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你骗不了我的,你的心中忘记不了霓裳,否则你也不会赶来了,是吗?云,我求你了,为了霓裳,你就放过萧懿航一次,好不好?”梦琉璃已经忍不住热泪流下。

    “琉璃姐,我的心思你明白,我的心中一直忘记不了的是早有死去的小影,还有把我救到云梦居的琉璃姐,以前我对琉璃姐只能仰望,那是天界仙子我只能仰望,所以我娶了霓裳,不仅仅是因为我对她做出了伤害,更是因为我能从她身上看到琉璃姐的影子,我真心喜欢着的是琉璃姐,但是我又不能对不起霓裳,但是霓裳现在有了选择,我与她已经没有了关系。”

    “没有关系吗?真的没有吗?你杀了萧懿航就是毁去了霓裳的幸福,霓裳的未来,我梦琉璃誓死与你为敌,你想好了,以后你我再见面就是生死相见。”

    “琉璃姐,我清楚你心中的想法,你为了霓裳可以牺牲一切,你对霓裳的爱我可以感受的到,但是我却是自私的,萧懿航已经威胁到了我的生命安全,我不能留他,既然如此,琉璃姐,你的剑已出鞘,何必在多言语?”

    萧云看着梦琉璃,偷眼向萧懿航看去,见一群人就要进入树林了,若是再耽搁下去,在追杀对方却是难度加大,其实萧云也一直担心对方有所埋伏,或是留有退路。

    萧云手中软剑出鞘,缓缓逼向梦琉璃,“师姐,自从我们湖边一同舞剑至今多少年头了,没想到我们之间居然还有今日一战,萧云不愿意,但却是无可奈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我也是一样,你我再此一舞吧,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伤害萧懿航,即使是牺牲我的性命。云,无论结局如何,我···会记得你,我的心永远是你的。”梦琉璃说话间手中碎星剑微微颤抖,发出一阵低低的剑鸣。似是悲歌奏响。

    “你的剑在诉说着无奈,也诉说着不愿,我明白琉璃姐的心思,萧云也会永远的记得你。”

    萧云说话间一动身形,手中软剑轻颤,一剑直刺梦琉璃。

    这记直刺梦琉璃很熟悉,熟悉到一种想哭的感觉,这可不是普通的一刺,这一次却是梦琉璃和萧云在湖边参悟出来的剑法的起手式,“惋红剑舞”。

    萧云和梦琉璃在湖边舞剑的时候,梦琉璃为了教萧云剑法,而想到了一套剑术,乃是一人慢舞,一人跟随剑势舞动,看起来就像是双人舞蹈一般,而那日第一次演练这套武学的时候日落西山,一片红,所以取命“惋红剑舞”。

    “还请师姐教导!”

    多么熟悉的一幕,多么温馨的一幕,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舞剑了,这是两人互相交流剑法的剑术,这是两人互表心意的一幕,这一套剑术其实就是鸳鸯剑法,没错“惋红剑舞”其实就是“鸳鸯剑法”。

    剑出诉说情意,表达双方对各自的爱慕,但是两人都是面皮薄,都是青春羞涩,一个是二九少女初怀春,一个是年轻少年始动情,含情脉脉双眼对,言不能出口,只靠剑表达心声。

    梦琉璃和萧云的鸳鸯剑在湖边缓缓起舞,一个是满面含春色,一个是面上带爱慕,数年前的一情一景又浮现在了萧云的脑海之中,眼下两人舞得依旧是“惋红剑舞”,依旧是同样爱恋着的两个人,但是各自都有了各自的牵挂。

    双剑一错,身形相交,两人贴身而舞,剑势轻转,一人剑指左方,一人剑指右侧,只是错身一刻,两人双掌相对,双掌相合紧握、互拉,两人原地一旋,剑势横扫。

    两人人剑一分,梦琉璃向前一剑斜刺,萧云身形向后倾倒,同时两剑相搭,斜斜刺在地面之上,随后萧云剑势一起身子挺起,竟是与梦琉璃方才剑势一般无二斜刺,只是萧云却是身子再次压低,梦琉璃向后倾倒姿势更甚,手中碎星剑已经刺入地面像是拐杖支撑着身体未曾跌倒。

    萧云身子随着靠近,这一下子却是萧云将身子贴了上来,两人身子紧贴、四目相对,再无动作,有的却是清晰无比的各自加速的心跳。

    两人都没有言语,但是相对的四目却是交流着各自的心声。

    “我喜欢你。”

    “我也是。”

    “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朝思暮盼,只是我比你年龄大了许多,你不嫌弃?”

    “不嫌弃,不敢嫌弃,你是仙女,我是凡人···”语落唇合,片刻两人分开,一人面目娇羞掩面而去,眼角眉梢却带着兴奋、窃喜,是不是的回头看着那痴痴呆着看着倩影远去。

    那是多少年的事情了····

    只是现在依旧是那样的动作,依旧是相同的两人,只是在梦琉璃的眼中害羞、兴奋、快活的神态之中突然抹上了一丝犹豫,一丝踌躇,一丝无奈。

    “放他们走好吗?”

    “不可以!”萧云的眼光突然间变得凌厉。

    萧云探手抓住梦琉璃的手,身形一起,两人同时起身,随同两剑交击,两人一分,各自持剑以对。

    一片的南宫心怡早就等待着萧云缠住梦琉璃的机会出手杀人,不料却是被两人的剑术所吸引,这是什么啊,难道传说中的打情骂俏也可以这样?

    南宫心怡不由得羡慕、嫉妒、恨来,羡慕两人之间的情意浓浓,嫉妒梦琉璃更是恨萧云从未对自己这般动情。

    南宫心怡一阵心跳加速,但是她也知道萧云怕是借助这种办法缠住梦琉璃否则,依靠萧云现在的伤势,难以抵挡梦琉璃的强势,当下提剑冲出自左杀向萧懿航。

    萧懿航等人刚刚退进树林,人影绰绰还清晰可见,就在南宫心怡追到林边将要进入林中的一刻,心中莫名一震,一股心悸的感觉充斥全身,与此同时一股极强的怨念直冲脑际。

    这股怨念强大至极,让人莫名受其感染,同时心浮气躁起来,似是自己带着这股怨念就要摧毁一切,毁灭一切,如此才可以解开心头的不快。

    就在此时眼前一道碧影闪现,同时一道寒芒直刺胸口。

    南宫心怡大骇,同时怨念冲击之下,竟是失去方寸,竟是不躲不闪,挥剑向着对方斩去。

    “西子捧心!”

    一出手就是绝招,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有余地,这就是怨念的影响。

    这一剑斩出绝对不是南宫心怡的风格,因为这一招发出竟是破绽百出,根本就没有施展“西子捧心”的姿势和手势,但是南宫心怡受到怨念影响心中只有一股杀念冲击意识。

    任何武功的发动都需要一个条件,有着相对于的姿势,无论是出手姿势还是身体姿势以及地势的影响都要考虑。

    以前南宫心怡没出一招都会做好铺垫,一招尽,手、脚、腰、身、剑都达到出手下一招的最佳姿势,所谓行云流水、顺其自然正是如此。

    但是现在的南宫心怡根本就没有准备好“西子捧心”的出剑必要条件,而是硬生生的打出这一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