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到了萧懿航身后,面色不善,“霓裳呢?”

    萧懿航顿时一阵尴尬,“霓裳很好,琉璃姐,你不要担心霓裳,我不会亏待她的。”

    “不会亏待她?这是什么地方?”梦琉璃说着看了看五处战团,这一片山崖都快被震塌了,“你不知道霓裳的武功根本就不适合这种场面的大战,万一她出事怎么办?”

    “琉璃姐,放心就是了,有我在不会让霓裳出事的。”萧懿航陪着笑,心中却是恨得牙都痒痒,暗道:“早晚让你服服帖帖的成为我的女人。”

    “霓裳在哪里?”梦琉璃寒着一张脸似是要将三人冻碎。

    “霓裳累了,睡一会而已。”绿萝淡淡的道。

    “累了?现在这种状况,天塌地陷的,即使是睡神到了也睡不着吧,她在哪里?”梦琉璃的身子都有些站不稳,这五大战团,打的天崩地裂的,整个山崖都在晃。

    “琉璃姐,霓裳···真的累了,在···后面。”萧懿航有些紧张起来,毕竟是给梦倪裳服用了烈性春·药烈火焚,而且直接打晕了,这要是被梦琉璃发现,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但是纸里包不住火,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阿四,你在这里观察战局,我和绿萝陪着琉璃姐去看看霓裳。”萧懿航说着带着梦琉璃向占据外围走去。

    在离战场很远的地方一个平台,梦倪裳平躺着,身上盖着凌乱的衣服,很显然衣服并不是穿在身上。

    梦琉璃脸色更寒,虽然看不到梦倪裳的身体,但是仅仅是露着的脸就已经显出了端倪,此时的梦霓裳脸色潮红的似要有鲜血滴出,这种脸色明显不对。

    一伸手,盖在她身上的衣衫被挑落,身上和脸上浮现着同样的颜色,并且梦倪裳虽然昏迷,但是口中却是轻微的嘤咛,这让梦琉璃眉头紧皱。

    她又将衣衫给梦倪裳盖上,冷面看向萧懿航,“怎么回事,霓裳怎么了?”

    “琉璃姐,你听我讲,霓裳也是为了我,霓裳为了计划的成功与我做戏,不过霓裳总是害羞放不开,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寻到了····那种药,自己服下,所以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你说的是实话?”

    梦琉璃有些怀疑,但是却也并非完全不信,毕竟梦倪裳的性子她清楚,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做的出来。

    “琉璃姐,请你相信我,难道霓裳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萧懿航目露乞求之色。

    “暂且相信你,等霓裳醒了,我自会明白一切。”

    “琉璃姐,现在战局胶着,一时之间难分胜负,萧云还有一部分属下被困在了山下的迷云谷中,其中不乏高手,若是拖得久了,恐生意外,还请琉璃姐相助。”萧懿航真诚的道。

    “相助?怎么相助?云与我的情意你们不是不清楚,以前有霓裳在,我没有办法,但是现在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阻隔,你们会想让我杀了云不成?”梦琉璃的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之上,目光阴冷的看着萧懿航。

    萧懿航顿时一惊,这个时候梦琉璃可千万不能反水,这可是决定着天平倒向哪方的一个重要砝码。

    “琉璃姐,你想想看,萧云身边的几个人可全是绝世无双的美女,尤其是武艺高强,萧云虽然和琉璃姐两情相悦,但是有着这许多阻碍,终是会让你们难成好事,不如趁机降服萧云,同时将她身边的这几个女人除去,如此琉璃姐好事可成!”萧懿航怂恿着梦琉璃。

    梦琉璃抓着剑的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眉头也就紧紧皱起,最后才道:“你们保证不伤萧云。”

    “这···琉璃姐,你也清楚萧云的武功,你们是同出一门,若是不伤他的话很难将其制服,他可是一只猛虎,猛虎归山必要伤人。”萧懿航也是满脸的无奈。

    “这····”梦琉璃也是犹豫不决。

    “不过,我保证不伤他的性命,如此一来就把他琉璃姐一个人照顾,如何?”萧懿航又抛出橄榄枝来。

    “好,希望你信守承诺!”梦琉璃稍一思索,权衡利弊,最终答应下来。

    五处战场,各自战成一团,全真七小子以天罡北斗阵困住萧云,只见阵中一片混沌,星光闪烁,见不到人影,看来此战还在胶着当中。

    萧懿影那边毒阵开,滚滚黑烟笼罩,内有雷声、雨声、风声交杂其中,梦琉璃却是插不上手,而一边的叶可卿对战月缺冯雷,两人身边已经是禁区了,生人勿入,眼下可以插手的一方面是南宫心怡对战展玉辉和梅疏影,一方面是那蒙面神秘女子和风无忌、清尘远和叶梦色。

    展玉辉和梅疏影看起来与南宫心怡势均力敌,但是以梦琉璃的眼光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两人根本就没有出力,否则以两人对上南宫心怡还不能取胜的话,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罢了。

    而真正出现危机的就是风无忌三人,三人平日间牛气哄哄的,但是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就显得相差甚远了。

    梦琉璃看着那蒙面女子出剑,越看越是眼熟。

    那神秘蒙面女子一剑逼退风无忌,清尘远杀上,随后那神秘蒙面女子一剑直劈,看似笨拙却是厉害无比,这一剑劈出竟是占尽八方先机,这居然是一招“浪迹天涯”。

    浪迹天涯剑招本是全真剑招,虽然都是直劈一剑,但是其中变化不同,剑势微微不同,造成了后续招数的不同,全真剑招虽然直劈却是斜斜而出,有着杀人不过头点地,剑出留有三分余地,而古墓玉女的浪迹天涯却是全然不同,剑出不留一丝余地,更是将敌人斩尽杀绝,狠辣无比。

    现在这个蒙面神秘女子所施展的浪迹天涯剑法正是玉女剑法,也就是说这个蒙面神秘女子施展的是古墓绝学。

    但是单凭一剑就说明这人是古墓派的有些武断,毕竟各门各派的武功每个人都有点涉猎,想要模仿出来也是十分容易,更何况浪迹天涯并非什么绝招悍式,只是普通的绝技而已。

    “花前月下!”

    又是一招。全真教派的花前月下自上而下搏击,模拟冷月横空、清光铺地的光景,玉女剑法中的花前月下却是全然不同,单剑颤动,如鲜花招展风中,来回挥削,而这个神秘蒙面女子所施展的正是玉女剑派的花前月下。

    这是巧合吗?这已经不是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