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计划周全,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两人居然也是得到了血煞神功的传授,而且就云梦生的觉醒来看,他居然有着整套的血煞神尊传承,这是怎么回事?他是断魂山的传承吗?但是姬红霞为什么也有着血煞神尊的传承?

    传承只有一个,断魂山上的付体有着完整的传承,但是其中所含的血煞神尊功力却是分开的,正体、付体之间一旦分开就是水火不容,也就是说两者必须吞噬一方,正付两体合一才可以合成才是完整的传承,不仅仅传承武学招式,更是得到他毕生的功力。(书^屋*小}说+网)

    眼下云梦生有着完整的血煞传承,那么姬红霞身上的血煞传承是怎么回事,自己身上的血煞传承又是怎么回事?

    血仙蝶心思电转,被姬红霞的一记“毁天一剑”所震惊,这一剑的威力大的出人意料,即使是血仙蝶也不得不承认,这人与自己有着相抗衡的能力,那么还有一个可以吸收内功的云梦生,自己还有什么胜算?

    血仙蝶看似被血煞冲昏了头脑,其实却是头脑清晰,但是她现在还不确定姬红霞的传承如何,也想再试一试。

    血仙蝶元功运转,化劲纳力,右掌画圆而出,竟是在出掌间形成八卦之状,八卦运转化解姬红霞“毁天一剑”之威。

    毁天一剑剑势威猛,有毁天之名,自然有着毁天之威,血仙蝶一边后退,一边画圆,将集成一股的剑气瞬间分作八股射向八方,同时血仙蝶自身也承受着这一剑的剑威。

    毁天剑势席卷天地,顿时剑气铿然乱射,激起满地尘沙,血仙蝶一步止住,旋掌一拍将这一股剑气最终消弭。

    “好剑势!”

    血仙蝶一声娇喝,一道血色龙卷袭杀向了姬红霞,竟是一招“怒血卷龙”,一招出,血红色劲气凝聚似血流聚成龙状,张牙舞爪扑向姬红霞。

    姬红霞剑起如虹,同样一声娇喝,恢宏剑气劈杀而来,竟是要与血仙蝶一招硬碰硬。

    掌力并剑气,两者一相交即成势均力敌之状,顿时大地一震,轰然巨爆,赫然出现一个深达数丈的深坑。

    姬红霞和血仙蝶身受对撞内力的冲击,各自后退,只是姬红霞感觉体内气血翻腾,体内内功似有反噬之状,让她不得不分出内力压制,而血仙蝶却是趁机一退,身体似是陀螺旋转却是转而袭杀向了云梦生。

    血仙蝶强招打出,这一招的目的本就不是姬红霞,而是正在一边吸纳血仙蝶内功的云梦生。

    血仙蝶看得出来,云梦生功力依旧很弱,自己刚才打出的“幽冥百裂影杀”依旧损伤到了对方的经脉,他现在正在吸收幽冥百裂影杀的能量,同时正在恢复伤势,若是不趁机将其斩杀,那么毕竟受到恢复过来的云梦生狠命的反击。

    血仙蝶一招逼退姬红霞,顿时再起强招,滔天的血气翻涌如海潮,又似是火山岩浆喷涌,正在血仙蝶在取得熔岩火莲的那一刻对战元松竹和白小蝶之时悟出的一招熔岩吞山阙。

    “熔岩吞山阙!”

    一招出,熔岩翻滚,似是燃烧阻挡他的一切,劲气所过之处土石尽皆赤红,草木化作飞灰,石块荡为齑粉。

    云梦生大骇,这等强悍一击,依仗自己的功力难以抵挡,无奈之下也只得强提功元来抵血仙蝶这一击,同时姬红霞也大呼上当,不过体内吸纳外界未曾消化的功力反噬,让她不能将功力提升至巅峰,但是眼下拼着受伤也要接住血仙蝶的这一击,否则云梦生必死。

    姬红霞与云梦生遥遥相对,但是两人内功相连,劲气相接,竟是合功一处。

    “血煞天地!”

    一招出,血煞漫天,血气翻涌搅动,竟是与熔岩吞山阙武学意境相似,只是一方是血煞一方却是熔岩,血煞冲击熔岩,熔岩席卷血煞,两者相撞之下竟是两人联手不敌血仙蝶。

    血仙蝶一招占据上风,身形倒退之际,施展出万流归海内功,将加诸在身上的内力尽数吸纳化解,但是两者强招相撞之下,急切间竟也是难于化解这等强悍内力,也是内脏受创、经脉受损,当即呕血见红。

    而对于处于下风的姬红霞、云梦生两人更是不堪,身形被撞飞的同时更是血箭狂飙。

    血仙蝶止住后退的身形,飞快的在身上点了数下,止住翻腾的气血,嘴角却是露出冷笑,“今日让你们见证我的成功。”

    血仙蝶说着飞身上前,就要强行吸纳两人身上的血煞神功。

    就在此时云梦生和姬红霞身上涌起一股血色劲气,两股劲气合在一处,顿时一个血色人影现出。

    “入世千秋血影藏,吞天地亦伤,血煞燎原狼烟状,浴血斩八方。六道一统荡武林,万事长存任我狂,我为血煞主,万古不灭我为上。”

    这是····血煞神尊默苍离!

    血仙蝶眼中历芒如刀,但是她知道今天没有机会了,不断但没有机会,再不走的话,自己连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小娃子,本尊早就警告过你,本尊是不死不灭的,你已经让本尊出离愤怒了。”默苍离冷笑一声道。

    血仙蝶左右手中亮起日月光芒,两手一合,顿时强烈的日光照耀,竟是照的血气消融,正是一招“烈阳神鉴”。

    烈阳神鉴一出,顿时消融血气,一轮烈日滚滚向着血煞神尊默苍离袭去,与此同时血仙蝶身形飞退间,却是化作一道血影消失不见。

    随后一声冷哼,一团血气裹住烈阳,血气不断消融,烈阳光芒也逐渐的黯淡,最终却是血色人影越来越淡。

    血色人影越来越淡,最后化作两道流光钻入到了云梦生和姬红霞的体内,消失不见,而整个朱雀坛之中除了满目的疮痍之外还有两千的尸体和两个昏迷的人。

    一个人的习惯若是不改,就会让人抓住机会,有时候会是致命的。

    萧云和张馨菲经常的到丰荫城后山修养,早已被有心人抓到了规律,此时日转向西,已隐光芒,已变的如血一般。

    萧云起身向身边的张馨菲问道:“萧懿航还没有任何动静?”

    张馨菲摇了摇头,“最近没有动作,或许是被我们的行动给震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