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梦色和清尘远见到对战的劲气爆炸让人心悸,顿时止住步伐,瞭望战场,片刻之后却是绿萝和绿衫带着受伤更重的红衣仓惶逃来。

    五人合在一起,哪里还敢耽搁,向着预先留下的退路逃脱,却是行至多半,眼见数十步就要踏上对面的五人就已经发现了展玉辉和梅疏影的身影。

    “叛徒!”绿萝暗骂了一声,同时脚下加快,同时将手中的剑拔了出来,却是一手握剑,一手握着剑鞘展开双臂,做平衡状,极速而行。

    “快走!”绿衫也是大急,连忙背起红衣,同时手中更是红衣腰间的带扣捏碎,握在手中。

    清尘远和叶梦色也知道对方赶到,叶梦色在前,清尘远殿后,但是清尘远并不着急。

    “他们敢追来,我们早已到对岸了,我让他们死在悬崖之下。”清尘远冷笑练练。

    “糊涂,快走!”

    叶梦色顿时浑身出汗,这种情况下对方还会来追吗,回头一看清尘远还是不急不忙的走着,似乎走得更慢了,却是有意让对方追赶,拿自身当诱饵,计划着无论对方如何赶过来自己都先一步到对岸,然后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快走!”叶梦色脸色巨变,本来就要向前奔去,却是硬生生的止住,伸手拉住清尘远。

    “着急什么?让他们追来,我们好半空将她们击杀,要是我们走得急了,对方不追怎么办?”清尘远丝毫没有感觉到危机反而自以为得意。

    “他们不会追,他们会断丝桥。”叶梦色急急的道。

    “什么?”清尘远这才知道危险,刚要向前而去,却是突然间感觉到脚下丝桥一阵颤抖。

    与此同时绿萝双脚一点丝桥,身体腾身而起,向着对面山崖挑去,与此同时绿衫也是脚点丝桥,人已脱开丝桥,身子腾空。

    就在此时清尘远和叶梦色脚下丝桥一软,竟此断裂,两人脚下一空就向下跌落。

    “梦色,是我连累你了。”清尘远已经知道两人必死,这个时候他已经绝望,竟是全身一用力,劲气催到掌上,一掌拍在叶梦色身上,竟是一个推力,将叶梦色推开,同时手中连剑带鞘向前一抛。

    “梦色,我···喜欢你。”一句话,曾经别在心中数载不曾说出,到了绝望之时却是终于出口。

    清尘远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这句话憋在自己心中多久了,终于说出来了,这一刻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尘远····”叶梦色的身形急速向前飞去,同时看到清尘远向下疾坠而下的身体。

    叶梦色心中一阵绞痛,但是头脑还算清醒,借助着清尘远的一推之力,身形快速向前,但是清尘远给她的这股力终有尽时,就在此时她的脚下竟是清尘远临掉落前抛出来的那把剑。

    叶梦色脚尖点到剑身,身形再次借力弹起,这一刻却是足够她双脚踏到对面的悬崖之上。

    “尘远····”叶梦色此时泪水涟涟,一直以来对她言听计从的清尘远,竟是为了自己牺牲性命。

    与此同时绿萝却是抛出剑鞘和手中剑,身形两次借力,安稳落到悬崖对面,而绿衫背着红衣更是早有准备,当下绿衫将捏碎的玉佩抛出,脚踏碎玉而行,也是安然落到对面。

    “梦色,不要伤心难过,这是命,也是清尘远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你要怪,就怪萧云,是他杀了清尘远。”绿衫身上怨气滚滚,竟是这一刻感染了叶梦色。

    “梦色多谢师姐教诲,今日这仇恨,梦色记下了。”

    绿衫回头看了看对面悬崖,见对面站着三人却也是心中骇然,“这么快就赶来了,难道梦琉璃这么快就被对方解决了?”

    绿萝看到了绿衫脸上的疑惑之色,出声道:“梦琉璃与萧云本是师姐弟,我想她根本就没有拦截叶可卿而是去山崖下寻萧云去了,你也清楚,梦琉璃根本就没有受伤,她要是从这里跳下去根本就不可能摔死。”

    “原来如此,他们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我们走吧,航是不是已经等得急了。”绿衫道。

    萧懿航设下局势,战局没有按照他的设想进行下去,这一战下来月缺冯雷没有大杀四方,就连一个婉媚幽兰叶可卿都没有拦住,也不知道现在人在何处,同时展玉辉和梅疏影叛变,而自己这边更是死了小七子中的五人,还有一个清尘远,除了武功不值一提的沈四更是人人带伤,这一战可谓是失败至极。

    “我们或许还有收获,百花宫四大长老可不会轻易输给一个小丫头。”绿萝提醒萧懿航道。

    “她?我本就对她不报任何幻想,无论她的成败我们在这里都没有了立足之地了,要么低声下气的活在萧云的掌控之中,要么就要绝地反击,我们该想想下一步的退路了,我萧懿航不认输。”萧懿航恨恨的道。

    “这么大的阵势,自由帮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自由帮是想坐观龙虎斗?”绿萝不解的疑惑起来。

    “他们都是一群老狐狸,无论我和萧云谁胜谁负,都对他们有利,而一个失败者对他们而言更是无足轻重,他们不落井下石已经谢天谢地了,我们还想他们会出手阻止这场大战,等着他们救我们的性命,死了这条心吧。”萧懿航却是看的清楚。

    “那怎么办?”绿萝也是担忧至极。

    “给莫林飞鸽传书,让他自己小心,我们去南疆,我娘已经掌握了南疆百花谷,依靠百花谷的力量横扫南方简单至极,从此在南方占据一片天地,也并不是没有机会,更何况我还有另一重身份,直到最后关头,还可以凭着这张王牌席卷武林,我萧懿航不会这么屈服。”萧懿航单手紧紧的握了握,咬牙切齿的道。

    “这一战我也看出来了,依靠别人的力量始终是不保险,最后关头总会出现变故,一切都需要自己变强才是正途。”绿萝恨恨的道。

    “绿萝,你说的没错,只是····”萧懿航有些犹豫。

    “没有办法了,航,为了你,我可以做出任何牺牲,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绿萝郑重的道。

    “这····”

    “不用犹豫了,不过,航,你也要自己努力。”绿萝说着看了看身边的人,“你的机会多的是,还有那个梦琉璃。”

    “梦琉璃的事情,我会解决,现在她的妹妹已在我的掌控之内,她逃不掉的,你····要小心了。”最终萧懿航还是答应了绿萝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