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顺手要杀小天阴,不料小天苍一线牵破局,萧云一击无功,同时一线牵一个转身,却是极其诡异的刺向萧云。

    萧云身形一矮躲闪过这一剑,不料这一线牵竟也是随着萧云的躲闪一个偏向侧移,继续从斜侧刺向萧云。

    萧云手中灵蛇剑一转荡开一线牵,不过这一线牵却也是随之一转,继续刺向萧云。

    萧云目光一缩,却是心中已经有了底气,这一线牵在空中的运转和自己手中的软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果然,小天苍施展一线牵武学的时候,一线牵并不是被抓在手中,而是用线牵引,这空中变向的手段也是驾轻就熟,萧云再三试探,一线牵的运转与自己的剑身弯折袭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萧云竟也不躲不闪,任凭着一线牵的斩杀,那一线牵斜刺里刺向萧云,只是剑刺到身上只刺破他的衣服,露出皮肤,却是未能刺破皮肤。

    即使内功再是高深护身罡气也抵挡不住这一剑的剑势,除非是某些特殊的护体神功,比如春不败的不败气功,金钟罩大气功等,但是萧云明显没有施展这样的武学,他是是如何抵挡得住这一剑的呢?难道他是练就了不显露痕迹金钟罩铁布衫了吗?

    金钟罩铁布衫大气功炼制巅峰会返璞归真,否则身上就会显露出修炼这种内功的种种特性,比如皮肤粗糙,身上泛起金属光泽等等,但是萧云明显没有这种特征。

    萧云当然没有练就金钟罩铁布衫更别说是练至巅峰了,这等硬气功属于外家内功,即使练到刀枪不入的地步那也非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练就的,但是萧云的确是挡住了小天苍的一线牵的攻击,这让小天苍疑惑不解。

    任何武功都有破绽,都有不足,即使是号称最完美的百花剑诀,要催动完美剑诀却也是需要消耗极大的内力,同时还必须以特殊的武器作为辅助施展,可见完美是相对的。

    一线牵剑术诡异多变,确实是让人难以抵挡,但却有缺点,而且还不止一个。

    萧云在丰寰城外被天阴子刘月梅擒住的时候就已经关注这一线牵了,更何况在那神秘的世界之中的石碑上还记载着一线牵的武功,这也给萧云研究一线牵奠定了基本条件。

    萧云掌握一线牵的武功,但是面对着一线牵却也不是绝对的不可以攻破,因为那需要条件,那条件就是必须近身,但是现在尚未近身,尚处在一线牵的最强攻势之内,所以必须要闯过这个距离才能有效的破解一线牵的武学。

    是的,一线牵虽然诡异多变,而且变幻无常,但是毕竟那是一根线牵着一把剑,近距离之下这一线牵就没有了用武之地,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剑,当然这把剑很锋利,质地很好。

    萧云想要破解就要靠近他,但是现在却还是处在一线牵的攻势之中,几手变化,就让萧云对一线牵武功佩服不已,他想躲闪也是艰难,抵挡怕是更难,要在以前萧云难免以受轻伤为代价闯出一线牵的攻势之内,但是现在却不必了,因为他身上有着宝物。

    没错,萧云身上携带至宝,那就是阴阳玄解。

    萧云抵挡梅疏影的那一刀的时候没敢用阴阳玄解,因为阴阳玄解挡不下梅疏影的一刀,但是却可以抵挡得住一线牵的攻击,这就暴露了一线牵的另一个缺陷。

    剑势太弱!

    没错,一线牵的剑势太弱了,梅疏影的刀斩出之时一片刀气摧古拉朽,遇山开山遇木折木,但是一线牵剑势就没有这等威势了,它的一剑虽然锋利,但是也仅仅是没有附带上多少内力的一刺而已。

    就像是一个西瓜,梅疏影的刀斩来有着锤棍的气势,刀气会将西瓜轰击的尸骨无存,而一线牵却是只能留下一个洞,要是换成岩石,梅疏影一刀会将岩石击爆,粉身碎骨,而一线牵却仅仅会留下一道剑痕。

    一者威势猛烈,一者没有威势,这就是萧云感以阴阳玄解化解一线牵的攻击,而不敢挡梅疏影的艳刀。

    一线牵只可远攻,不可近敌,一线牵永远不会有毁天灭地的剑势,有的仅仅是凌厉一杀,这就是它的特点,这就是它的缺陷。

    阴阳玄解之力化解这一击并不难,即使阴阳玄解被一线牵洞穿也不要紧,阴阳玄解会很好的修复伤势,先前被叶梦色偷袭所受的伤就是以阴阳玄解修复了伤势,否则他早已坚持不住了。

    萧云对阴阳玄解的防御之力并不了解,也想着趁机了解一下,在他的想法之中,性质柔软之物防御力自然也不会太强,所以这一下也是极为冒险,但是为了测试玄解之力,这一记冒险也是值得的。

    阴阳玄解性质虽然柔软,但是绝对不是一滩泥,他的材质极其特殊,在内力作用下这玄解的防御力和攻击力都不能以常理猜度。

    萧云挡住了这一击,一线牵斜刺到了萧云的身上,但却是毫发无损,如此一来这一线牵的威胁可就被破去了,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人一个前冲,瞬间就以贴身到了小天苍的近前。

    人已近身,萧云施展出昆仑迅雷剑法,同时剑身扭转竟是内含灵蛇剑法,这正是萧云融合出来的武功,将迅雷剑法的快速、猛烈融合到了灵蛇剑法的诡异多变之中。

    奔雷式、引雷式、升雷式、斩雷式,最后一招是迅雷式,五式接连而发,恰似是迅雷闪电,猛烈无比,这本是硬剑的剑招,如今又融合到了灵蛇剑法之内,剑势不仅猛烈更是诡异多变,本来刺向前胸的一剑,却是刹那间的转向点向咽喉,这种几乎不可能的转变,让小天苍应付起来倍感吃力。

    一线牵被握在了手里,现在只是一把比较锋利的剑而已,论起全真剑法来,小天苍练得还真是马马虎虎,眨眼间身上或轻或重就是八九处伤口,道袍也被划得一条一道,就似是街边乞丐。

    “不妙,航哥,我们走!”绿萝一见战况不好,当即就有了退意。

    萧懿航点了点头,“扶着我后退!”

    后退?这里是一个孤崖,面积虽大,但却是死路,唯一的出路就是那软桥,只是现在这软桥已经被毁,哪里还有退路?

    什么是作茧自缚?这就是作茧自缚。

    南宫心怡和梅疏影双战梦琉璃,一时之间也将梦琉璃逼得险象环生,她偷眼一瞧萧懿航已经远去,远处两处战局却是越战越远,不由得松了口气。

    “萧懿航还有埋伏,见好就收。”梦琉璃轻声向两人道。

    “什么?”

    南宫心怡和梅疏影都是一愣,就在此时梦琉璃一记重扫,顿时扫开两人,身形一转,向萧懿航追去。

    “把云追回来,小心中伏。”梦琉璃又是传声道。

    南宫心怡能否及时的追回萧云,萧懿航是否真的还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