之前还要麻烦一下黄女侠,我还需要有几封邀请信笺要送,其中就有一封是送到古墓的,就有劳黄女侠了。”

    “没什么的,晴晴一定不负所托。”黄晴晴开心的答应下来。

    “不过世道不平,黄女侠虽然武功高深,更是深得古墓绝学,但是黄女侠必定身为女子,独行怕是半路出事,不如我让莫林陪你一行如何?一来她也要送一些邀请函到其他地方,将黄女侠送到古墓之后,他就离开。”萧懿航又道。

    黄晴晴看了一眼一旁的莫林,见他英武俊朗,莫名的就有一种好感,当下对着莫林微微一笑,对方还了一个善意的微笑、点头。

    姬红霞和云梦生双双出了萧懿航的府邸,同时莫林和黄晴晴也一同而出。

    萧云和白菲一路向北而行,白菲也没有问去哪里,就一直的跟在萧云的后面。

    两人走了一段,萧云突然道:“菲儿,我做出的事情我会负责,只是不知道你的意思?”

    “啊?”白菲顿时一惊,同时脸上也现出了潮红,低下头却是不语。

    “菲儿,你的意思呢?我梅剑山庄还缺一个庄主夫人。”萧云直言不讳的再问。

    白菲敏锐的捕捉到了萧云说话之中对自己的称呼,以前的“菲儿姐姐”现在都变成了“菲儿”了,而且萧云还问的这么直接,这让白菲脸上、身上都似是火烧。

    “怎么?不愿意?”萧云已经猜到了答案,可是故意这样的说道。

    “我,菲儿·····,菲儿早已是不洁之身,那次是菲儿玷辱了云,怎敢让云负责什么?”白菲说话的声音很低、很沉。

    此时白菲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这不是拒绝吗,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啊,自己不能拒绝啊。

    “菲儿并非不洁,要说不洁,云才是,而且是云玷辱了菲儿,怎么能不对菲儿负责,而且菲儿不是早就想着成为我的羁绊吗,现在已经既成事实,怎么退缩了?”萧云郑重的道。

    “我······”白菲脸上这个发烧啊。

    “我知道菲儿害羞,只是事实就是事实,是萧云坐下禽兽不如的事情,你若愿意,你不离我,我绝不弃你,我萧云向天发誓,我愿娶菲儿为妻,至死不渝,不离不弃,若是有违此事······”

    萧云发下誓言,能否打动白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