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犹如魔鬼再生,屠杀着白虎坛的人,他所过之处到处都是尸体,大地已经血红,血腥之气冲天煞,让跟在身后的张馨菲欲呕。

    越杀越是痛快,越杀越是顺手,他忘记了痛苦,忘记了愤怒,他有的只有杀戮,剑势越来越是凌厉,他出手越来越是狠辣,人少了剑过咽喉、心脏就被洞穿,人多了大面积的杀伤剑气倾泻而出。

    萧云杀人如麻,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尸横与地,此时他才清楚叶可卿的无奈和痛苦。

    婉媚幽兰叶可卿,一个清纯如雪一样的女子,是什么样的痛苦让她陷入到了嗜杀的地狱当中?

    萧云不由的煞气再生,眼前的人全都换了模样,竟是化成了元浪的模样,化成了元松竹,化成了白小蝶,而眼前的血淋漓的杀戮却也是变了调,明明是刽子手的萧云似是觉得眼前的杀戮的对象是他的山寨,而自己却是被杀戮之人。

    仇恨、愤怒、不甘在胸口聚集,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那一夜自己的山寨被屠,自己的义父被围杀,自己家破人亡。

    眼前血淋漓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但是他却是浑然不知,以为自己是受害者,这更加激发了他的血性。

    “杀!”

    萧云一声大喝,凌厉、狠辣的剑势再起,这一刻即使是恶魔附体也自愧不如。

    强势的剑气不断催发,内力的消耗更是巨大,出手就是不留余地,这样杀下去即使这些人不动手,站着等他来杀,他也是杀不绝的,因为这样大的内力消耗会让他很快力竭。

    但是萧云根本就没有一丝力竭之势,体内一物嗡嗡震动,在萧云的身后一个门户张开,萧云身在那门户之外却似是置身于一个神秘的世界之中,那世界之内源源不断的给他输送内力,就像是一个永动机一般。

    张馨菲眼中亮出异样的光芒,看着那门户似是要看出那门户内的世界,却是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只是感到其中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不断的传出。

    那门户随着萧云而动,似是他身上携带之物一般,与他寸步不离。

    萧云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得到那门户的补给,根本不在乎内力的消耗,大面积的剑气倾泻而出,顿时地狱惨景再现。

    整整从白天杀到黑夜,再从黑夜杀到天明,整个白虎坛都被血洗,萧云的意识逐渐清醒,只是看着自己造成的屠杀,心中居然荡起一层涟漪,几许不忍,没想到自己竟也是一个刽子手。

    剑低垂,血顺着剑尖滴答滴答的滴落,萧云踏着血水而行,就似是地狱的勾魂使者,他的剑微微震颤,似是低鸣,似是诉说。

    萧云以及感觉到了自己对剑道的理解,一者是爱的力量,一者是恨的力量,原来依靠杀戮是可以提高剑的凌厉程度的。

    杀人不能作为一种乐趣,更是不能作为提高剑势的手段,萧云清楚的知道这点,但是内心就是压抑不住的杀意翻腾,回头看向不远处的张馨菲,手中剑微微颤抖,转身向她奔来,就像是恶鬼扑杀而至。

    “杀够了没有?”张馨菲走进萧云淡淡的道,丝毫不在意萧云满含杀意的眼光。

    此时张馨菲已经确信了萧云的杀戮之中意识已经清醒,他这样子不过是恶作剧罢了。

    “你看出来了?”萧云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将云梦柳入鞘。

    “有什么收获?”张馨菲道。

    “我的剑势好像变得更加凌厉,似乎对剑道的理解更加清楚了一些,同时我的杀意似乎更加的强烈了。”萧云道。

    “杀人并不让人快活,我看你杀人我都觉得反胃,你却还笑得出来?当初掌门宫主嗜杀,一怒血屠百里,但是清醒之后她的痛苦简直难以以言语表达,我亲自看到她在自己的身上一刀又一刀的割自己,甚至有的时候她实在是痛苦的搓成一团,浑身颤抖如筛糠,还时不时的做噩梦,半夜惊叫,真不知道那段日子她是怎样熬过来的?”张馨菲说着叹了口气。

    “她····现在还这样吗?”萧云问道。

    “我不知道了,在她当上宫主,凶名大盛之后就很少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了,我们血魔女各自都有各自的山峰,尤其是我被宫主疏远,更是不知道她的私生活了。”

    “对了,冰宫不泪天藏书阁有一个叫岚儿的姑娘,你认识吗?我与她在无恨崖上待过一段时间,却是经常的见到她做噩梦,还很害怕的颤抖,起初是以为见到家人被杀吓得,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萧云问道。

    “岚儿?什么样的人?”张馨菲眨着眼奇怪的问了一句,巧合,太过巧合的事情很可能就不是巧合了。

    “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萧云说着将岚儿的样子描述了一下,同时把在冰宫上的事情讲述了一遭。

    “这个人·····我还真没见过,不过你确信你看到的是岚儿的本相不成?易容术并不是很难的事情,你也说了她也给你易容成了宫主的样子,你难道就不怀疑,其实那个岚儿就是宫主?”张馨菲瞪着大眼睛道。

    “这····不可能吧?”萧云有些不敢相信。

    “无恨崖向来是不允许其他人随便进入的,即使是身为血魔女的我们,我知道整个冰宫之内可以随意进出无恨崖的人有两个,一个是紫云,紫云可以说是宫主的姐妹,也可以说是宫主的弟子,她是宫主的心腹,也是冰宫未来的宫主,其次就是颜无杀了,那是宫主的男人,其余的人想要去无恨崖却是不能。”

    “有这样的事情?”萧云眉头紧皱。

    “其实血仙蝶不过是掌门宫主的假名而已,北雪寒霜血仙蝶,任是谁都知道宫主本不是姓血的,其实他是姓萧的,她的本名叫做萧懿岚,我们平时也都是叫她岚姐姐的。”

    “岚儿,血仙蝶,萧懿岚?”萧云只能苦笑,原来如此,岚儿就是血仙蝶,就是萧懿岚,怪不得冰宫的势力会不遗余力的帮助萧懿航,原来血仙蝶和萧懿航有着这层关系。

    只是萧云又糊涂了,冰宫不泪天和天道正教有着血海深仇,萧懿航在其中又起着什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