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坐地起价,向叶可卿等人提出极其过分的条件。

    “那要不要我们以身相许啊?”萧懿影挺着胸脯看着萧懿航。

    “你·····”萧懿航一时气结,随后嘿嘿一笑,“欢迎之至!”

    萧懿影这个气啊,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是谁,还敢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欺人太甚,单凭你们几个,说这话还真是有些自不量力了,人多有时候并不是代表着力量强大,真正的高手让你知道,人多也是无济于事。”叶可卿说话之间周身紫雾升腾,一道紫影融入其中,竟是直扑萧懿航。

    擒贼先擒王,叶可卿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萧懿航冷笑一声,“叶掌门,我倒是知道你的本事,也知道你的身份,只是我不知道今日你与我为敌,是你的本意,还是奉了什么人的命令?”

    萧懿航说话间身形一退,同时在他身后一股强大的气势横冲直撞而来。

    那人手持双拐,一拐驻地,一拐直捣紫雾之中,却是出招犀利,一招点破叶可卿所在,两招相撞,顿时大地一颤,土石翻滚,紫云消散。

    叶可卿这才看清面前站着一人,这人手持双拐,脚不沾地,此时正是一拐点出,一拐柱地,这双拐也很奇怪,两边还各带一面大大的盾牌。

    “女娃子,可是识得断魂山月缺冯雷?”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断魂山的月缺冯雷,也就是萧懿航的师傅。

    月缺冯雷嘿嘿一笑,收回拐杖,一合之上,两条拐居然合成一架轮椅,此时他整个人就做到了轮椅之中。

    “这个月缺冯雷十难对付,断魂山的人你们也应该清楚,我来缠住这个人,你们将云救出来!”叶可卿传音入密向南宫心怡、萧懿影等三人道。

    叶可卿传音完,身形一动,左手紫色短刃,右手湛宝剑出手,逼杀向月缺冯雷。

    叶可卿身形一动之际,这月缺冯雷也是不得不赞叹,这么年轻剑术造诣已经达到如此境界,这双剑的摆放姿势,以及手臂摆动的幅度,剑出的轨迹,已经剑借人力出招,可谓一举一动都深得剑术奥义之精要。

    千锤百炼出一剑,一剑出天地色变,风起云涌。

    “好剑法,你激起老头子的兴趣了!”月缺冯雷身形一动,坐下的轮椅再次分开,同时剑光闪烁间,两人已经错身而过。

    这次的交手没有激烈的劲气碰撞,没有浩瀚的气劲爆炸,只是最直接也是最危险的剑剑相交。

    错身而过的两人,背对而立,此时却是各自换了位置。

    叶可卿低头,胸前紫色胸衣处一个洞,紫色的内衣露出,片刻后显出殷红,却是错身之际,被人刺了一剑,剑入肉一寸,虽然不伤肺腑,但是这一剑也是险而又险,因为伤口处正是要害之地。

    “刺啦”一声响,月缺冯雷也是低头一看,胸口衣衫被划破一个缺口,露出里面的金丝软甲,只是在软甲上一道轻轻的剑痕,他并未受伤。

    “女娃子叫什么名字?”月缺冯雷郑重的道。

    “婉媚幽兰叶可卿,冒昧问一句前辈为何趟这趟浑水?”叶可卿也不敢造次,毕竟方才一拐逼出自己身形,又是交换一剑,都显露出了对方的武艺不俗,对这样的人也不敢不尊重。

    “萧懿航乃是我的弟子,将来要接我衣钵,弟子有事,我这做老师的也不得不出手,女娃子是自愿放弃抵抗乖乖束手就擒,还是等老人家动手?”月缺冯雷拄着拐杖,缕着胡须笑盈盈的看着叶可卿。

    “兔子急了也咬人,更何况你面对的是我婉媚幽兰叶可卿?”叶可卿说话间身上紫气腾起,竟是准备接招。

    “女娃子有个性,我喜欢!”月缺冯雷,说话间,竟是强攻而上,顿时紫雾腾涌,二人战成一团。

    叶可卿凛声一喝,双剑交辉,一者湛蓝,一者淡紫,双剑翻转撩杀,剑行逆路杀至,回身一剑,紫云旋涌,搅动风云动,旋空交锋,惊现寒光,一交击,天崩地裂,一对轰土翻石裂。

    反观月缺冯雷,双脚离地,双拐变幻无常还时常的改变形状,尤其是拐盾更是完美抵挡叶可卿袭杀,同时双拐时而变剑,时而变刀、变枪,再加上月缺冯雷那无匹的内力更显霸气,一招出就是惊天动地,一招出就是万道劲气席卷天地。

    月缺冯雷出招间气势磅礴,大面积的气劲笼罩八方,反观叶可卿明知自己功力欠缺,不敢与之硬碰硬较量,采取游斗之势,迅雷剑法已经昆仑剑术配合逆反剑势,剑出诡路,两者奇招尽现,一时之间倒是难分胜负。

    另一侧,萧懿影刚一动,却是迎面四人到来,四人穿着打扮却是眼熟,竟是一个穿红,一个挂绿,一个杏黄,一个雪白,这衣着打扮却是与春秋四使女一般无二,只是这四人年纪比之春秋四使女大了许多,即使鲜嫩的衣衫也难掩岁月刻画下的痕迹,这些人至少六七十岁左右的年纪。

    萧懿影眼睛就是一缩,这四人她认识,也见过,当时见到这四人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孩,而现在却是亭亭玉立,对方不认识自己,但却是不代表着自己不认识她们,这四人正是百花宫四护法,也就是圣女花弄玉身边的四使女。

    “听闻姑娘善于用毒,而我四人也是善用毒之人,得知由此高人再次,特来一会。”那穿红的老妇人温柔的道。

    “你们四个,怎么会在这里?”萧懿影对这四人的出现惊讶无比。

    “听姑娘的话可是知道我四人?”那穿绿的老妇人面目有些凶恶,冷冷的道。

    “百花谷四大长老,花怜红、花怜碧、花怜杏、花怜雪,小女子还是认识的。”萧懿影听着胸膛上前一步。

    “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们?”花连碧怒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怎么出来了,难道你们忘记了当年圣女的嘱托,还是以为圣女不在了,你们就为所欲为了?”

    萧懿影这口气顿时把四人给震惊了,这气势可不是一般的对手自报家门,反倒是上位者看待下位者的眼光一般,言语间更是盛气凌人,圣女气势一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