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全真七小子正是莫林请出的高手,乃是全真教派暗中培养的高手,其中六男一女,自幼学艺,只是其中真意境高手之一一人,正是刚才说话的那人,其余六人也是前不久才修习成功了伪意境而已。(书=-屋*0小-}说-+网)

    但是这七人心高气傲至极,从未见过武林高手,自以为武功高深已无敌手,当然不把萧懿航放在眼中,更不把萧云放下心上。

    萧懿航心中冷笑,只是也暗道了一声可惜,他可惜的是尚来不及机会吸收气人的武功已经武学心得。

    萧懿航看了看那女道士,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萧云追赶了上来,一步踏上软桥,软桥一晃,人已经飞身而起,在落下之时人已到桥中,再一起身落下之际,人已经到了桥头。

    桥头空空只有一挺花轿,花轿轿帘放下,看不到其中情况,有风吹起轿帘一角,露出白花花的一片,里面有人,并且里面的人似乎并没有片缕遮身。

    一股莫名的煞气冲击识海,整个人似是疯魔,他不知为何自己已经和梦倪裳一刀两断,见到此情此景,依旧是怒气冲心。

    轿帘掀开,里面出现一个人,只是这人并非片缕不加身,而是仅仅是露出半条腿来,而且还不是人腿,居然是一片白花花的猪肉。

    猪肉一边一人,那人手中持剑,就在轿帘被掀开的一刹那,剑出,一道寒光似是夺命电闪直扑萧云。

    萧云被煞气冲击头脑,脑子已经不甚灵光,只是突起的杀气刺激之下,身体下意识的躲闪,这一剑未能躲闪出去,一剑从肋下穿过,鲜血飘飞。

    萧云受创,强烈的疼痛顿时刺激了他的识海,少有的头脑清醒了一下,举目一望,竟是梦琉璃。

    梦琉璃居然在轿中,而且狠狠的刺了萧云一剑。

    “怎么会是你?琉璃姐,你想杀我?”萧云双目血红无比,这一刻他所有的幻想都被撕得粉碎,他朝思暮想的人,却是要取了自己的性命。

    “你要杀我?我的命是你救的,你要杀就杀吧,等于我还给你了。”

    这一刻萧云的心死,莫名的心死,不知道为何他只是感觉生无可恋,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居然要举剑要了自己的命。

    “小子,纳命来!”

    一声历喝似是打雷,自身后而发,与此同时一股雄霸的剑气袭杀而来。

    萧云一惊,顿时灵台一阵清明,在抬眼看时花轿之中的女子居然不是梦琉璃而是叶梦色。

    叶梦色一身穿着打扮就连头饰、发型都与梦琉璃一模一样,但是两个人模样不同,让人不注意看去确实是梦琉璃,但是现在灵台清明之下再看发现原本看错了,居然是叶梦色。

    身后袭杀而来的那人非是别人正是清尘远,他一见叶梦色一剑立功,立刻行动起来,却是打乱了萧懿航的计划。

    萧懿航已经告诉了众人,尤其是叶梦色和清尘远,只要萧云不还手清尘远就不要动,但是清尘远却是嗤之以鼻孔,萧云都被刺了还能不还手,这不是静等着叶梦色与萧云单独面对,自己这面准备了这么多的人,哪里容得下叶梦色再犯险?

    清尘远一声大喝却是惊醒了萧云,却也是让萧懿航叹了口气,施展幻术也需要很大的精力,如此巨大的付出却被一个莽夫毁坏殆尽。

    面对着前后夹击,萧云迅速的沉入意境之中,眼神变得迷离,同时八道血色劲气凝成两股击向叶梦色和清尘远。

    叶梦色和清尘远旋劲纳气,想要一举轰开这两股血色劲气,不料两股力量相交之下,顿感血色劲气强悍无匹,竟是将两人震退。

    萧云身上的剑伤处一片血红,这透心一剑虽然刺偏但却也是给了他重创,在重伤之下居然还有如此战力,倒是让清尘远和叶梦色大吃一惊。

    “退后!”萧懿航一声令下,叶梦色和清尘远无奈退后,虽然两人都是不服,尤其是清尘远,但是鉴于对萧懿航的尊重也不得不服从。

    全真七小子身形闪动间已将萧云围住,却是摆出了天罡北斗阵势,围困住了萧云。

    天罡北斗阵出,顿时天换地移,萧云仿佛置身于星际天空,到处都是耀眼的星光,一道星光一道杀,一片星光乱剑刺。

    全真七小子聚气合一,七力合一启动阵势,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真意境高手,在配合阵势,一时间却将萧云困住。

    不远处,四道身影接连而来,只见桥头一片星芒,居然看不清里面发生何事,四人一见就知乃是阵法困杀。

    “是全真教派的天罡北斗阵,小心了。”说话的是那个蒙面的女子。

    叶可卿冷笑一声,“小小天罡北斗阵也敢拿来造次。”

    话语落,人影动,顿时紫雾弥漫,一片紫雾飘荡,同时软桥微微震动几下,这片紫雾就已经飘到了对面,紧接着萧懿影、南宫心怡和那蒙面女子也跨过浮桥。

    “胆子不下,断桥!”萧懿航说完,那轿子的影子突然一晃,竟是冒出一个人影来,那人二话没说,一剑挥出将软桥砍断,软桥哗啦一声跌入山涧。

    “今天谁也走不了!”萧懿航冷笑一声,顿时四周又冒出十余人,居然全是高手,各持兵器将众人围住。

    萧懿航春风得意,这一切的安排都如他的计划一般,当下哈哈大笑着,“众位来此却是何事,本要是萧某记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萧某管辖之地,当初陈盟主可是答应萧某将这一片划到我替天行道的势力范围,作为资源采集地,众位不请自来,却是唐突了。”

    萧懿影看了看萧懿航,说不出来的厌烦,这人真的是自己的血亲?

    “放人,废话就不要说了,否则就单凭这么几个砸碎,也不够我们杀的。”萧懿影说着看了看一边的天罡北斗阵。

    “放人?很简单,只要你们答应我几个条件,放入可以。”萧懿航手中把玩着一把宝刀,丝毫不把眼前四人放在眼中。

    “什么条件?”叶可卿目光灼灼,同时看向天罡北斗阵,觉得这阵法果然不俗,也不知道萧云在阵中如何。

    “第一,把梅剑山庄让出来,退出丰寰城,这点对于你们来说并不难,第二就是把云雾城让出来,退出云雾城,这点更简单,第三,那就是把你们归到我的麾下,做我的下属,等我建功立业之后,少不得你们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