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不要这样,我也是无意的,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只是看你辛苦了一夜,太累了,不想再让你劳心伤神,而且·····这么频繁对你身体也有损伤,纵·欲过度的话,是会死人的,即使不会死,也会让你体力下降的厉害,不是我不愿意。(书=-屋*0小-}说-+网)”张馨菲已经细弱蚊声,脸红如潮。

    “我明白。”

    萧云说完竟是不脱衣服,端坐在了床上,开始行功打坐,张馨菲也知道自己惹了祸,靠在了萧云身上。

    “传说你修炼了合·欢派的武学,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话,我不介意做你练功的鼎炉。”

    “合·欢派武学?传说?你从哪里听来消息?”萧云睁开眼睛问道。

    “这个消息是从冰宫的一个师妹口中听说的,她告诉我说,这阴阳道武学就是借助男女之事修行,武功进步神速,可以单休,把修炼对象当做鼎炉,也可以双休,互相参悟对方武学,把对方互相作为鼎炉修炼。”

    “你从哪里听说的,你那师妹是什么人?”萧云不解的问道。

    “被我说中了?她叫白玉莲,乃是我们冰宫的一个师妹,当初掌门宫主给了她一个任务,保证完成任务之后让她脱离冰宫,嫁了人,后来紫云遇害,玉莲师妹重新入冰宫,并且为表忠心还将她的丈夫和她的两个孩子亲手杀死。”

    “这么狠?连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都能杀死,这样的人你们也敢收?”萧云面露不肖的道。

    “她对我们冰宫还是挺忠心的,当初萧····萧盟主的藏宝图就是掌门宫主让她散布出去的,也就是这件事之后他才归隐。”

    “这个人可信?自从萧盟主的藏宝图现世直到紫云身亡有多久时间,她已经就有两个孩子了,这两个孩子是双胞胎还是刚生的?合·欢派她也知道,而且还知道我,你不觉得很奇怪?”

    萧云想着紫云身死之后自己化装成血仙蝶在冰宫的日子,脑海中搜索着关于白玉莲的事情,这个白玉莲她见过,但是却没有说过话。

    合·欢派乃是武林一个教派,总坛距离南麟城也不甚远,毗邻百花谷,这合·欢派似正非正,似邪非邪,武功独树一帜,但是却很少听说在武林中走动的,更没听说有什么高手存在,这样的一个小门派只是在武林见闻录中提过,但是要说合·欢派武学,倒是没提,萧云也不知晓。

    “这·····”白菲也是皱眉不已,他记得白玉莲的孩子并不是双胞胎,也不是婴儿,这说明在她离开冰宫的时候这孩子就已经有了,这个细节谁也没有注意到,原来一直以来她都在骗大家。

    “很奇怪吗?为何这么粗鄙的谎言会让所有的人都相信,即使是血仙蝶也是深信无比,这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白玉莲有问题。”

    “这·····”

    张馨菲疑惑了,白玉莲会有问题?

    “我可以告诉你,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合·欢派武学,而你所说的鼎炉事情我知道,是魔教六道之中的阴阳道武学,阴阳道又称合·欢道,或许她所说的本来就是魔教合·欢道,而你甚至是其他人都以为是南方合·欢派。”

    “不仅如此,我还怀疑她是施展了一门奇门武学,可以迷惑人的心神,无论她说什么,你们都信以为真。”萧云道。

    “啊?有这种奇门武学?”白菲瞪大了眼睛,“那你是不是修习了合·欢道武学?”

    “没有!”萧云郑重的道。

    “没有啊?你要是学了的话也没什么,我愿意作为你的修炼鼎炉的。”张馨菲说着吐了吐舌头,这个动作却是可爱至极。

    “没有,就是没有。”萧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闭目修炼内功。

    “没有嘛?那你怎么·····那么·····厉害。”张馨菲细若蚊叫,躺在了萧云的腿上。

    “你是不是勾引我?”

    “是吧,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生一个小宝宝,如果将来即使你在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别人,我也不会孤单、寂寞,因为我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张馨菲说着握住了萧云的手。

    “生一个小宝宝?怎么生?”萧云虽然对于男女之事并不陌生,但是却不知道这就是繁衍后代的必要,至于生小宝宝的事情,他从未了解过,更不知道怎么样会有小宝宝。

    “哎呀,怎么这么笨?”张馨菲捶了一下萧云,“你和人家····那个,其他的就不要管了,十个月之后,就有小宝宝了。”

    “是吗?”萧云也是奇怪,真的是这样吗,那么自己个梦倪裳结婚这么久了,怎么不见她生小宝宝?

    “嗯····我们·····”张馨菲说不出口。

    “那就····生吧。”萧云说着捧起了张馨菲的头,吻了下去。

    缓缓舞剑的丰小依又是一阵莫名的心跳,仿佛被揪了一下一般的难受,“该死,该死,该死,又做那事,又做那事,你们逍遥快活,把我放到了哪里去了,讨厌,讨厌,讨厌······”

    气急败坏之下,丰小依狠狠的一挥剑,对面碗口粗的大树应声折断,当下她提了剑,出了府苑。

    “丰小依出了府苑,去向不明。”萧懿航的府中,有人向萧懿航报告。

    “去向不明?难道没有跟住?”萧懿航皱眉道。

    “丰小依出了丰荫城之后就杀了我们盯梢的人,之后就不知下落了,具体去向不明。”那人道。

    “那萧云呢?还是没有掌握住去向?”萧懿航暴怒不已,“一群废物,几个人都跟不住,养你们何用?”

    “航哥,你也不必介意,一面萧云,另一面是丰小依,这两个人都不是我们可以轻易招惹的,跟不上也是正常,不过萧云那边已经有云梦生和姬红霞追杀去了,相信萧云逃不过他们夫妻的追杀,这点放心,即使他回来,我们还有后续手段,怕什么?至于丰小依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她走了又有什么可怕的?”绿萝在一旁劝告道。

    “莫林那边有消息吗?”萧懿航又问道。

    “有航哥的圣药,一个黄晴晴还不是信手拈来,再者莫林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也会让她屈服,他已经得手了,同时古墓之中还有一个意境高手李云燕号称玉手九针,这人对于莫林来说却是一个挑战了,不过事情慢慢来,有航哥的圣药,相信玉手九针林云燕也不在话下,就是不知道他能请来什么样的高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