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苍施展出绝学,袭杀萧云和南宫心怡,“超然一锋定!”

    一招出,一锋扫定寰宇,一线牵横扫怒卷,顿时化作漫天剑影,一剑开锋竟是化作数十道剑影,竟是让人看不出这一线牵的行走轨迹。

    “废招!”

    南宫心怡一声冷哼,单臂运剑,剑舞同时雪花漫天席卷,同时漫天的雪花向前涌动。

    “三峨霁雪!”

    如三峨大山沐雪剑势猛烈扫荡斜斩而来的剑影。

    任你剑走偏锋,任你剑路诡绝,任你剑飞如电都是无用,南宫心怡内功强横,“三峨霁雪”武功更是以强横著称,三峨大山般的剑势直接碾压,漫天飞雪附带上劲气片片是刃,片片是杀,更是弥补三峨剑势之中的不足。

    有的招式命中注定只能施展一次就被人看出破绽有的招式即使多次使用你又能奈何?

    三峨霁雪狂霸猛扫,对撞超然一锋定。

    一者是诡绝凌厉的绝杀,一者是狂霸无双的横冲直撞,两者相遇之下高下立判。

    一线牵被三峨霁雪的劲气轰开,所有的剑影统统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把翻滚不休的剑不受控制的随着漫天飞雪飘落,同时三峨霁雪的剑势余威更是将小天苍轰的血溅五步。

    小天苍手腕之上挂着剑,一收将剑收回握在手中,左手摸了摸嘴角上的鲜血,然后捂住胸口,眼中恨恨,冷哼一声,抽身退走。

    “不自量力!”

    小天苍的武功都体现在了剑术之上,对于一线牵的掌控更是已臻化境,更是精研天罡北斗阵疏忽了内功的修炼,这就让他有了一个缺陷,那就是内力严重不足。

    他就像是一个没有内功的用剑高手,论起剑术来绝对横扫武林,但是没有内力的剑术又能有多大的杀伤力?

    萧云以阴阳玄解挡住了一线牵的刺杀已经表明了它的缺陷,而这次南宫心怡直接面对这种缺陷,不和你比剑术,直接强力碾压,这也是南宫心怡直接说对手一招是废招的狠话。

    萧云体内真气流转,催动阴阳玄解之力控制伤势,又有南宫心怡的玉泉洗尘武学,很快萧云的伤势和体力都得到了控制。

    “杀过去,别让他们逃了!”萧云冷冷的道。

    “云,那边有埋伏怎么办?你的伤势····”南宫心怡担忧的问道。

    “我的伤势没问题,但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否则想要斩杀萧懿航就不容易了,即使有埋伏又如何,他们还有人用吗?”

    南宫心怡点了点头,根据消息,云梦生和姬红霞外出怕是追杀萧云去了,至今未归,眼下萧懿航还有什么人手可用?

    埋伏?什么样的埋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这边自己并未受伤,而萧云伤势也得到了控制,对方能一战的只有梦琉璃,若是南宫心怡缠住梦琉璃,萧云在几个呼吸之间就会将对方斩尽杀绝。

    两人一个眼神已经交换了意见,当下两人一前一后向着萧懿航撤退的方向追去。

    萧懿航被萧云的灵蛇锥重创,右臂已废,虽然腿尚且灵活,但是定然会影响逃跑的速度,更何况还有沈四和绿萝这两个拖油瓶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受伤的风无忌,更是逃不远,所以萧云和南宫心怡追击下去成功率是很高的,更何况这里本是悬崖孤山,能逃到哪里去?

    萧云和南宫心怡紧追,果然追出去不远就看到了萧懿航一群人,但是两人都放慢了脚步。

    猎物就在眼前,不怕他跑了,怕的就是困兽犹斗和什么埋伏。

    萧懿航之所以把萧云引到这里来,不是没有目的,除了围困之外要是在这里设下阵势埋伏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两人小心翼翼的前行,这样不但是注意四周埋伏,更是给对方心理压力,让对方的精神崩溃。

    两伙人一伙退,退的是跌跌撞撞狼狈不堪,一伙是追的不急不忙。

    猫捉老鼠的游戏玩起来容易,但是作为猫和作为鼠的心理状况是完全不同的,很快清尘远就沉不住气了。

    当下清尘远一声大喝,就要向萧云和南宫心怡拼命,叶梦色上前将他拉住,一群人且退且走,眼见一处树林就在身后,几人向着树林之中退去。

    “林中地势狭窄,视线受制,即使有埋伏也会在林中,而眼前地势开阔,不如趁机将其斩杀在林边。”南宫心怡提议道。

    “好,心怡姐,你左我右,包抄对方,琉璃姐由我缠住,你杀了萧懿航,不过等我先将琉璃姐引出来,缠住她,你在动手。”萧云道。

    “你不想亲自动手?”南宫心怡道。

    “结局都一样,没有这个必要。”萧云说着人已经向着右侧追去。

    萧云率先冲出,身化一道流影自右杀来,她这一动顿时引起了萧懿航那边的注意,梦琉璃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梦倪裳,然后提剑冲了出来。

    梦琉璃的举动和萧云想的一样,两人一见面现身互望了一样,梦琉璃眼中有些关切之色,但是她依旧提剑直指萧云。

    “云,不要这么逼我,霓裳不懂事,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妹妹,我不允许你伤害她,你杀了萧懿航不就是因为他从你的手上抢了霓裳,但是他现在是霓裳的丈夫,我不能允许霓裳不幸福,虽然我明明知道霓裳不对。”梦琉璃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明知不对还要坚持,这就是梦琉璃,为了妹妹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幸福和自己的追求。

    “琉璃姐,我记得你的好,我也记得你的情,你的温柔,你的体贴,但是我杀萧懿航不是因为他从我手中抢走了霓裳,我让霓裳不满她选择了萧懿航我祝福她们,但是萧懿航已经成为了威胁我生命的存在,他活着就是我的死,我不能任他如此的发展下去。”

    “不是的,你误会了,萧懿航怎么可能威胁到你?云,你已经占据了云雾城了,大势已经被你掌控,你还担心什么?萧懿航何德何能可以与你相抗衡,云,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航一条生路好不好?他不能死,他要是死了,霓裳怎么办?”

    “霓裳?我还能替霓裳考虑什么?”萧云苦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