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已经看清局势,乃是让萧云放弃她,如此一来萧云可得生机。

    萧云并不答话,只是把南宫心怡揽得更紧,这已经是给了南宫心怡了一个完美的回答,萧云是不会放弃她独自逃生,这让怀中的南宫心怡忍不住的热泪盈眶。

    萧云竟是不抵挡五阳火燎原,更是没有逃向梦琉璃所留破绽之地,径直向着悬崖跳去,两人居然跳崖逃生。

    如此高的山崖,如此重的伤势,跳崖无疑就是送死,更何况萧云还抱着一个没有了行动之力的南宫心怡,这一跳的结局如何?

    梦琉璃手持碎星,站立崖边,看着深不见底云雾翻腾的崖下,若有所思。

    “怎么?他们死了没有?”绿萝以剑柱地来到梦琉璃身边。

    “不清楚,我那一剑本来可以功成,但在最后似乎被一道力量挡了一下,也不知他们生死,不过这悬崖高深,崖底状况不明,他们两个身受重伤,即使没死怕也讨不得好去。”梦琉璃脸色因寒如冰。

    “要是他还活着,倒是一个麻烦,现在就好的就是找到他的尸体,即使她没死,也是最佳的对付他的时机。”绿萝说着看向梦琉璃。

    “眼下不是要对付他们,而是我们要逃命,有人过来了。”梦琉璃说着转身看向身后,“我拦住他们,你们快走,对手很强是两人,是展玉辉和梅疏影,不对,还有一人,是····叶可卿。”

    “什么?怎么可能?叶可卿怎么可能脱离月缺冯雷前辈的掌控,他可是断魂山的护法高手?”绿萝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难道你没看出来,那冯雷一开始就没有用尽全力,否则叶可卿哪里是他的对手,还不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梦琉璃说完,寒着一张脸转身而去,只留下一句冷冷话语,“不要让霓裳出事,否则,我的剑下无情。”

    绿萝心下犹豫,但是眼见着绿衫已经抱去红衣向着林中走去,无奈只能跟上。

    不远处两道人影快速接近树林,同时一片紫雾弥漫席卷而来,快速接近两人,顿时紫雾之中迸射寒光,眨眼间向两人攻出数剑。

    梅疏影艳刀急挥,却是施展“封”字决,只守不攻,同时斩刀也是封住叶可卿的剑势。

    “先别动手,萧云是我们的恩人,我们不是敌人。”梅疏影急忙向叶可卿解释道。

    “你们可信吗?”叶可卿剑势激荡,出手就是昆仑绝学“浑海天光”。

    一招出,似是大海掀波浪,只是隆动的不是海涛,而是地面,大地隆动间竟是两人逼退,紫色云雾旋成紫色风暴迅速向着萧云方才大战之地而去。

    紫雾散去,叶可卿凝身而立,看着满目的疮痍,心中戚戚,竟是不知萧云下落。

    不远处梅疏影和展玉辉赶来,却不靠近,唯恐叶可卿误会,再次动手。

    “我相信你们,若是你们敢有异心,我叶可卿不饶你们。”叶可卿说完身化紫雾,向着林中追去。

    “我们去不去看看?”展玉辉咳嗽两声,显得中气不足。

    “去看看,毕竟萧云也救了我们的性命,这个恩情不是一个误会就可以揭过的。”梅疏影倒是恩怨分明。

    萧懿航等人向着林中方向退去,一路之上的杂草都被踩到,倒是暴露了这行人的行踪。

    “唯一的软桥已经被毁,作茧自缚,我看你如何逃走?”身化紫色雾气紧追而上,却是不见萧懿航等人的踪影。

    人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地方就这么大,能去了哪里?

    叶可卿一掌身形,窜上一棵高树,几个起落竟是站在了树端之上,人踩在树叶上,随着山风吹舞着树冠晃动不止,叶可卿的紫色衣裙更是猎猎而舞,整个人就似是仙子临世,鸟瞰大地苍生。

    叶可卿举目观瞧,蓦的就是眼光一缩,因为在悬崖的对面她看到了几个人影,其中一个就是萧懿航,还有昏迷不醒的梦倪裳。

    在悬崖正中却有几个人影,向着对面而去。

    人怎么可以踏空缓缓平直而行?

    叶可卿身形一动,紫色云雾升腾向着那处悬崖方向而去,与此同时地面上两道人影疾驰,却也是知晓了对方的行踪。

    展玉辉和梅疏影当然不是发现了萧懿航的身影,而是他们本就知道有那么一条出路,他们根本就没有走任何的冤枉路,直接向那边去了,确是比叶可卿早到了一步。

    展玉辉、梅疏影刚到崖边的时候,确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追过去。

    追过去凭借两人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若是不追下去,眼看着对方就此逃脱,也是心中不甘。

    两人正在犹豫之时叶可卿却也是到了。

    “怎么回事?”叶可卿向展玉辉和梅疏影两人问道。

    “萧懿航事先再此埋下了一条肉眼难以看的道的透明丝线,他们就是借此丝线逃脱的,我们夫妻却是不知该不该追上去,因为我们身上有伤,即使追上去也不是对方的对手。”梅疏影解释道。

    叶可卿冷哼一声,手中湛蓝宝剑之上水光一闪,顿时一道水波荡漾,顿时发现了丝线所在,然后毫不犹豫的一剑将那丝线斩断。

    “你们若是追上去就像他们六人一样。”叶可卿说着看向悬崖之上。

    此时丝线上却是正有六人,非是别人,为首的正是绿萝,身后就是清尘远和叶梦色。

    原来沈四带着受伤的萧懿航和昏迷的梦倪裳先行逃走,同时还有风无忌以及小天阴等人先行过了这悬崖,本来清尘远和叶梦色也应该随着几人一同而去,不料清尘远却是要执意留下来,他还想着自己同门的两个师姐埋伏之下,萧云必然身死,这个时候不痛打落水狗,还待何时?

    叶梦色也是坚信红衣和绿衫出手,萧云万难有活命的机会,同时她也对风无忌重伤而愤怒,要为他报仇,同时更是担心清尘远一个人留下不放心,两人自告奋勇的要留下来殿后。

    但是两人还没用来得及到战场之上,已经远远的感觉到了大地的颤抖,同时大战的劲气爆炸也让两人心悸,这已经不是两人可以参与的战斗了,这样级别的战斗也只能仰望。

    两人到底面对着如此强势的战斗,有何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