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毒手药王居然开始卖药,八十两银子一粒。

    “这么贵,到底有没有效果?”有人开始怀疑起来。

    “难道你们不相信我毒手药王?你们谁不相信,就由谁看看这人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再给出解药,我毒手药王就给他磕三个响头,喊一声师傅。”

    众人犹豫了,终于有人开始买解药,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购买解药。

    “我跟你们说,我毒手药王的解药可不是盖的,不仅仅是解这三吸断魂散,即使其它的毒也能解,天下之大还没有不能解的毒,八十两银子买一粒解药,你们占大便宜了。”

    “胡说八道!”说话的是那个身穿玄衣,头戴斗笠,手拿宝刀的人。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不成?”毒手药王的胡子翘起来老高。

    “你的解药真的这么灵验,敢不敢服下一粒,自己走进去?”那拿刀的人阴恻恻的冷笑一声。

    “我是毒手药王,我不是剑王,剑灵山不是我的目标。”毒手药王说着将那玉瓶收在怀中,就欲离开。

    “等等,把刚才的银子交出来。”那黑衣人一把拉住毒手药王的衣领。

    “你敢拉我的衣领,你的手不想要了?我的身上沾满了毒药,你的手现在是不是很痒,是不是有些痛,我告诉你,毒性发作了,你要死了。”毒手药王又威吓道。

    “让我来告诉你,那人是被震死的,这把剑之中蕴藏着一道极其厉害的剑意,那人是被巨剑之内的剑影震死的,而不是中毒死的。”

    那黑衣人说着竟是一抛,将毒手药王扔到了石梁之内,顿时毒手药王一阵的抽搐,紧接着面露痛苦之色,七窍之内开始流出血来,最后腿一蹬,就此死去。

    神秘的巨剑,神秘的剑意,神秘的持刀人,对峙在了剑灵山外。

    天道山。

    粉红色的斗篷,粉红色的衣裙猎猎作舞,背后背着一把铁尺的女子,来到元浪的房门前。

    “我回来了!”那人柔声说道,正是失踪多日的千幻琉璃。

    元浪睁开眼,起身站起,伸手拉住千幻琉璃的手,“你回来了?这么久去了哪里?”

    “我还不是为了你?我已经积累了很多武功心得,不知你的武功凝练的怎样了?咦,那叶可卿呢,怎么不在?”千幻琉璃问道。

    “我已经让她外出给我收集武学心得去了,花弄鱼去了南疆百花谷,你又不知所踪,无奈之下我也只能靠她了,不过她的体质很特殊,让我有一种难以驾驭的感觉。”

    “你的武功融合的怎么样了?”千幻琉璃关系的问道。

    “不成功?原来我的意境影响了我的武功融合,此时我却是有些后悔,这意境种子太过霸道,很难与其他武功融合,除非是得到阴阳道的意境种子,只是不知道那意境种子在何处,否则我的武功难以融合成功?”元浪恨声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千幻琉璃也是十分的为难。

    “我打算以秘法吐出意境种子,然后融合武功,不过这需要相当大的武功心得积累,我需要你·····”

    “我知道该怎么做,眼下剑灵山出世,这剑灵山神秘无比,传说内有剑道的巅峰存在,若是得到他们的武学心得,与你的刀意相融合,或许可以成功,你以为呢?”千幻琉璃提议道。

    “剑灵山?”元浪皱了皱眉,“待我以魔音惯脑唤回叶可卿,有她相助,还有你帮忙,相信大事可成,不过却也有一件烦心事,那就是孙剑画逃脱了。”

    “孙剑画?她不是被月清明以销·魂丹和心魂术所控制带走了吗,怎么会逃脱?”千幻琉璃疑惑不解的道。

    元浪拉住千幻琉璃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道:“其实,有一件事爱妻还不知道,为夫就是月清明,月清明就是我,我带走孙剑画不过是一个幌子,而是将她困在了生长幽碧赭兰的山谷之中,不知怎么的,她居然逃脱了。”

    “夫君你说什么?你是月清明?那白玉娇的师兄不是月清明吗?难道夫君的师妹就是白玉娇不成?”千幻琉璃脸色一变道。

    “爱妻,你说的没错,白玉娇就是我的师妹,当初我遇到她的时候是看出她是练武的材料,本想为我所用,不料她却是对我心怀叵测,居然觊觎你我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而且又与萧懿航勾搭成奸,真是可恶至极。”元浪恨恨的道。

    “说起来,我与玉娇还是好友,真不想与她兵戎相见,若是我遇到她的话,我会劝说与她,但是我会给她三次机会,三次之后,再无瓜葛。”千幻琉璃居然有些黯然伤神。

    “爱妻,这些日子去了哪里?怎么突然间没有半点音讯?”元浪问道。

    “出了一趟远门,去了一趟冰宫,还与血仙蝶交手了,那时候她身受重伤,本是致他与死地的大好机会,不料却是遇到了断魂山的盲陀云成龙,我与他相斗,却是不敌受伤,这次不得不隐藏在冰宫之内,前不久伤势好转,这才回转,却不料听闻剑灵山现世,也不知道真假,这才急匆匆的赶来。”千幻琉璃道。

    “这剑灵山的事情八成是假的,我已经派出人手去查探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我看过那《江湖录》了,上面没有以前《江湖录》惯有的特殊标志,一看就是假的,就像是前不久我们仿造的那本一样,这是外人不识得这特殊标志,信以为真罢了,我想着《江湖录》就是出自白玉娇那婊子的手,除了她,也没有人可以仿制《江湖录》了。”元浪恨恨的道。

    “可以玉娇要仿制这《江湖录》的目的何在?难道就是要引动武林人士对付剑灵山,毕竟谢小雨就是死在了剑灵山的人手上,据说他们的武功都不弱。”千幻琉璃道。

    “你动心了?”元浪道。

    “这对于你我武功的融合会很有利,只有完善了武功的融合,融合出最适合自己的武功才可以笑霸武林,断魂山的盲陀的武功我见识到了,他的一手反手剑势,鬼神难测,正是融合后的武功路数,看来融合武功迫在眉睫不能迟疑了。”千幻琉璃道。

    “爱妻的意思是·····”元浪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