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朱雀坛!”萧云将这一切都抛开,他的心中依旧是杀意难消。

    “你想找死我不拦着,但是你死了你想过没有我怎么办?”张馨菲生气的道。

    “怎么?你就一定认为我会死?在你的眼中我就这么不堪?”萧云不解的道。

    “朱雀坛的势力你可能不知道,我却是清楚的很,里面有数万人,即使是伪意境高手就不下百人,可以这说,单单一个朱雀坛要灭掉自由联盟都不是不可能,更何况宫主不在冰宫十有八九不在朱雀坛就在凤凰谷,这样的时候你还去送死?”张馨菲阻拦住萧云道。

    “放心,血仙蝶不会在朱雀坛,陆金岚也不在,现在朱雀坛虽然高手无数,但是想要留住我,却也是不能,眼下我需要他们为我磨炼剑意,因为血仙蝶随时都可能取走我的性命,我不能停止不前,我必须要赶上她的步伐。”

    “你就这么认为你会是宫主的对手不成?即使你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是她的对手,宫主的武功可怕至极,绝对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更何况你这么嗜杀,难道不怕沦为邪杀道?”

    “我不怕的,血仙蝶杀人后的种种不适我都没有,相反,我却是在杀人之中得到精神释放,这难道不是我比血仙蝶的长处?我不信我比不过她,而且也不能放弃,因为一放弃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血仙的武功比我高强不知多少,若是我不进步,只能等死。”

    “如此,那就去吧,你若送死,我陪你。”张馨菲说着伸手握住萧云的手。

    萧云顿感一股暖流在身上游走,手中的柔夷传来的温度让他忍不住的心中狂跳,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

    自从梦倪裳出轨之后,他虽然和梦倪裳在一起,但是却是没有了夫妻之事,前不久和张馨菲那也是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但是现在却又一种难以遏制的冲动,他的一双眼充满着侵略的光茫盯着张馨菲。

    “你·····你看什么?”张馨菲自然是感觉到了萧云目光中的侵略。

    “跟我来。”萧云说着竟是揽住了她的腰,施展出绝世轻功向白虎坛深处行去。

    白虎坛一片狼藉,血流成河,但是后宅却是有着许多的房间没有破坏,乃是白虎坛的人的居所所在,只是如今都已没有了主人,萧云将张馨菲横抱起,来到一座屋前,一脚将房门踢开,也不管不顾的与张馨菲滚在了一处。

    莫林和黄晴晴一路向着终南山方向而行,本来黄晴晴对莫林就有不错的印象,这一路行来,却是对他更感亲切,莫名的内心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

    两人且行且走,却也是不急,一路上两人确是有说有笑的,不远处一座茶摊,确是专给行人过路休息之用。

    两人来到茶摊,要了一壶茶,几个小菜,说着闲话,就像是情侣一般,莫林更是能说会道,讲个笑话,竟是逗得黄晴晴咯咯直笑。

    莫林手中捏了一粒花生米,偷偷的弹了出去,目标正是黄晴晴身后正在喝茶的一人,那人并不是武林人士,而是一个垦荒的老农,他的身边还放着一把锄头。

    “哎呀!”那人被花生米一弹吃痛,毕竟是一个没练过武的老农,哪里经受得住莫林蕴含内力的一弹?

    那人一声惊叫却是惊动了周围的人,黄晴晴也是好奇之下,扭头看去,却是没有看到莫林却是轻车熟路的趁机将一小撮粉末弹入她的茶杯之中,这一路上也不知做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莫林简直是信手拈来。

    那老农只是一下吃痛惊叫,但是莫林也没想伤他,只是让他受惊惊叫而已,那老农摸了摸后腰处,开始的时候很疼,这么会也就不怎么疼了,继续喝茶,黄晴晴也是觉无趣,又转过头来和莫林谈笑起来,不经意间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朱雀坛口和白虎坛口一样的神秘,萧云和白菲站在谷口之外,看着迷迷蒙蒙的山谷,内中隐隐有着人影晃动。

    “你怎么知道宫主不在朱雀坛?”张馨菲不解的问道。

    “风无忌、叶梦色和清尘远带着十余万人到丰寰城本想着给萧懿航出头,不料十余万人葬身云雾城外,就连尸首都没有拿到,彻底化了灰,血仙蝶要是能够待得住的话,那她就真的超脱成仙了。”萧云冷冷笑道。

    “菲儿,你在这里等我吧,我不想你去冒险。再者若是我遇到强敌不敌的话还可以以绝世轻功逃脱,若是有你在,我却是有了累赘,想逃也是不能了。”萧云笑着道。

    “你是不是想甩开我?我又不靠近你们,只是在一旁看着不会有事的,若是你进去的话,我不会安心,你要知道,你一旦发狂的话我不在身边,你可能就无法脱出嗜血的泥沼,而且对方若是以阵势围攻你的话,即使你想走也是困难,若是你遇到危险的话我也会陪你。”

    “别说这样丧气的话,既然这样,你就在我身后跟着,不要靠近我就是了,这样也不会招致对方的注意。”萧云道。

    “就这样吧,再者我也不愿意他们看到我,毕竟他们都是认识我的,不过,我不会离开你。”

    经过那一夜的缠绵,萧云感觉到了张馨菲的温柔,感受到了她的爱,自然对白菲的关心也是深深的感动。

    萧云抖了抖肩膀,感觉自己的伤势好多了,只是这阴阳玄解的脱离速度并没有随着自己的伤势好转而脱离,这阴阳玄解好像是融入到了自身一般。

    萧云手握云梦柳跨步进入朱雀坛,在朱雀坛口处,居然立着一把巨剑,巨剑以八根手臂粗细的钢链固定,周围却是横七竖八的无数的剑,这些剑就是普通的剑,但是却是大小、形制不一,有的长,有的短,有的宽,有的窄,有的薄,有的厚,似是胡乱摆放,但却是摆放有着章法,暗合九宫之势,而那巨剑正是九宫之中的阵眼所在。

    这就是张馨菲所说的九宫剑阵了,也是守护着朱雀坛的护坛大阵。

    面对着九宫剑阵,萧云能否顺利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