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中的狂舞,暴雨中的屠杀,即使是对方的冷箭也难以射穿雨幕,伪意境高手胆怯了,退却了,但是仍有许多不知死活的人冲了出来,不是他们愿意出来,而是被逼无奈,他们只想围着,而不敢靠近,但是萧云却是主动袭杀,在暴雨之中就似是杀戮机器,不停的收割生命。(书^屋*小}说+网)

    黄晴晴一见莫林心如鹿撞,这些日子以来,心中莫名的情绪越见强烈,隐隐有一种难以遏制的势头,尤其是当看到莫林的眼睛的时候,似乎那双眼睛之内有着特别的勾魂能力,让黄晴晴似是沉溺其中,感觉眼前之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夫婿。

    薰薰风,薰薰云,薰薰情人荡神魂,馨馨情,馨馨爱,馨馨月前见夫君,一相思,二相思,三、四相思绕心头,温柔爱抚破相思。

    交叠的唇,缠绕的舌,灵魂出窍飘云端,踏云行,随浪卷,身在何处不知乡。

    小居一夜释春意,不待追忆已恍然。黄晴晴身上粉红色的劲气缓缓的脱去,如今却是疲惫不已的躺在莫林的怀中已经沉沉睡去,莫林却是抓紧时机体内运转阴·阳逆乱天元道功法,吸收着黄晴晴的古墓武学。

    战复战,鲜血泼长天;杀复杀,长啸震九重!朱雀鏖战尸遍野,暴雨血河尽哀歌!

    暴雨持续,鲜血迸飞,亡命的人似是不在乎性命一般冲来,面对着萧云拨弄飞溅的雨幕,直如飞蛾扑火。

    人死了一层又一层,尸体铺满了泥泞,竟是不见路面,尸体下一片血红。

    萧云踏着尸体前行,剑扫过,漫天的雨幕席卷,雨滴带着血红穿透人身,带走一条鲜活的人命。

    不知不觉间雨下了数个时辰,渐渐的雨势减小,竟是杀到了半夜时分,雨滴越发的细小,萧云拨打雨幕的威力越发的小了。

    “该走了!”

    萧云感觉体力流失很快,居然感觉有些饿了,肚子咕噜噜的响,面对着围杀上来的朱雀谷高手,如此杀戮下去即使有那个神秘空间的补给,也是难以弥补劣势,一人杀数万那是笑话,不过这笑话却是成为了现实。

    萧云手中剑一举,全身真气涌动,人与剑居然完美融合,这一刻人就是剑,剑就是人,人动剑也动,剑动震四野,这一剑用的霸气,用的豪狂,绝代剑势,威势响遏风云。

    “剑卷九叠浪!”

    一剑出,威势滔天起,几十丈宽的剑气澎湃席卷,顿时大地倾覆,山崩石裂,月落星沉。

    萧云一剑之后,短暂的收功,之后趁势后撤,绝世轻功彰显威力,脚下涟漪阵阵,身影化作一道流光飞退。

    身瑟瑟,影潇潇,一袭白纱风中颤!

    张馨菲抱着肩膀,浑身瑟瑟,全身都已经湿透,而且就这样站在暴雨之中,体力消耗巨大,只是勉强的支持着。

    一见萧云飞身而退,嘴角之上露出微微一笑,全身的力气全部化在这一笑之间,身子就如风中柳絮,缓缓倒下。

    萧云一个箭步闪身,将正缓缓倒地的白菲揽在怀中,然后输入一股真气,片刻后白菲睁开眼睛。

    “走!”萧云揽着张馨菲飞退。

    朱雀坛中杀声再起,见萧云逃走,以为是强弩之末,那些先前被吓破胆的高手们终于有了机会痛打落水狗,怎能放过眼前这个机会,潮水般的涌了出来,但却是再也不见杀人魔头的身影。

    一个山洞之中拴着两匹马,一夜的狂风暴雨,两匹马倒是平安无事。

    萧云拉过两匹马,双人坐到同一匹马上,另一匹马牵在身后,马蹄得得,身后的人却是想追也是追不上。

    “通知谷主!”这个时候才有人想起来给陆金岚送信。

    萧云拉着张馨菲来到最近的一处小镇,先去换了衣服,将伤口略微包扎一下,如此轻松,也无需催动阴·阳玄解修补,换完衣服两人要了一些吃食在房内,也不外出。

    “怎么这么傻?也不知道去避避雨?”萧云责备着张馨菲。

    “我不能去,你在雨中拼命,我怎么可能去避雨?你在拼命,我去避雨的话,你还会记得我吗?我不去,即使是被冻死,被饿死,被雨淋死,我也不会去,让你对我印象深刻,同时我也担心你,而且本以为你不过是行打草惊蛇之事,却不想还真是屠杀上了,我看你是不是杀人杀上瘾了?”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我只是想给血仙蝶找点麻烦,让他不敢贸然出兵相助萧懿航,却不料天助我也,居然下起了暴雨,我突然发现在暴雨之中,我的武功是无敌的,所以并不介意杀光他们,只是天公不作美,下雨时间太短暂了。”

    张馨菲无语,他可是在雨中站了半晌,都快被雨淋死了。

    萧云望着张馨菲,眼中除了感动之外,竟然还有着强烈的攻击性,他伸手撩了撩她耳边的秀发,“我记得你了,永远的记得。”

    “你·····你的眼神怎么这么让人讨厌?”张馨菲低下头,细弱蚊声。

    “讨厌吗?讨厌是什么意思,是讨人喜欢,百看不厌吗?”萧云继续撩拨着张馨菲的秀发。

    “别这样了,刚杀了那么多人,你还有体力?我只是站在那里,现在都已经都没力气了。”张馨菲嗔怒道。

    “这样的事情,男人都很有力气,是硬的,而女人却是气力全失,都是软的。”萧云居然开了荤口,并且手上不停,开始扯她的衣服,张馨菲半推半就着。

    萧云正要继续进一步的动作,门外却是传来了敲门声,“客官,您要的溜肉段到了。”

    “XXXXX!”萧云口出脏言,想要骂娘,这个时机赶得。

    萧云咳嗽两声,“进来吧”,一边的张馨菲却是敢快整了整衣服,只是面色红的要滴出血来。

    “以后的菜不要了,也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萧云郑重的道。

    “可是,客官,炖牛排已经下锅了,这······”

    “钱我会照付,牛排归你了。”

    那店伙计高高兴兴的去了,只是这么一打扰,却是破坏了氛围。

    “下次,这次你太累了,再说你也太····那个了,怪不得梦倪裳会受不了你。”张馨菲话一出口,顿时后悔起来,这个时候千不该万不该的提起梦倪裳。

    梦倪裳吗?她在干嘛?她会不会和萧懿航也正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会背叛我,我对你这么好?

    萧云的双手紧紧握起,面目也现出狰狞之色,体内煞气又开始聚集。

    无意间的一句话,张馨菲是否惹怒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