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武功出乎了南宫心怡的预料,硬碰硬之下却是再也难以支持,又被其一掌击中胸口,整个人都被击飞,空中留下一连串的血花。

    “可惜,多好的一个鼎炉就这么浪费了。”绿萝冷笑一声就要上前给南宫心怡补上最后致命一击。

    就在此时萧云赶到,身形飘动之间已到南宫心怡身前,接住南宫心怡,才免去了她重重摔在地上,造成二次伤害的危机。

    南宫心怡大口呕血不止,萧云连忙封住她身上数道穴位,缓缓渡气,这才让南宫心怡缓过了一口气。

    “云,我···对不····”

    “不要说话。”萧云伸出一指挡在南宫心怡的唇边,“更别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谁,倒是我连累了心怡姐姐了。”

    “临死还在打情骂俏?萧云,我们待你如何,你还记得你在天道山上被人欺凌的时候吗?要不是航出手救你,一直的护着你和那个丑丫头,你早就死在天道山上了,没想到你却是有了奇遇,更是抱住了丰小依的大腿,有了今天的造化,竟要与航抢夺他必得之物,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不成?”绿萝怒目横眉指责萧云。

    “当初天道山上的照顾萧云十分感谢也十分感激,正如绿萝姐姐所说没有萧懿航的照顾,我萧云活不到今日,但是自从我跳崖死里逃生之后与你们相遇是在岳蓝城外,当时随你们一同前去云雾城做任务,那时候他却是一心想要杀我,这么久了我没有找他的麻烦也正是为了昔日的恩情,如今这恩情早已消磨殆尽,萧云再无心中愧疚。”

    “你心中无愧?只能说你的脸皮已经厚道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种厚脸皮已经达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你刚也说了,航在云雾城的时候要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绿萝冷冷的道。

    “为什么?”

    萧云对这个问题也是纠结了很久,他的唯一理由就是张馨菲,也就是那时候的白菲,当初萧懿航见到白菲的时候眼神就被她吸引,白菲和自己在一起让他嫉妒了,他这种人是可以同患难,不可同富贵的存在,就像是扎木合,允许和势力不强的铁木真互称“安达”,却不允许比自己强大的铁木真存在。

    “你不知道为什么?当日要是你自己独来,我想航一定不会这样对你,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是和白菲在一起。”绿萝恨恨的道。

    萧云苦笑一声,“和我想的一样,有时候嫉妒和心中的不服让人产生了恶毒的念头,这也怪不得他,他本是天之骄子,怎会允许我这样的人物爬在他的头上,我在你们眼中始终就是那个受人欺负的绿豆芽,而不该占有一切美好的存在。”

    “你真的这么理解航?你错了,错了,大错特错了,哼,萧云,我问你,你今日是如何进我彀中的?”绿萝冷笑问道。

    “如何进你彀中?”萧云皱眉不已,“你是说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引我入彀?”

    “正是如此,这叫一报还一报,你以为这只是因为云雾城的原因吗?”绿萝道。

    “一报还一报?”

    “之所以能将你引到此地,就是因为梦霓裳,你是不是见到航与梦倪裳亲热,你就受不了了,现在梦倪裳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们已经分手了,她已经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了,不是吗?”绿萝的一句话狠狠的戳中了萧云的痛处。

    “你很愤怒,因为在你的心中梦倪裳还是你的女人不是吗?但是梦倪裳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她和别人亲热又关你什么事?你怒不可遏的冲了过来,又是为了什么?你心中的愤怒,心中的痛苦你可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么你就应该理解航。”

    “理解他?我为什么要理解他”萧云皱眉。

    “难道不应该吗?你知道你身边的白菲是什么人吗?知道她和航的关系吗?我告诉你,白菲正是航的未婚妻,原本航之所以疲于奔波的跑任务赚钱,就是为了要给白菲一个最盛大的婚礼,可是他见到了什么?他见到了他的未婚妻被别的男人牵在手中,与别的男人打情骂俏、眉目传情,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萧云顿时怔住,他万万没想到张馨菲居然是萧懿航的未婚妻,但是这怎么可能,即使这是真的张馨菲没有理由隐瞒自己,毕竟两人已经有了数次的肌肤相亲,而且也是向她表明了态度,她不应该隐瞒这点才对。

    萧云的脑海当中不由得回想起来当初的情景来,一幕幕,就像是电影一般的在脑海之中重播,他想从中探寻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就在萧云沉浸在往事的回忆的同时,一道犀利至极的剑光疾刺而来,同时一股滔天怨念直冲萧云的脑识,竟是在一旁的绿衫趁机出手。

    与此同时,绿萝也是剑身一颤,同时在旁封住萧云退路,更是一股强劲无比的拳劲轰然入局。

    萧云大吃一惊,万没想到对方会在此时发动突袭,同时他也注意到了一旁的红衣居然也加入了到了战局之内,那一股强劲无比的拳劲正是她所发。

    萧云怀中南宫心怡已经失去战斗力,当下又面临三面夹杀,同时一旁的梦琉璃手持碎星剑,俯视整个战局。

    萧云施展出烟云三折,空中三次变相,躲过红衣狂沛无比的拳劲,同时也将绿衫的一剑躲过,却是被绿萝从旁一剑划伤。

    萧云怀抱南宫心怡落地,看向绿萝,这一刻他什么都懂了,原来绿萝却是以言语拖住自己,让自己失去了给南宫心怡疗伤的机会,同时绿衫却是加快给红衣疗伤,直到红衣恢复了行动能力,拳脚间的功夫也恢复了三成,三人同时发难。

    “好心机!”

    萧云单臂怀抱南宫心怡,一手执剑,遥对三人。

    绿萝冷笑一声,剑上凝气,一挥之间三道凌厉剑气袭杀,与此同时绿衫怨气再次冲击,同时手中阴阳双剑出手,竟是双剑脱手飞出。

    “幽怨双铧!”

    双剑似是铧犁卷向萧云,双剑翻飞起舞,所过之处土地都被剑气铧开,气势一时无两。

    阴阳双剑空中旋飞,绿衫幽怨冲天,随着怨气鼓荡,双剑空中飞旋,竟是依靠幽怨之力催动双剑飞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