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剑画遭受梦琉璃猛烈反击,梦琉璃一招出,九阳合一,不但打断了孙剑画的神女十三绝剑更是重创了孙剑画,将其击飞。

    与此同时,梦琉璃左手神兵五华泰若山脱手飞出,竟是直刺半空中呕血掉落的孙剑画。

    孙剑画全身提不起半丝真元,浑身骨头都似是被这一击震散,眼见这一剑就要将自己洞穿。

    危急时刻,萧云身形一闪竟是脱出战局,人到孙剑画一侧,将其拉开,同时手中云梦柳一搅,剑身挂住五华泰若山剑,剑势斜走,带动五华泰若山剑斜转,最终孙剑画躲过洞穿危机。

    五华泰若山剑虽然被一搅带歪,但是剑势不减,这等剑势即使是丰小依的霸剑也是不逞多让。

    萧云怀抱孙剑画在空中旋飞数圈,终是化去这五华泰若山剑的剑势之力。

    萧云双脚刚一沾地,展玉辉和梅疏影的星月刀法豁然斩来,一道威猛的刀气袭杀而至,紧接着一道至柔且阴毒的刀势缠绕其中绞杀而来,这二人的刀法与昆仑刀剑合璧术法相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云怀抱孙剑画,单手持剑,面对如此一刚一柔刀势,不能抵挡,当下脚下施展出绝世轻功烟云三折,荡了开去,与此同时展玉辉和梅疏影双刀犹如跗骨之蛆追杀而来。

    “半月斩!”

    展玉辉手中斩刀划动,形似半月,正是半月一斩。

    半月斩斩出带出一道半月光华,这道半月光华竟是延展出丈许远,覆盖着展玉辉身前一百八十度的范围横扫。

    萧云心中一惊,他吃惊的不是展玉辉这半月一刀斩,而是梅疏影随后的招数,半月斩紧挨着的就是圆月斩,半月斩所斩范围只是眼前的一个半圆范围内的横扫,而圆月斩所斩范围可是立体三百六十度范围,这一斩之下萧云尚可躲过,只是还有一个孙剑画却是万难躲闪。

    面对此局,若是只有萧云他自己的话,依靠绝世轻功也好,强势破局也罢均可破去两人连招,但是怀中孙剑画已经失去行动能力,轻功施展不出,强势破局也会对孙剑画造成一次冲击,必然伤势更重甚至死亡。

    面对此局要么放弃孙剑画,要么两者同赴黄泉做一对亡命鸳鸯,面对如此绝境萧云会怎么做?

    萧云来不及多想,半月斩的刀气成扇面斩来,萧云怀抱孙剑画跃起,半月斩刀气贴着脚底划过。

    不出萧云所料,展玉辉斩刀一收,紧接着球形刀气向外一扩,正是圆月斩斩来。

    萧云身子身悬半空,身子一拧,竟是背对梅疏影,怀中正是孙剑画,整个将孙剑画遮住。

    “冰盾!”

    萧云身上淡蓝色的气劲涌起,迅速凝结成冰盾护住自身,竟是要硬抗梅疏影这一记圆月斩。

    冰盾凝聚仓促,刚刚成型就被击碎,同时艳刀闪烁着寒芒向着萧云的腰间斩来,这一斩下去就是腰断两截。

    萧云在冰盾被击破的那一刻就遭到了刀气袭体,一股刀气在体内乱窜,扼住体内真气运转,就在此时梅疏影艳刀斩到,这让萧云几乎避无可避。

    萧云身子不动,腰身一拧,竟是矮身,这一下就等于用腰迎接梅疏影艳刀一斩。

    梅疏影一愣,万没想到萧云会如此应对,这是要干嘛?是想着以自己的身躯替孙剑画当灾不成,但是孙剑画已是重伤之躯,即使她侥幸不死又是如何再抵挡两人刀威?

    无论如何萧云的奇怪举动确实让梅疏影心中一跳,尤其是方才的冰盾,竟是要以自身的力量抵挡必杀一击,这是什么?

    这是对战友的保护,是对朋友的舍命相救,梅疏影在萧懿航身上看不到这些,她看到的都是阴险、恶毒、没人性的勾当,甚至与多名女子不清不楚,这让她感到恶心,并且对萧百荣的传人感到失望至极。

    梅疏影之所以还没有离开就是因为身上还担负着师傅交付的嘱托,她身上还有一枚虎形的血红玉佩要交给萧家后人,但是直觉告诉梅疏影萧懿航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所以这虎形玉佩一直在她身上。

    还有一个心结,那就是秦玉恒的死,秦玉恒是死在了自由联盟的人手中,是在神兵任务的抢夺之中死在了自由联盟的人手中,可以说她们师兄妹与自由联盟有仇,所以也不便倒戈到他们的那一边去。

    但是现在梅疏影确实是被萧云的行为感到心中震动,这才是好男儿,有情有义。

    梅疏影艳刀斩过,竟是微微一个翻转,侧过刀刃向外一撩,这一刀只是要给萧云一个轻伤,并非要将其腰斩。

    刀光闪过,刀刃划过萧云的腰间,之中轻伤也没有造成,竟是露出一段粉红色的腰带。

    腰带已破,露出其中即窄而薄的剑身,剑身现世顿时绽放出雪亮的剑罡,竟将梅疏影的刀弹开。

    原来萧云竟是以腰中宝刃抵挡梅疏影的这一刀,看来他并非是要以自己的命挽救孙剑画的性命,看来这还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男人。

    萧云回身之际,云梦柳已如毒蛇一般的窜出,这一剑狠辣异常,让微微发愣的梅疏影难以招架,身形一闪之间,手中艳刀拨挡,却不料萧云的剑身随着艳刀刀势一个弯转,竟是点向梅疏影的咽喉。

    梅疏影知道萧云的剑诡异多变,也是防备着他的剑转向,但是事到眼前才知道面对着如此诡异的剑,自己的艳刀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方才一记圆月斩的同时,展玉辉却是后退一步避开了梅疏影的刀锋,如此一来,却是失去了营救梅疏影的最后一线生机。

    萧云的剑尖一吐,点在了梅疏影的咽喉之上,只是这一点之后剑身一个弯曲,竟是紧贴着梅疏影的脖子划过,未伤其分毫。

    “方才一刀留情,这一剑回报!”

    梅疏影也是心惊,若是方才那一刀实斩,定然不能成功,但是反手萧云这一剑就不会留情,此刻自己必亡。

    一刀留情,结局就是换回自己一条命!梅疏影心中巨震。

    梅疏影现在也是后怕不已,这人有情有义,却又是恩怨分明,是个男人。

    “多谢剑下留情,梅疏影记下了。”梅疏影收刀,同时展玉辉也是单手握刀背在身后,竟是一式“礼尚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