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怨念影响的南宫心怡心思已乱,根本就没有准备好“西子捧心”的出剑必要条件,而是硬生生的打出这一招,可谓是破绽百出。

    对方一见南宫心怡一出招间出现的破绽,冷笑一声,右手一柄长剑竟是一个封挡,竟是以巧力将南宫心怡这一剑荡开,同时左手一把短剑一抹,一道寒光向着南宫心怡的脖子抹去。

    森寒的剑气刺激的南宫心怡脖子上的鸡皮疙瘩冒起,顿时让她清明过来,但是面对着这凌厉的一杀,再想躲闪已是不能,当下左手一伸,竟是以手抓向抹向自己脖子的短剑。

    短剑锋利无比,来势又快,单凭着手却是难以抓住,南宫心怡这一抓就像是自己的手送上前去等待的结局就是被短剑一划而断。

    南宫心怡真的会是失去方寸,螳臂当车的以手去抓这划来的短剑吗?

    南宫心怡伸手一抓,竟是将那短剑抓在手中,此时却是看的南宫心怡的手已经不是手,赫然是一副幽幽爪骨,本来一只白皙柔嫩的玉手,如今却是变成幽幽白骨,一只骨手牢牢的抓住了那柄短剑,与此同时南宫心怡被荡开的右剑一个回转,竟是从侧直接削向那人的脖子。

    南宫心怡出其不意的一招,竟是占得先机,一剑侧削,让对手抵挡不能,只能躲闪,但是躲闪的话手中的短剑却是不能抽回。

    要么丢剑躲闪,要么就是丢命。

    那人几乎没有选择,当即弃剑,身形爆退,就是如此肋下也被一剑划破,水绿的衣衫

    “刺啦”一声划开一条大口子,同时鲜血奔流。

    “你的怨念早已惊动了我,你以为你的偷袭还有效吗?”南宫心怡冷哼一声,将短剑握在左手之中,此时左手依旧白皙柔嫩无比,哪里还有白骨般的幽森恐怖?

    “九阴白骨爪?”那绿衣女子大惊失色。

    “正是,难道很奇怪吗?”南宫心怡说话间上前一步,这一步跨出身形随着微微改变,正是绝招出手的前奏。

    “西子捧心!”

    同样的一招西子捧心,这一剑刺出南宫心怡犹如西子心痛捧心,病态犹存,愈增其妍,但是这一剑却是冷冽异常,冰寒的剑息锁捆八方,丝毫没有破绽可寻。

    一剑出,天地染白,草木附冰,“咔咔”声响不绝,竟是在一瞬之间被冻裂,道道冰凌似刃切割,冷冽寒冬冻毙一切生机。

    这才是“西子捧心”。这才是南宫心怡的真实实力,先前的一记“西子捧心”只不过是诱敌的一击而已。

    那绿衣女子大惊失色,她也是生活在寒冷之地,却未曾知晓居然还有如此寒冷的气息,这寒冷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寒气入体竟是阻挡体内真气流转,让对手行动都是一滞。

    “死来!”

    南宫心怡一剑已让对手陷于剑势之中,长剑微颤,“西子捧心”最后一刺,直击那绿衣女子胸口。

    那绿衣女子脸色变得煞白无比,万没想到南宫心怡的武功竟是如此高深,仅仅一招就让她身陷险地。

    眼睛那绿衣女子就要殒命,就在此时一道红影出现,竟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那女子一出现就是一拳,这一拳轰出,竟是以她的拳为中心形成一个劲气涡旋,产生巨大的吸力,似是将周围的空气都吸入那一拳当中,随即那一拳将所吸纳的空气同强悍无比的劲气一拳轰出。

    这一拳似是雷霆震动,这一拳似是流星坠地,正是一记碎星拳。

    南宫心怡也在震慑这一拳之威,当即撤剑躲闪,不料那红衣女子一拳轰开战局,她双脚一踏地,大地震颤,一拳直捣,划破空气一阵爆响。

    这等拳势竟是让人产生一种无法抗拒之力,南宫心怡身形再退,那女子一踏地,旋腿来踢,眨眼间竟是踢出十几脚。

    漫天都是腿影,横扫八方,一颗树被一脚踢中,顿时“咔嚓”一声,大树拦腰而断。

    萧云和梦琉璃都被南宫心怡那边的动静吸引,萧云一看顿时心中大吃一惊,他竟是一眼认出埋伏杀出的两人是谁。

    两人正是冰宫不泪天的高手,武林中的被称为血魔女的强大存在,正是绿衫和红衣。

    红衣拳脚交加,在气势上一顿连击竟是将南宫心怡压制,让对手难以招架,只能不住的躲闪,而在一边的绿衫此时已将体内的寒气逼出,随后竟是持剑来攻南宫心怡。

    “果然有埋伏!”萧云一惊就要摆脱梦琉璃,不料梦琉璃却是身形一动挡在萧云面前。

    “我不允许你伤害萧懿航。”

    萧云知道在劝说也是无用,他想着尽快的摆脱梦琉璃的纠缠,将南宫心怡救出。

    红衣出手狠辣,若是被她打中非死即伤,眼下的红衣武功更是精进,拳脚之间更是犀利,拳脚过处天崩地裂,树折岩石崩。

    一片的绿衫怨气冲天,冲击南宫心怡的脑海,同时她的剑快速凛杀,截断南宫心怡后路。

    南宫心怡斩情决剑法施展出来,与两人游斗,南宫心怡处境越加不妙,渐渐的竟是向着不远处的悬崖逼去。

    萧云大骇,想要摆脱梦琉璃,但是梦琉璃的武功也是出于萧云的意料,师姐就是师姐,尽管自己奇遇良多,但却不知梦琉璃的武功竟也是深厚无比,两人再也不是“惋红剑舞”诉说情意,而是各凭本事较量高低。

    一者急于救人,想要摆脱纠缠,一者却是阻挡救人,纠缠不清,本来情投意合的师姐弟,竟是最终拔剑相向。

    萧云一剑开锋,双眼之间现出呆滞无神之色,乃是全心沉入意境,软剑灵蛇乱舞,人随剑意走,乘身扶风,绝世轻功配合剑势宛如云海剑游。

    梦琉璃手中碎星剑势直来直去,一剑出即使毁天之势,一剑回也是天崩地裂。

    两人一柔一强,一者是软剑云游,一者是刚剑硬撼,萧云竟是脱身不开。

    山风呼啸,萧云自然之境有感,顿时剑势如风,化作如风剑势。

    “风,无常变!”萧云一声喝,剑势如风变幻无常,诡异而又快疾,就似是狂风吹拂,无孔不入,竟是一招逼退梦琉璃,随后萧云施展出烟云三折绝世轻功,脱开梦琉璃的纠缠。

    此时南宫心怡那边战事有变,南宫心怡已经落入到了危局之中,萧云还来得及救援南宫心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