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恶?既然如此,娘,我们该怎么办?”丰小依也顿时紧张起来,手也将剑抓在了手中。

    “这个娘会处理好的,你别忘记了,娘可以一道之主,当初手下剑道高手数万,娘都治理的好好的,还在乎这几千的武林人士,不过是被人撺掇来的小瘪三而已,只要长脑子的人都不会趟这趟浑水的,这群人小菜一碟而已,放心,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很重要,就是····”夏柳儿顿了一顿,郑重的道,“快给娘抱一个外孙或者外孙女回来,这是任务。”

    “娘·····”丰小依娇怒一声,却是粉面通红,心中却也是难受至极,想到现在躺在萧云怀中的人不是自己,不免又是伤悲落泪。

    “加油,娘看好你。”夏柳儿鼓励道。

    “娘,女儿决定去峨眉。”

    “峨眉?”夏柳儿眉头一皱,“你去峨眉干什么?那些人的剑术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只有前代掌教晓月师太剑术还算不错,那是百花道的高手,是南宫玉亲如姐妹之人,除此之外她人的剑术不值一提,不过那晓月的徒弟武功好像不错,她不是也在梅剑山庄吗?”

    “我去峨眉当然不是去找什么剑术高手,而是去出家的。”

    “啊?你敢,你个不孝女,你难道不知道不孝有三,无后最大吗?你难道不想让娘抱外孙了不成?你要知道,当娘和你这么大的时候,你的剑都已经练得有模有样了,哪像你,一点出息都没有,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男孩子要主动,你也更更加的积极,因为优秀的男人远比漂亮的女人少得多的多的多的多·····”

    “我决定了,不去峨眉出家,我就不会踏出剑灵山,不离开娘。”丰小依又耍起了脾气。

    丰荫城,萧懿航府邸。

    “他回来了?回来得好,正愁抓不到他的把柄,现在云雾城已经落入到了他的手中,但是如果他现在死了的话,云雾城依旧是我们的地盘。”萧懿航狠狠的握了一下手。

    “我们会注意他的动向,现在云雾城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上,而且剑灵山也突然举行论剑会,这正是我们进入云雾城的机会,只要抓住机会不怕抓不到机会。”一边的绿萝道。

    “也不知道云梦生和姬红霞在做什么,这么久了也不见他们回来,这一路上怕是见都没见萧云吧,这一对夫妻靠不住。”此时萧懿航居然对云梦生和姬红霞有些不满起来。

    现在的云梦生和姬红霞在干什么?这一路上他们可不是这么的靠不住,而是遇到了麻烦,遇到了命中的克星。

    云梦生和姬红霞跟踪着萧云和张馨菲的脚步而行,两人追出去的晚了,一路上打听,却也是没有跟踪丢失,两人一路行来,却是到了一处绝地,这处绝地非是不善之地,而是绝亡之地,因为此处到处都是死尸。

    这里居然是白虎坛。

    萧云屠杀白虎坛之后离开,但是路上的行人却是已经发现了这两人的身影,云梦生和姬红霞一路打听下来,却是跟踪到了此地,奈何却是来晚了一步。

    到来之时萧云已经离开,但是也是刚刚离开,这里的血未凝,尸体未冷,任是谁都看得出来,这里的人是刚死不久。

    “又来晚了一步,追!”姬红霞感叹一声,两人就向坛外而去。

    谷外突来一阵腥风,一股凌厉杀气席卷,似是地狱鬼门开,万鬼哀嚎,血气弥漫,更给这屠杀之后的山谷增添几分诡异和悲凉。

    “饮尽黄泉三千水,横越生死两茫茫,朝是青丝暮染血,世人一叹血仙蝶!”

    凄厉、森寒的诗号响彻天地,似是晴天霹雳,震慑心神,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是直指人心,响在耳边就如巨雷炸响。

    一人站在山谷口的一块巨石之上,山谷风吹,血红的衣裙猎猎作舞,妖异的长发也是血红,在气劲的加持之下,长发更长,远远看去整个人似是地狱恶鬼返人间。

    “你们·····死!”

    话语已不在多,凝聚的杀气在谷口释放,血仙蝶出手不留情,面对着眼前惨状,怒不可遏,当下起雄力,引雷霆,顿时地动山摇。

    原来血仙蝶出了凤凰谷向丰荫城赶来,尚未到达就听说萧懿航和梦倪裳大婚的消息,这个消息简直要把血仙蝶气疯。

    做为长姐自然是关心弟弟的,长姐如母,这话一点不假,血仙蝶十分不看好这场婚姻,只是因为她已看出梦倪裳并非良配。

    血仙蝶本想着赶到丰荫城阻拦萧懿航,不料却又听说了萧云外出的消息,心中却是无边恨意起,绵绵杀意生,当下又折路来赶萧云,却不料追到了朱雀坛口,遇到了血腥屠杀。

    云梦生、姬红霞一见血仙蝶,就知已是误会,奈何血仙蝶根本就不听解释,她的手中日月光芒乍起,正是啸日落月掌。

    血仙蝶一身杀机,长发舞动,条条似是催命阎罗,卷向云梦生和姬红霞。

    两人左右一分,啸日落月掌分阴阳袭杀而至,同时长发似是利刃卷来,让两人不得不闪避。

    云梦生和姬红霞左右一分,同时明月剑法联袂攻杀反击,不料血仙蝶武功造诣非凡,手中日月光芒闪耀间挡下两人的攻势。

    血仙蝶长发飘荡袭杀,力掌雄浑,出手间就是惊天动地之威,掌出扬起道道沙尘,激起土石翻滚,势不可挡,云梦生和姬红霞两人联手,尽现不敌之势。

    血仙蝶身上荡起血红色的劲气,以横扫八荒六和之势袭杀两人。

    满眼的血红,充斥天地的血腥严重的刺激着血仙蝶,让她愤怒异常,斩杀眼前之人已经难消心头恨意,虽然血仙蝶知道两人并非凶手。

    云梦生与姬红霞武功原本相差不大,但是后来变故使得云梦生武功不增返退,被血仙蝶逼攻之下很快现出颓势,一个不慎,胸口处已被红发洞穿,险些伤及肺腑,但是血发之上的劲气却是袭入体内。

    云梦生受挫,身形一退,化解体内异种劲气,不料却有一道劲气开始在体内运转,开始吞噬血仙蝶所传劲气,云梦生伤势登时好转,并且功力有所提升,全身如月华般的劲气竟是转为鲜红如血。

    “嗯?”血仙蝶却是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