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浪打发走了刀狂聂心与剑痴田竹盈谈论双剑合璧。

    “你不是尽得逆乱阴阳天元道武学之妙,这不是最快捷的法门吗?再者眼下武林群雄并起,你的武功难道不想有一个突飞进展?”元浪说着轻轻的挑起田竹盈的下巴,看着田竹盈,同时无形脑波不断冲击田竹盈的脑识。

    剑痴田竹盈微微一怔,眼神一阵的迷离,随后微微一笑,“全听夫君吩咐。”

    元浪哈哈大笑,上前将剑痴田竹盈横抱而起,向着自己的卧房之内行去。

    元浪与田竹盈开始双休双剑合璧之术,准备进入剑灵山。

    丰荫城萧懿航的府上。

    萧懿航怒气冲冲而回,梦倪裳给他满上一杯水问道:“又是怎么回事?”

    萧懿航将联盟会议向梦倪裳讲述了一遭,随后道:“萧云这是摆明了要挤兑我们替天行道帮会,真是可恶至极。”

    梦倪裳冷冷一笑,“萧云的阴险你们还是不清楚,他最擅才的就是仗势欺人,这是阳谋,他肯定会趁机克扣我们的资源,从而让我们失去人气,逐步削减我们的势力。”

    萧懿航冷哼一声,这点他也想到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梅剑山庄之中多为商队,而剑堂之中的高手也是有限,不过萧云和丰小依倒是各自领导一队暗堂,其中高手却是不少,若是想办法将这两支暗堂消灭,梅剑山庄机会就没有了战斗力。”梦倪裳道。

    “我这我也清楚,可是想要将这两支暗堂消灭干净却是不易,霓裳,你在梅剑山庄时间最久,对这两支暗堂有什么了解?”萧懿航道。

    “梅剑山庄防守严密,即使是在丰寰城中也是防守甚严,不过出了丰寰城他们的防御就很弱。想要消灭这两支暗堂,在山庄之中动手是不可能,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山庄之外动手。”

    “萧云领导的暗堂堂主是鬼骷髅曹贺,这个人武功不怎么样,鬼点子却是奇多,更是从不出丰荫城,惜命的很,也从不涉险,除非是有萧云的命令,而另一支暗堂的堂主是草上飞于浩光,这个人爱慕丰小依,更是以她唯命是从,就是萧云的话他也不听,这就是两个人的特点了。”梦倪裳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

    “假借萧云的命令?以丰小依唯命是从?”萧懿航转着眼睛寻思着这两个人的特点。

    “很简单,假冒萧云去梅剑山庄,然后将鬼骷髅曹贺骗出,这点并不难,同时传出丰小依被困,我想那于浩光定然不顾一切的冲出,很简单吧。”梦倪裳想着腻在了萧懿航的怀中。

    “简单,真的是简单至极,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萧懿航哈哈大笑着拦住梦倪裳,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梦倪裳娇羞无比,嗔怒道:“别这么猴急,晚上人家还不是任你为所欲为?”

    “呵呵,好,晚上,一定。对了,霓裳,我给琉璃姐送去的酒她喝了没有?”萧懿航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

    “酒?什么酒?我姐姐很少喝酒的,除非是遇到了什么伤心难过的事的时候才偶尔喝一点的,别的时候根本不喝酒。”梦倪裳瞪着大眼睛认真的道。

    “可是我上次看到她喝了?”萧懿航也是很认真的道。

    “假的吧,我姐姐有时候也不愿意拨人的面子,看起来像是喝了,其实并没有,只是倒在了衣袖里面而已,而我姐姐的内功精湛,那酒倒到衣袖里面之后立刻就被蒸干了,所以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怎么,你也受骗了不是?”梦倪裳嬉笑道。

    “那琉璃姐喜欢喝什么?我总觉得该金尽地主之谊了。”萧懿航愧疚的道。

    “她喜欢喝清茶,特别是一种雨花茶,传说这种茶的茶花只有在清晨而且还是雨后天晴才会开花,要是等太阳出来了这茶也就不能要了,要是阴天不出太阳,这茶也不好,所以必须是清晨的雨后天晴那一刻的茶才是最好,也是我姐姐最喜欢喝的,不过这种茶实在是太珍贵了,一般是买不到的。”梦倪裳道。

    “雨花茶?”萧懿航将它牢牢记住。

    “嗯,除了雨花茶之外还有一种雨前茶,都是我姐姐喜欢的,怎么,你想讨我姐姐欢喜啊,不过很难的,我姐姐可不是轻易被打动的。”梦倪裳笑道。

    “不轻易被打动吗?”萧懿航心中冷笑,“只要我在茶中配上我特制的药物,还不怕你梦琉璃不乖乖就范?”

    “对了,航,萧云他们还在丰荫城中吗?”梦倪裳抬起头来问道。

    “在,也不知道他们在丰荫城中做什么,跟踪的人说她们去过孙剑书的府上,出来之后丰小冉去了醉红楼,怕是去见柔姑娘去了,萧云和丰小依却是在他们自己的府上不曾出门。”萧懿航道。

    “你···就让他们这样回去?”梦倪裳眼中露出寒光。

    “怎么可能?莫林刚刚回来,而且他还请来了一个帮手,那个人很神秘,带着黑色斗篷,也不怎么说话,不过看她衣着、动作却是女子无疑,莫林说那个人的武功简直惊天地泣鬼神,由她出手,相信萧云也难逃一劫。”萧懿航得意的道。

    “还有如此奇人,看来他们是回不到丰寰城了,如此一来正好派人假冒萧云将鬼骷髅曹贺和草上飞于浩光等人骗出丰寰城。”梦倪裳道。

    “看不出你这么恨萧云,他做人还真是失败啊。”萧懿航揽着梦倪裳哈哈一笑,一只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不定。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萧云对我不意,别怪我不仁,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他是你的敌人,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他要你死,我怎么会让他活?”梦倪裳冷冷的道。

    女人一旦变心,一旦狠辣起来,那是无比恐怖的事情。

    萧云在丰寰城中呆了十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就是一直的待在府中,倒是丰小依走访了联盟之中的各位长老,尤其是还遇到了陆雪云。

    陆雪云是陈天成的妻子,在神兵任务的时候遇到了月清明而出现了诡异的情况,致使整个联盟将近十万人惨死,同时紫云的死都很她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她的行为怪异,更是有着出轨的征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