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坛外九宫大阵,这处大阵本来是没有的,正是因为沈如筠死后,血仙蝶担心朱雀坛失主被人觊觎,而特意在谷口设下的阵势,以此阵护住朱雀坛,如此一来即使失主,也不会遭人觊觎。

    萧云尚未到达九宫大阵,从四周窜出九人,六男三女,正是这九宫大阵的镇守之人。

    “什么人?站住!”其中一人大喝道。

    “是宫主派我前来。”

    萧云说在身上血红色的劲气笼罩全身,正是血煞运转,竟与血仙蝶身上的劲气几乎一模一样,给人一种错觉。

    “口令!”那人又道了一句。

    “死了,就不需要口令了。”萧云说着身子骤然加速,就像是袭杀白虎坛的那八个看守一般的出剑。

    但是这九人明显不是白虎坛看守的那八人那般容易对付,九人各个都是伪意境高手,一见萧云加速,顿时拔剑出鞘。

    九人迅速站位,手中剑高举,顿时阵阵剑波传出,顿时交织到了一处,九道剑波迅速的覆盖住了九宫剑阵,形成一个巨大的阵图遮天席地,顿时天地色变,风云变色。

    萧云一头扎入到了九宫剑阵之中,顿感失去九人气息,迎面扑来的竟是九道毁天剑气。

    剑气如梭来往,凌厉袭杀,所过之处土石翻滚,擎天覆地,日月颠倒。

    萧云全身涌动着血色气劲,似是杀神附体,眼中显出呆滞之色,但是行动却是快速无比,人影划过只留下一道血影,血影过处,云翻冲霄。

    “杀!”萧云一句大喝,手中剑势起,千道剑影向着四野倾斜而出,竟是逆着射来的剑气袭杀进去。

    赫然出现一道人影,那人剑起刺向萧云,剑招凌厉,剑动之间“嗤嗤”声响不绝,却是剑动划破空气所发声响。

    萧云闪身一躲,剑随人动刺向来人,那人举剑一封,萧云的剑似是附带吸力,黏在了对方的剑上,剑动随心转,竟是带动着对方的剑动,萧云剑身一弹刺向那人的咽喉。

    那人也是见机得快,撒手撤剑后退,一气呵成,竟是退出萧云这一刺的范围。

    但是萧云这一剑刺出却是没有收招,剑势一转,云梦柳宝剑之上挂着刚才那人的剑袭杀过来,那人的剑黏在云梦柳上却是兀自旋转,如此一来却是大大的加长了剑的距离,这等于是两把剑的长度,如此一来那人竟还是在萧云这一剑的袭杀范围之内。

    “啊····”那人实在是没有想到萧云居然还可以如此运剑,真是听所未听,见所未见。

    剑飞出,旋转袭杀,直逼得那人连连后退,眼见就要命丧剑下。

    身后一道剑气袭杀,萧云赫然转身,数道剑气倾泻而出,顿时身后一爆,竟是剑气碰撞爆裂炸响,同时一人冲出,却是一个女子,女子手中剑起,一道寒光直刺萧云。

    萧云云梦柳一转,挂在剑上的子剑飞出,竟是直逼背后那女子,同时萧云的剑一如既往的刺向前方。

    女子现身未能挽救他的同伴,这也是这九人的自大之处,身处九宫剑阵之中,九宫连为一体,不仅仅依靠阵势增强个人战力,更是九宫阵中惑人心神,扰人意识,所见非所见,所闻非所闻,见是不见,不见亦是见。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剑阵之中幻象丛生,所见的未必是真,不存在的或许并不是真的不存在,所以九人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同伴,以为凭借剑阵,即使是血仙蝶闯了进来,也讨不得好去。

    剑光一闪,那人咽喉之处已现红芒,临死犹自不信的捂着咽喉,仅仅是发出“霍霍”声响,半晌尸体轰然倒地。

    背后飞出的剑铿然一声响,竟是与一柄剑撞在一处,两把剑失去力道铿然落地,一把是刚死之人的那把剑,而另一把却是原本插在地上的一把。

    那女子大惊失色,根本就没想到他的同伴被杀,当下身子一转却是隐入到了迷蒙之中,但是萧云知道她们就在身边,处处暗隐杀机。

    轰天剑气猛烈袭杀,看来对方见同伴阵亡,也是陷入疯狂,急于报仇。

    萧云剑势一变,身上血红劲气瞬间化作淡蓝之色,如此快速的转换自身内功的武功不是没有,自身兼有多重内功而不互相冲突,除非是相符相合的内功或者是一种内功的属性即为平和可以与任何内功搭配,否则万不可能,但是世事无绝对,能做到相反属性内功急速转换的有且有一人那就是冰宫之主血仙蝶。

    但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这萧云先前催动的血煞劲气正是血仙蝶特有的武学所发,而现在又突然间的转变内功属性,这绝对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出现。

    “沧海怒卷!”

    剑光如水波荡漾,瞬间波浪迭起,化作滔天海浪惊天拍岸,浪卷冲天而起,摧枯拉朽,这一招正是叶可卿的招牌招式。

    叶可卿对萧云毫无保留,还曾经与丰小依、萧云交换过武功心得,这一招萧云已经深得武学精髓。

    “轰隆隆”巨响不断,顿时冲破眼前的迷雾,紧接着剑光再起,凛然绝杀,杀向现身的一人。

    那人大吃一惊,不料想自己所在的剑阁居然被轰破,这可是操纵剑阵的九个中枢之一,没想到居然被任你轰破剑阁,露出了本尊所在。

    “死来!”

    对方是伪意境,虽然也是高手,但是面对着萧云自然难以抵挡,仅仅数剑已将对手逼得险象环生,就在此时数道劲气轰入,竟是有人前来救援,同时一道人影杀到眼前。

    萧云右手持剑杀向方才的对手,手中竟是径直的向那人一掌拍去,竟是一心二用,一掌一剑两处袭杀。

    眼前那人被一剑穿胸,只是没有想象之中的剑过流红,而是发出“铛”的一声脆响,似是什么东西被斩断一般,定眼看时却是一柄断剑。

    而身后那人举剑直刺萧云左手,萧云左掌一翻抓住对手之剑,对方想要扭转剑身,将萧云的手掌割断,却不料萧云的手就如钳子一般的紧,紧紧的将那剑握住,竟也是不怕剑刃伤手。

    “日月起变!”

    萧云催动玄解之力,施展强招,不知后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