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催动阴阳玄解之力,这一招出并没有叶可卿施展出来的日月之势,而是阴阳两股劲气交错相处,凝聚成一股,一掌拍出,竟是左手间的剑寸寸断裂,再被萧云这一招的催动之下,断裂的寸寸剑身似是利刃般的切割而出,这一招出有如雨打芭蕉,又如雨落花丛,正是漫天花雨暗器手法。

    一掌间,竟是施展出如此精妙的暗器手法,即使是柳寒烟仙子还活着见到如此精妙的暗器手法也会自叹不如。

    身后那人万没想到萧云如此刚猛,他自然不知道萧云身体之内融有阴阳玄解之力,阴阳玄解不仅仅是接骨续脉,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气劲的凝聚程度和催发力度。

    神兵就是神兵,绝非是一般的凡兵可以比拟,萧云身具玄解之功,这是个秘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多。

    那人被飞旋激射的剑刃洞穿,千疮百孔已经不足以形容那人的惨烈,因为断裂的剑刃飞过,那人已经是血肉模糊,原来那一掌其中竟是夹杂了多重劲力。

    九宫阵势阵眼破去两眼,九宫格局不存,萧云知道眼下破去这剑阵已经不难,心中也是感谢张馨菲,若不是她事先告诉了自己关于这九宫剑阵的种种玄妙变化,若不是自己的眼睛能够看破种种幻象,这九宫阵势就会要了自己的命。

    九宫剑阵,威力无穷,一座剑阵,足以抵挡千军万马,云雾城外的八卦铜柱阵就取了数千条人命,那还是纯粹的机关,若是换做这九宫剑阵,恐怕又让对方头疼一阵了。

    萧云抬眼看去,眼中空洞如常,同时身上的淡蓝色劲气蓬勃而出,剑光倾泻间飞雪漫天,大有南宫心怡飞雪漫天的剑势。

    赫然间,萧云窥见九宫剑阵之中一处剑气闪烁,无数柄的剑气就是从此射出袭杀向自己,当下萧云看准目标,一招银光落刃杀向那处阵眼。

    九宫阵势破去其二,难掩阵中玄机,只是阵中之人从未有过如此经验,更是不知阵势的力量加成大减,面对着萧云的袭杀如何可以抵挡?

    这次萧云却是没有出杀手,但是剑光如水、如冰,剑光过却是在那人身上留下数道伤口,鲜血染征袍。

    九宫阵中其余六人一见又有同伴落入危机之中,当下齐来支援,如此九宫阵势竟是无形间趋于崩溃。

    七个伪意境的高手,即使是真意境高手面对应付起来也是困难无比,七人相信不会被萧云轻易打败,不料这正是萧云采取的围点打援之计。

    萧云身上的气劲倏地变了颜色,淡蓝之色之中增添了丝丝血红,血红之中渗透着淡蓝,竟是两种气劲融合之象。

    “冰魂血魄·剑收魂!”

    极招出,顿时血光并剑影倾射而出,绝世气劲恢宏席卷,鼓荡四野,扫荡九宫剑阵,上接凶星,下引黄泉,天狼孤啸,地狱开门。

    剑光寒,剑意凛,寒芒乍现剑匆匆,声铮铮,剑所过处,大地沦陷,铁链寸断,巨剑腰折,人也化灰。

    “不堪一击!”

    萧云身后门户洞开,从中渡出大量的真气弥补着萧云内力的消耗。

    这是怎样的一剑,这一剑的威力足以毁天灭地,足以震慑天下!张馨菲看着萧云悍式一剑,嘴角露出微微笑容。

    乌云遮挡阳光,阴森慑魂;风呼呼作响,凛冽沁骨。从激烈到冷杀,当下的一柄旷世宝刃,闪烁着寒光,寒光之后就是飞溅的鲜红,萧云拧剑而立,看着向自己冲杀而来的人群,眉头不皱,此时喊杀之声竟使得闷雷声似是未发一般。

    “杀!”

    面对着冲出的人群,萧云感觉自身战意高昂,胸中的煞气不受控制的宣泄而出,人不但不跑,反而冲向人群。

    大面积的剑气倾斜而出,落在人群之内,顿时血肉横飞,但是对面却是射出无数道的凌厉剑气。

    朱雀坛不是白虎坛那种空城,其中高手更是无数,面对着激射而出的剑气萧云也是不敢硬碰。

    萧云身在剑气之内穿插,身上也留下几道不深不浅的伤口,鲜血如注,让人一见以为是身受重伤。

    很快萧云就被围在群众,当下剑光四起,一场恶战展开。

    面对着围攻自己几十倍、上白倍的伪意境高手,即使是神仙也难以抵挡,萧云剑光如雷霆霹雳般的击杀,虽然对方无数的尸体倒下,但自己身上却也是伤痕累累。

    眼下却是连打开那空间门户都不能,萧云感觉到体力渐渐流逝,心中已有退意,面对着朱雀坛,果然不是一人可以毁灭的,一人灭百人容易,一人杀万人,那是笑话。

    一道闪电劈落,“咔嚓”一声巨响,紧接着豆粒大小的暴雨倾盆而下。

    众人都是一滞,面对着如此暴雨,眼睛都是你睁不开,但是萧云却是扬天一声历啸,似是穿云裂地。

    瓢泼般的大雨击向四周,竟是附带上了淡蓝色的劲气,雨滴犹如暗器,漫天花雨般的四周飞溅,这一刻竟是成为了血杀的一刻。

    纷纷尸体倒地,竟是不知攻击来自何处,是何物将自己身体洞穿,是雨水吗?是暗器吗?还是什么?

    萧云得以喘息,身后门户洞开,那神秘世界之中的真元再次不断涌出。

    人借雨势,雨助人威,这一刻萧云才是真正的恶魔,一个收敛人命的极其,他手中的剑已经不是剑,而是勾魂镰刀。

    萧云一声喝,浑身劲气爆射,顿时激荡雨幕,横扫四野。

    雄霸的气劲无以伦比的强劲,强劲拍开雨幕,同时大地如浪翻卷,天地惨愁,风雨卷若蛟龙游,蛟龙四方游,携雨带泥沙横扫八荒六·合,如泰山压顶,又如电蛇横窜。

    惊风急催,战云密布,暴雨倾盆,强悍的杀气无声笼罩,恶鬼开口,吞噬人命。

    血煞狠爆,雄浑力透山河,绝代剑势,威势震动天地。

    每一剑出都激荡起滔天的雨幕,雨滴之上附带着穿透劲气、多重剑力,不可抵挡,无可躲闪,在暴雨之中交织着一曲亡命哀歌。

    是雨水,是血水,已经分不清楚,地上满上水在流淌,但却是鲜红。

    “杀!”

    暴雨中的狂杀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