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起身向身边的张馨菲问道:“萧懿航还没有任何动静?”

    张馨菲摇了摇头,“最近没有动作,或许是被我们的行动给震慑住了。”

    “或许吧,今日又白忙了一场,我想萧懿航很快就会有动作了,否则我就会将替天行道的势力彻底铲除,再去南疆百花谷之前,这些事情一定要做一次彻底的解决。”萧云胸有成竹的道。

    “埋伏设下了许久了,对方就是不上钩,你说怎么办啊?”一旁的萧懿影嘟囔道。

    萧云和张馨菲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萧懿影,也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什么心思。

    “师妹,你到底是希望她钻入圈套,还是希望她不钻入圈套呢?”南宫心怡对这件事也是纠结了很久了。

    “他是他,我是我,我只是保证不对他出手,但是却不保证不对他身边的人出手。”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就在此时夕阳的余晖之下一团黑影飞落,却是一只信鸽落在了张馨菲的肩头之上。

    张馨菲皱了皱眉,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信鸽飞来,却是哪里出事了?

    张馨菲从鸽腿上摘下竹筒,掏出一个纸条,上面简单几个字:猎物上钩!

    “什么?这个时候?”萧云也是皱眉。

    这个时候还真不是时候,因为此时萧云的等人是从山上退下来的,也就是诱饵已经再埋伏圈之外了。

    “这是要硬碰硬了,既然我们在埋伏之外,而对方若是大举围剿,对我们不利,退回去吧,此时还来得及。”张馨菲提议道。

    “不必了,要是对方大举围剿的话,也不能叫做猎物了,而且注意萧懿航的人不止我们,就是陈天成也希望萧懿航早点死吧,毕竟我们和萧懿航对他的威胁小的多了。”萧云淡淡的道。

    “半路相遇,一场厮杀,我的剑已经饥渴难耐了。”萧云说着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手中的云梦柳宝剑,此时宝剑轻音,似是低低回应。

    “我发现你身上的煞气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压制一下吧,否则你会变成嗜杀的魔鬼,失去自我,血煞武学虽然强悍,但却是缺点很多。”张馨菲担心的问道。

    “我记得不远处有一个山坡,我们站在山坡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山谷内的情况,若是我们占据这个山坡对方若是大举来犯,我们可以凭借地利杀敌,若是对方人少,我们可以借助地势冲下去。”一旁的遮挡着脸的紫衣人说道。

    “就依叶姐姐的意思。”萧云说着牵着张馨菲的手向山坡走去,而身后是四个侍女和八名贴身护卫。

    夕阳已经完全的远山吞噬,只留下一片的血红,连带着一片云也似血一般。

    几人站在山坡顶端,却是看得清楚,远远的一个轿子,四个轿夫抬着,看起来也就是五个人而已,如此看来,这边会将对方吃得死死的。

    “有些奇怪不是吗?”南宫心怡道。

    “是很奇怪,萧懿航绝对不会这么冒险,他是个最喜明的人,怎么会如此犯险?这简直就是找死。”萧云冷冷的道。

    “呵,谁告诉你的轿子里面做的就是萧懿航呢,或许他根本就不在轿中,要是我啊,我一定在轿中设下机关,只要一打开轿帘,各自暗器、毒物抛洒出来,管教轿子周围十丈之内活口不留。”萧懿影叉着腰,得意的道。

    “完全有这种可能,还是你了解他。”萧云扭头看着萧懿影。

    “看我干吗,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萧懿影看着萧云怀疑的目光又不满起来。

    “你就真的不在乎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我不信你会眼睁睁的了看着他死。”萧云冷笑一声道。

    “好吧,好吧,我说实话,我当然不希望他死,不过我更不想你有事,我的意思你懂不懂?”萧懿影插着腰道。

    “我懂了,不过我希望的是你不要到时候给我添乱,否则我不介意将你赶出梅剑山庄。”萧云又冷冷的道。

    “放心,我不会给你赶我走的机会。”萧懿影说着吐了吐舌头。

    “咦,不对啊,那轿子这么没顶,里面好像有两个人,在干吗?”在四个化装成侍女的人中,最后一人道。

    萧云也向那轿子看去,远的时候还没有看清,待这轿子走得近了,这才看清那轿子真的没有顶,里面好像还真的有人,是两个,只是看不清两个人在干吗,不过看衣服颜色却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穿玄衣,女子却是一身红衣,此时距离山坡还是较远,看不清两人在做什么。

    近了,近了,更近了,待轿子到了几人的脚下山谷之时众人才看清楚那是什么人,原来里面坐着的竟然是萧懿航和梦倪裳。

    原本两人还在嬉闹,此时萧懿航却是上前将梦倪裳揽在怀中,可见她红色的衣衫乱舞,很快就已经变成白花花的一片,而一边的萧懿航也是很快就剥成了大白羊,两人在轿中重叠在了一处。

    抬轿子的人自然是看不到这一切的,但是站在山坡之上的人,以上视下,却是看的清楚,两人居然就在萧云的注视之下兴起了人道之事。

    当初自己的妻子,自己的羁绊,与自己同床共枕之人,如今却是在被人的身下婉转承欢,这怎么可以忍受?

    不能忍受啊,不能,只要是个男人,是有血性的男人就不能忍受!

    萧云紧握着手,另一手抓着云梦柳的剑柄,咯吱吱的响,就是手上也是青筋暴起,不仅仅是手上,就是头上也是青筋暴跳,眼睛显出了血红之色,无形之中身上的血色劲气渐渐腾起。

    “云,那是幻觉!”张馨菲握住萧云的手,同时身子靠了过来,微笑着看着萧云。

    萧云精神一震,眼中的血红之色似是有所缓解,牙依旧咬得嘎支支的响,身上的血煞劲气依旧高涨,只是感受到手中传来的温暖,似是冲开了层层血煞,温暖那颗冰冷的心。

    “咦,他们在做什么啊,两个人怎么重叠在一起了?那人不是梦倪裳吗,怎么不穿衣服被人压在身底下啊?”一边的萧懿影不知有意无意的道。

    “师妹!”南宫心怡连忙制止,但是已经晚了,这句话彻底的燃爆了萧云,让他再也无法控制。

    萧云血煞冲脑,冲杀而去,这一去又将遇到怎样的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