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疏影对萧云担忧倒是说不上,虽然刚才他救了自己,但是毕竟没什么感情,而且现在她关心的却是展玉辉,但是南宫心怡却是对萧云十分担忧,当下身影一动向萧云追去。

    南宫心怡的轻功绝非等闲,“缥缈月影”这个称号可不是白叫的,她身形一动之间身影缥缈无痕,犹如月影摇曳。

    萧云正追着小天苍一个劲的猛揍,虽然他占据了优势,但是要想杀死小天苍却也不易,毕竟对方也是真意境高手,打败他容易,要想杀死他却是难。

    梦琉璃在前一抬手间就是一道神女荡魔剑气,打断萧云的连击,随后梦琉璃一剑划入战局,挡住萧云。

    “云,不能追她,那边有埋伏。”虽然是再出剑,但是梦琉璃眼中、脸上的关怀之色不加掩饰,同时眼神之中还有着深深的自责,同时传音提醒萧云。

    萧云一怔,心中却是一暖,原来梦琉璃还是关心自己的、在乎自己的。

    原来就在梦琉璃出现的那一刻萧云的心就像是被狠狠的蹂躏最终被一下子捏碎一般的疼痛。

    原本就对她爱慕不已,两人也是情投意合,再加上救命之恩,云梦居数年的朝夕相处,只是因为梦倪裳就成为仇人,这让他无法接受。

    梦倪裳与自己的感情不深吗?想想云梦居的时候,两人都是十来岁的孩子,而后数年之间,两人朝夕相处,更是情根深种,之后两人之间发生了不可扭转的事情,萧云对她负责娶了她,两人结为夫妻。

    这种感情难道不深吗?可是自己哪里让梦倪裳产生了不满,让她投入到了萧懿航的怀抱?

    女人的心怎么这么善变?琉璃姐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一方面是自己救了性命的师弟,一方面是自己的亲妹妹,这两人之间似乎并不存在着选择。

    当梦琉璃出现的时候,萧云就已经知道了梦琉璃的选择,他虽然早已猜到了这个结局,但是他的心依旧是痛,无比的痛。

    但是现在听到了梦琉璃的心声,看到了她的关切,他知道梦琉璃其实没有忘记他,并没有因为梦倪裳而舍弃两人之间的感情,但是夹在梦倪裳和自己的之间,梦琉璃一定很不好过。

    萧云一怔之际,梦琉璃一剑刺来,竟是一招“仙人稽首”。

    “仙人稽首”这一剑并不快,也并不狠辣,在外人的眼中,这一剑只是以攻代守的一招,乃是让对手不要追赶的信息,这一招本就是抽身退走,又是不想让对方追杀的一招。

    练武之人也拼斗大多并不是你死我活,即使是生死仇敌。两方都是高手,要是一方决心要让对方死,对方也绝对会以命相搏,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没有绝对的优势的时候即使是生死仇敌也不会见面就要分出生死。

    而一旦有人施展出这一招“仙人稽首”,就是代表着自己败了,而且已经有了退走之意,这个时候对手一般不会紧追不舍,除非是一心想要对方的命,若是对手施展出这一招剑法,而对手还是一味的攻杀,那就代表着不死不休了。

    这一招本无杀伤力,只是剑势直刺,但是这一招仙人稽首却是防守甚严,但是就是这样的一招,竟是让萧云受伤。

    萧云心海翻覆,看着梦琉璃的担忧和关切,不由得让他想起云梦居的生活,想起那湖边剑舞的时光,那时候两人过招,当时的萧云身子柔弱不堪似豆芽,武学更是稀松,被梦琉璃一剑刺伤,那时候梦琉璃的眼神就是这般的担忧和关切,同时眼中还有深深的自责。

    那时候的眼神和现在梦琉璃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让萧云忍不住的回想往事,别说运用玄解之力抵挡了,就连护身罡气都没有展开,却是不料此时梦琉璃的一招“仙人稽首”刺了过来。

    剑入肉,一股钻心的疼痛让萧云猛然觉醒,当下脚下迅速划开绝世轻功向后疾退。

    饶是如此,但是梦琉璃的剑竟是守势不住,这一剑本来就没有杀伤之力,原本以为萧云只要一闪后退,然后她就会抽剑而走,但是这一剑却是剑行半途,就以刺中目标,这种事情绝对是没有发生过的,梦琉璃收剑不能,这一剑却是入肉数寸,剑尖刺中一物,阻挡住了剑势的前进,否则这一剑就让萧云命绝当场。

    “云?”

    梦琉璃也是一惊,这才慌忙撤剑,但是此刻萧云已将身退数步,只是这一下子剑抽出,鲜血就像是喷泉一般的喷涌而出。

    萧云脸色煞白,连忙运转玄功,阴阳玄解迅速的覆盖伤口,但是这阴阳玄解也不是万能,他的臂膀粉碎,尚未痊愈,同时肋下受伤,眼下心口被刺,这阴阳玄解虽然覆盖伤口,延续生机,但并不代表着萧云在玄解之力下已经恢复如初,玄解之力可以让一处伤不受影响,但是数处伤的话就有些难以驾驭,毕竟玄解之力的发挥也需要真气的催动,而且玄解也并不是无限大,他的能力也是有限。

    萧云连番大战,已经力有不殆,又被这一刺,确实是气力难以接续。

    梦琉璃见自己这一剑却是刺伤萧云,眼中、脸上却是惊慌、担忧、自责之色更是不加掩饰,她想着上前扶住萧云,不过此时外人没有看到她的眼神和表情,这姿势却像是要拿着剑追杀萧云一般。

    一道剑气划过,激射而来,将两人隔开。

    “西子捧心!”

    南宫心怡赶到,一招西子捧心,疾刺梦琉璃,这一剑却是将梦琉璃逼退。

    一道剑气猛袭,梦琉璃抽身一退,此时南宫心怡已经扶住萧云,在他的胸前连点数下,同时三枚银针已经打入他的体内,正是峨眉武学玉泉洗尘。

    玉泉洗尘本是以针刺穴,激发体力,恢复伤势的武学,现在正是以针给萧云恢复伤势,同时针上附带劲气,通过银针给萧云渡气,这正是玉泉洗尘的妙用。

    萧云胸口被刺,已然受了内伤,此时借助玉泉洗尘,再加上阴阳玄解之力,体力、伤势快速的恢复着。

    梦琉璃看了一眼萧云和南宫心怡,咬了咬唇,摸了一把眼泪,转身就走。

    而此时清尘远和叶梦色也是扶着风无忌快速的离开,就在此时一道寒芒向着萧云和南宫心怡斜扫而来,正是一线牵。

    “超然一锋定!”

    小天苍施展出绝学,袭杀萧云和南宫心怡,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