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下定决心做出重大牺牲成全萧懿航,同时提醒萧懿航也要抓住机会。

    “航,你也要自己努力。”绿萝说着看了看身边的人,“你的机会多的是,还有那个梦琉璃。”

    “梦琉璃的事情,我会解决,现在她的妹妹已在我的掌控之内,她逃不掉的,你····要小心了。”最终萧懿航还是答应了绿萝的要求。

    “放心,我会等着你,航,等我们再见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只是····到时候你要嫌弃我。”绿萝脸色有些难看。

    “不会的,绿萝,你明白我的心思,无论你遇到什么,我始终对你情意不变,你和我在一起多少年了?我记得我从记事的时候起,就是绿萝姐陪伴在我身边,这种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难道绿萝姐姐对我没有信心?”

    “你们不要在这里打情骂俏了,现在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否则萧云的人手追赶上来,我们人人受伤,怕是死无葬身之地。”绿衫恨恨的道。

    “绿衫姐姐,我们先回丰荫城,丰荫城中还有我们数千人手,即使自由联盟想要对我们出手,也要犹豫一下,我们趁这个时间恢复实力,要是自由联盟先不向我们动手的话,我们还可以在丰荫城多留几日,寻机对付梅剑山庄。”萧懿航提议道。

    “如此甚好,只希望那迷云谷阵法能够困杀几人,也算这次没有白来。”几人商议了一下,却是绿萝独自离去,余下众人却是向着丰荫城而去。

    山崖上的大战也将进入尾声,远远一片紫黑映天,各色气劲光芒在其中闪烁不停,同时爆炸声响,不断,看起来斗争依旧剧烈无比。

    叶可卿几人却是不敢靠近这片战场,这是毒阵的封锁范围,在场的所有的人都不敢轻摄其锋,即使是叶可卿这等武学高手,也是不敢靠近。

    这里已经是数个毒阵叠加,先是以毒阵互斗,竟是不分输赢,如此之下竟是进入到了刀光剑影的战斗。

    萧懿影手中的千幻流刃舞动,化作道道光点似是花粉弥漫身周,不断消融对方的攻击力,而面对着四人联手攻杀,却也是难得反击之功。

    四长老原本是百花谷的上代谷主花弄玉的贴身四剑使,深得花弄玉谷主所传绝学,所施展的竟也是四季剑术,由四季阵法加成剑势,竟是逼得萧懿影无有还手之力。

    “真想不到,你们四个老不死的居然这么厉害,佩服,佩服,不过我听说四剑使都是圣女身边的护法,你们圣女都死了,你们怎么不去给她守灵,要是你们圣女知道你们四个还在这里兴风作浪,你说她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面爬出来,掐死你们?”

    “敢侮辱我们圣女,你找死?”其中那花怜红冷声喝道。

    “呵,我还以为你们心中没有圣女了呢,否则也不会跑出来了,怎么?是谁给你们的命令出山的,是现在的圣女吗?我很奇怪到底是谁让你们不辞辛苦的跑这么远来杀我的,难道你们忘记了圣女的教诲了,还是以为她死了,没人制服的了你们?还你们心中根本就没有圣女的存在,或者还当是你们圣女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小丫头?”

    “你再敢侮辱我们圣女,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花怜雪冷喝一声,同时手中施展冬雪剑势滚滚而来。

    “你说你们四个老不死的,还当是圣女的奶妈吗?别看圣女是被你们养大的,就可以随便的不拿圣女当回事,要是我是你们圣女,我就让你们陪葬,生生世世的照顾她,也省的以后祸害世人,你们这群老不死的。”

    萧懿航的嘴始终是大杀器,手上的功夫无法反击,但是嘴上却是不停。

    一般之人都是运气与身,甚少开口说话,因为一说话就会泄气,使得功力发散,但是一般之人强招出手的时候都要喊一声,因为借助这样喊的时机把聚集而出的力量散释放发出去,但是除此之外却是都不怎么说话,因为一说话就会散功,更会使得精神力不集中。

    萧懿航不在乎这些,因为她的内功十分浑厚,但是她的身材却是大大的阻碍了她的武功发挥,这让她有着足够且多余的力量供她的嘴说话,同时她这嘴却也是有另一只功能,那就是催动音攻攻击对手,或是影响对方的心理,或是直接冲击对方的经脉、身体,都起着不小的作用。

    萧懿影喋喋不休,竟是句句诛心。

    “你们四个老不死的,在圣女死后,不想着殉葬,更不想着给圣女守灵,反而是戕害她的后代,你们该死!”萧懿影话语突然间变得剧烈起来。

    “还记得吗?圣女的女儿死在你们面前的时候,你们可是有过一丝怜悯,圣女交代你们的一切你们可是办到了,你们还有何脸面句句维护圣女尊严,圣女在你们的心中真的那么重要吗,要不是你们四个老不死的,你们圣女会死吗,会死吗,会死吗?她的死是不是很蹊跷,是你们谁动的手,又是谁勾结外人戕害圣女?”

    “你,你胡说什么?”花怜杏冷喝一声。

    “就是你,这个老不死的,我还记得圣女的女儿是不是临死之前喷了你一身的血,你可有救她性命,要是那个时候,你们没有逼她,她会死吗?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圣女的女儿的吗,你们的圣女知道他死后她留下来的最信任的人就是杀他的凶手,还将她的女儿逼死,你说她会不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半夜出来咬你们···”

    “你···你怎么知道?”花怜杏顿时慌了,却是一瞬间出现了破绽。

    “花影针锋!”

    萧懿影趁机发动反击攻势,瞬间打出银针,针锋之上绽放着花影刺杀,不过这一针依旧难以建功。

    花怜杏一剑扫落银针,同时浮躁的心开始镇静下来。

    “不要被她的言语迷惑心神。”华怜碧说道。

    “还有你,还有你,还有你,四个老不死的当中,就属你最不要脸了,你勾引别人的男人,而且还是老牛吃嫩草,人家比你下了足足十七八九二十岁了,你也去勾引,你说你要不要脸,更是不要脸至极的出卖圣女,给圣女下毒,要让她难产而死,怎么样,就你那点能耐毒也想在圣女面前显摆?”

    “你···你胡说什么?”花怜碧顿时也不冷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