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雪云毕竟是陈天成的妻子,而且在联盟最需要的时候她和月清明回来,带来了整个陆家的家产,这也让陈天成不得不接受她。

    很长一段时间陆雪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总会想道另一个男人,而且还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自己到底怎么了?

    回想起那时候的事情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事情却是偏偏发生了,自己和那个男人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这怎么可能?

    但是陆雪云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将脑海中的不适闷在心中,而且很显然那之后陈天成对她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更是陆雪云知道了陈天成与陆金岚的关系,让她心中十分的不舒服,但却是无可奈何。

    丰小依来访无意间陆雪云说出这件事情来,都是姐妹,说起来倒也是无所顾忌,虽然两人之间没什么深厚的交情,但是彼此也算一个熟悉,再加上陆雪云把心事憋在胸中也是十分难受,别说是熟悉的人了,就是陌生人她也会发发牢骚。

    “月清明?”丰小依皱了皱眉。

    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当初掳走叶可卿的人就是月清明,同时还有孙剑画,更是叶可卿说过月清明其实就是元浪。

    “雪云姐姐可是还能不能联系到这个月清明?”丰小依问道。

    陆雪云摇了摇头,“就像是梦中一样,说不出是事实还是梦里,有时候似是听到一阵笛音,感觉自己会生出很多奇怪的想法。”

    丰小依点了点头,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右眼,刚刚恢复了神通的左眼放出诡异的红芒看向陆雪云,只是她的那缕刘海遮挡着让陆雪云看不到那诡异的变化。

    丰小依在丰寰城转了一大圈,最后又回到了萧云的府上,十日之后,丰小冉也回到了萧云的府上。

    第二日三人结伴出了丰荫城,看方向是向着丰寰城的方向去的,这是要回梅剑山庄。

    丰荫城外是一处山谷,曾经萧云和丰小依就在此地遭遇过狙击,那时候要不是玉剑天骄夏柳儿暗中出手击溃元松竹的精神之力,两人还是凶多吉少,眼下又走到这片山谷。

    “这里是最佳的伏击之地,上次就在这里我们被埋伏,当初有人用盾阵对付云,用缠丝阵对付我,那次可真是危险了。”丰小依说道。

    “这里的确是伏击的最佳场所,萧懿航会不会再此埋伏我们?”丰小冉说着却是站在谷口之处。

    “山谷之中隐隐有杀气,这里面定有埋伏。”丰小依冷冷的道。

    三人看着眼前的山谷,山谷幽静,竟是连虫鸣鸟叫之声都没有,更是有着淡淡雾气飘荡,似是淡淡的杀气弥漫谷中。

    “机关陷阱之类的倒也不怕,只怕是里面隐藏着高手,萧懿航手下真意境高手却是有不少,姬红霞和云梦生,还有全真教派的小天苍了,除此之外就是梦琉璃和冰宫的人了,若是这些人围攻我们怕是凶多吉少。”丰小依看了看萧云和丰小冉。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就是几个真意境高手吗?我倒要看看里面埋伏下了什么厉害人物。”丰小冉说着举步迈入山谷之内。

    山谷幽静,三人走在谷中感觉幽森瘆人,脚下一段枯树枝被踩断,发出“咔嚓”一声响。

    三人身子一怔,就在此时大地一震隆动,地面之上“轰隆隆”一阵巨响,同时一道璀璨澎湃的血红剑气轰然而至。

    三人向旁一闪,这道澎湃剑气轰然爆开,顿时将三人冲杀,与此同时大地隆动不止,地面上升起面面墙壁,竟是迅速组成八卦阵势。

    八卦阵势一成,顿时将三人分开,三人之间再无照应,更是看不到对方。

    “原来是在此地设下阵势埋伏。”丰小依冷哼一声七绝剑骤然出鞘,剑光闪动间子剑飞出旋转斩向对面的墙壁。

    依照丰小依的想法这种阵势不过是土鸡瓦狗,一剑轰出即使是铜墙铁壁也会被轰开。

    但是丰小依想错了,因为对面的墙壁并非是铜浇铁铸,而是粘稠的胶质物。

    子剑旋飞斩入到了墙壁之上竟是被吸附住,同时子剑上的劲气都被那胶质物吸收,也不知引导到了何处,这一剑斩出竟是让子剑陷入墙中。

    就在丰小依一愣至极,一面大网从头罩下,丰小依剑起波澜,挥手间一道剑网迎着空中的大网飞去,竟是一招“剑罩人间”。

    以剑气之网欲要撕裂那空中罩下的大网,只是剑气粘到网上,瞬间消弭,四周电光疾走,竟是攒雷电之力罩下丰小依。

    丰小依向后身退,向着一处出口奔去,眼睛出口就在眼前,身前的墙壁一转,竟是将出口封住。

    丰小依一惊,挥剑直劈而下,即使再是怎样的胶质物,面对这一斩也要被展开,哪里想到丰小依的剑斩中胶质物墙壁感觉剑如泥沼,运转羞涩。

    剑上带着纯阳劲气划下,纯阳劲气炙热无比,若是草木在旁立即化灰,但是在这股炙热的劲气之下胶质墙壁虽被划开,但是之后又渐渐融合,剑抽出剑身上粘结着丝丝胶质物,犹如藕丝黏缠,剑竟是抽不出来。

    与此同时那张大网落下,丰小依一手遮挡,整个人被罩在网下,但是很奇怪的是这大网居然不落下,就搭在了几面墙上,就像是一个鸟笼困住丰小依。

    不过就在此时丰小依却是眉头大皱,她感到了这网的不同,即使大网没有落下,却感觉全身受缚,尤其是体内真气竟是不受控制的向外流失,整个人犹如大山压身一般,这是什么网?

    “对付拥有纯阳之力的你,这种方法再合适不过。”就在大网罩在丰小依头顶的时候一扇胶质墙一转,露出几个身影来,为首之人正是萧懿航。

    萧懿航微笑看着大网之中的丰小依,向身边的叶梦色道:“拿下她。”

    叶梦色身形消瘦,整个人看起来倒也是精神萎顿,丰小依却是看得出来她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内中精气已经不在,整个人就像是吸毒吸了十几年的瘾君子。

    “这些日子叶梦色遭遇到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丰小依心中奇怪,看着叶梦色的剑颤巍巍的刺入,却也是不急,左手并指,指剑划出,双指直击叶梦色刺过来的一剑。

    双指与剑尖相撞,顿时一股雄浑劲气自丰小依的指尖透发出来,竟是将叶梦色手中的长剑击碎,与此同时被崩碎的剑片探出,直接洞穿叶梦色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