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剑灵山,无论白玉娇发出这《江湖录》的目的何在,里面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只要将其中的剑意偷学回来,在融合到我们的武功之中,才能大成。”

    “爱妻,你是要和为夫双休,以阴阳道武学为基础,还是以现在的武学为基础?眼下我们没有阴阳道的意境种子,若以阴阳道武学为基础,融合出来的武功难免有所瑕疵,不若以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为手段,收集各门各派的武功心得,然后在各自融合武功,如此才是完美。”元浪郑重的道。

    “要这样吗?阴阳道武学博大精深,夫妻双休融合武功,事半功倍,相信即使没有阴阳道意境种子其威力也是不弱,不若·····”

    “爱妻,我懂得你的心思,你是想尽快的融合武功,然后一统武林,不过这件事也急不来的,欲速则不达,我不想我融合的武功之中留有缺陷。”

    “既然这样,也罢,剑灵山的事情你认为如何?”千幻琉璃道。

    “等一下很快就有结果了。”元浪故作神秘起来。

    “探查消息的人回来了?”千幻琉璃说着,远处传来了脚步声音。

    元浪很千幻琉璃所在的地方乃是掌门密室,能来这里的人有且只有四人,一人就是元浪,一个是千幻琉璃,还有两人正是元松竹夫妇,而眼下白小蝶被赤练闪灵蛇给咬了,带着花弄鱼、宁非子和春不败去了南疆百花谷,眼下能来这里的就只能是元松竹。

    门被推开,一人一身玄衣,头戴着黑色斗笠,这打扮倒像是千幻琉璃,只是颜色、款式不同罢了,而那人手上拎着一把宝刀,这人正是出现在剑灵山之外的黑衣刀者。

    黑衣刀者将头上的斗笠摘掉,露出真容,正是天道太上皇元松竹。

    “父亲(父亲)。”元浪和千幻琉璃齐声唤了一声。

    “剑灵山出世,你们的机会来了。”元松竹微微一笑道。

    “父亲,这剑灵山是什么来历?”元浪没来由的一阵紧张,自己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一个我千寻万找的地方罢了,剑灵山就是剑圣丰钰枫的居所,真是想不到,我寻遍整个武林,而他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元松竹冷冷的道。

    “剑圣丰钰枫?他还活着?要是这样的话,恐怕剑灵山一行不会太顺。”元浪和千幻琉璃都是皱眉不已。

    “二十年前就是已死之人,怎么可能还活着?当初是我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又打下万丈悬崖,即使那一刀他不死,重伤之下掉下悬崖叶定然殒命,否则丰小依的剑也不会练得不伦不类,故弄玄虚的弄出什么子母连环剑,这分明就是百花道剑法,而非诛仙剑道或是丰钰枫的剑法。”元松竹笃定的道。

    “那现在的剑灵山就是一个空壳子不成?”千幻琉璃不解的道。

    “也不能这么说,当初丰钰枫手下高手无数,而且剑道道主夏柳儿又与他狼狈为奸,夏柳儿死后,整个诛仙剑道都被丰钰枫掌握,现在虽然丰钰枫也不在了,但是这些高手怕是还在,所以剑灵山也是一方势力了,只是这些人好像无心武林争霸,一心钻研剑道,才组建成了现在的剑灵山。”元松竹郑重的道。

    “看来剑灵山并不容易对付。”元浪若有所思。

    “不仅仅如此,这剑灵山之所以神秘,还是因为在山门处有一把巨剑,巨剑虽然普通,但是其中孕注着一道极强的剑意,只要跨入到巨剑一定的距离,这道剑意就会发出攻击,攻击力确实不俗,就连我也是不能突破。”

    “有这道剑意守护,怕是要进剑灵山也是困难了。”元浪皱眉不已的道。

    “不要紧,这道剑意不过是亡者的意志罢了,丰钰枫死了多久了,那夏柳儿死的更久,都快三十年了,这两个人留下的剑意虽然厉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的剑意早已流逝,只要想办法加快这剑意的流逝,相信很快就会将这两道剑意消磨光。”元松竹冷笑道。

    “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去办,我怀疑剑灵山中可能有我想要的东西,不过希望也不算大,现在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在南疆百花谷和北地冰宫不泪天,你二娘已经去了百花谷,而冰宫不泪天就由为父亲自走一趟好了。”元松竹握了握手道。

    “父亲,一个小小的冰宫并不放在您的眼中,血仙蝶的武功虽然高深莫测,但是浪儿相信可以对付,而且我身边还有琉璃,还有叶可卿利用,相信拿下整个冰宫都不算难。”元浪挺了挺胸膛道。

    “糊涂,糊涂至极!一个小小的血仙蝶自然不被我看在眼中,但是冰宫的创始者是谁?是与为父实力不相上下的高手南宫倩,十年前南宫倩在掌门密室中毒身亡,但是这些情况谁亲眼见到了?南宫倩是谁,那是专门用毒之人,怎么可以轻易的中毒身亡?什么毒能够毒死南宫倩?传说中只有两种毒可以要了他的性命,一者乃是紫电貂的毒,另外一个就是赤练闪灵蛇的毒,这是这两种毒我们都没有,所以退而求其次,我们使用的是九幽彩蜍的毒,这九幽彩蜍的毒虽然厉害,但是以我的推断断然是要不了南宫倩的性命。”

    “什么?南宫倩还活着?”元浪吃惊非小。

    “父亲,那南宫倩确实是死了,被冰封在了冰棺之内,她的尸身就安放在无恨崖中,是儿媳亲眼所见,不过在冰宫之中的时候儿媳想要砸开她的冰棺,却是不能,甚至连裂缝都没有出现,只是溅起了些许的碎冰屑。”千幻琉璃道。

    “那就对了,那本就不是冰,在六道之中流传着一种秘法,乃是以内力凝结成冰、成石,人被裹在其中,看起像是死了一样,其实乃是龟息,这种龟息可以延续百年,甚至数百年、千年,而里面的人却是活着的。”

    “有这么神奇?”元浪和千幻琉璃都是吃惊非常。

    “当然有这么神奇,六道武学非是你等可以想象的,我想那南宫倩虽然中了九幽彩蜍的毒没死,但是这毒素却是没有排除,我想她之所以龟息,就是在龟息之中排毒,或者是等待着解毒高手出现替她解毒。若是你们去的话,万一惹怒了南宫倩,她拼死破冰而出的话,你们都要死,所以这冰宫你们去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