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历啸,穿石裂云,似是晴天霹雳,再加上那澎湃的血煞之气,任是谁也知道这里有人。

    “杀!”萧云一声大喝,向着萧懿航冲去。

    轿中之人丝毫没有受到打扰,依旧做着“欢乐”之事,只是那四个轿夫却是不凡,脚下生风,速度极快,却是抬着轿子似风一般的疾奔而去。

    “云,不要去!”

    张馨菲一见事情已经出乎了自己的意料,萧云失控冲出,而对方的速度却也是快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对方是有所准备的,否则四个如此轻功的高手当轿夫,而且在轿中还做那事,他们是真的急切到这种地步了吗,那为什么偏偏在这里,这样的事情太过诡异了。

    是圈套!

    所有人都清楚这是一个圈套,一个很明显又很拙略的圈套,但是这样的圈套却是立见奇效,不是因为这圈套设计的多么完善,而是中套之人与诱饵之间有着不可割舍的情意。

    萧云花心,萧云多情,但他绝不是滥交,绝不是绝情,他对梦倪裳的感情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责任,因为自己占有了她的身子,但是随着两人的生活,他已经把她当成了牵挂,当成了真正的爱人,即使是对方已经红杏出墙,他依旧忍受,毕竟这是他的女人,他想着慢慢的纠正梦倪裳的不正当行为,但是结果却是她的路越走越远,远到萧云已经无法将她拉回,而他除了放弃之外还能够做什么?

    放弃不等于忘记,更不是绝情,他可以忍受她改嫁,因为两人已经分手,但是当他看到她与别人做那事的时候他依旧是无法忍受,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萧云体内的煞气不受控制的在一处涌动,这一刻他的杀心陡生,他渴望鲜血,只有鲜血的腥味才可以平复自己鼓荡狂躁的心。

    那四个轿夫的轻功绝对罕见,萧云的轻功在武林之中绝对翘楚,但却是追之不上,更何况现在那四人还有一个累赘,轿中还有两个正在进行人道之人,在高低不平、林木遍布的山谷中穿行,既要保证绝对的速度,又要保持轿子的稳定,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的。

    一处山崖,天然生成,悬崖深不见底,黑洞洞的,就像是地狱张开的大口,似要吞噬一切。

    而山崖的另一头是唯一的谷口,只要扼住谷口,除非是长了翅膀,否则就室难以逃出生天,而山谷处也不是平坦大陆,竟也是断崖,只有一条软桥相连,人走上去晃晃荡荡,但是这确是通往这山崖的唯一的路。

    此时山崖上站着数人,看着谷口方向,就在此时四个人影,一顶轿子出现在了谷口,很快就踏上了软桥。

    四人腾身,似是空中飞行一般,原来一路行来皆是如此,四人脚踏虚空,偶尔轻点软桥,偶尔轻点软梯栏杆,竟是让软桥没有一丝颤动,轿子飞驰越过软桥,一人上前却是取了衣物过来。

    来人正是绿萝,绿萝取过衣服,萧懿航迅速的穿戴整齐,倒是梦倪裳依旧是八爪鱼一般的缠了上来,此时她全身透着一层妖异的红色,就像是煮熟了大虾,却是热情如火。

    绿萝厌恶至极,一掌力切正是切在了梦倪裳的后颈之上,顿时梦倪裳昏迷了过去。

    “航哥,成了吗?”绿萝问道。

    “成了,萧云很快就追过来了,今天就是他的死期,人都到齐了吗?”萧懿航冷笑道

    “除了梦琉璃之外人都到了,不过我们也不指望她,只是如此仓促行事会不会有所纰漏?”墨绿道。

    “什么,梦琉璃不在?她可是我们杀萧云的杀手锏,她怎么可以不再?糟糕!”萧懿航顿时眉头紧皱。

    “航哥,依照梦琉璃的武功她来不来根本就无足轻重,有她在的话很可能还会阻碍我们行动,别忘了她与萧云的关系。”墨绿正色道。

    “你懂什么?你知道萧云最爱的女人是谁吗?不是梦倪裳,也不是那副庄主丰小依,而就是你看不起的这个梦琉璃,她们之间看起来若即若离,其实浓情妾意,只是各有所顾忌而已,我就是要利用他们之间的情意,让萧云动容,如此一来就是我们下杀手的机会,我要她不是为了杀她,而是为了分化萧云心神。”萧懿航说着狠狠的握了握手。

    “航哥,云毕竟与我们是兄弟,我们大可以与他商议,还不至于兵戎相见,这样做真的好吗?”沈四有些眉头不展。

    “不,你不懂,啊四,你就不要参与这件事了,我知道你的心思。”

    “航大哥,萧云已将穿过迷云谷了,要不要开启阵法?”风无忌在旁道。

    “先不用,萧云身边的人都是高手,绝非普通侍女,等他们追上来,将她们困在迷云谷阵法之中一半,剩下的一半放过来,再此斩杀。”

    迷云谷,谷迷云,月落西山,更加迷蒙,隐隐雾气升腾,竟是障雾。

    本来依仗萧云的绝世轻功要追上萧懿航本就不难,但是人在眼前就是追不上,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轻功却是高绝,更是因为这里已经布上了阵法,萧云身处迷阵之中走了许多的冤枉路自然是赶不上萧懿航的轿子的。

    萧云传出迷云谷,已经远远的见到那顶轿子就在软桥的对面,当下一股煞气冲脑,不假思索的冲上。

    “七位,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这个萧云当初可是设计血洗了你们全真教派,这个仇不能不报。”萧懿航脸上露出阴冷之色。

    “放心,我们全真七小子可不是浪得虚名,这次得公子令符我们出山相助,自然不会让公子失望。”说话的那人正是抬着萧云的四个轿夫之一。

    那人看了一眼萧懿航,脸上却是露出了不屑之色,全真七小子是想着报仇,但是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即使是设计算计,也不会拿女人作为诱饵,而且还当着四人的面做那事,真是不知羞耻。

    全真七小子的不宵自然是逃不过萧云的眼睛,不过他不在意,毕竟这七个人在她的眼中不过是奴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