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浩光一声令下,顿时万箭齐发,尤其是机关弩箱瞬间发出数百箭密集如雨,这样子即使是神仙也是难以躲闪。

    眼睛萧云就要被射成刺猬,一道雄浑剑气透入荡开层层箭枝,同时一道身影跃入,将披在身外的长袍脱下一搅,将箭雨搅开,同时伸手一抓将那人抓住,迅速脱离。

    竟有人从漫天箭雨之中穿过脱出,这种武功已经大大超出了于浩光的认知,在他的世界中只有自己的师父才有如此武功,但是眼前这人肯定不是自己的师父,天下之大还有谁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功?

    两道身影急速穿行,梅剑山庄在丰寰城内,除非是出城去后山,否则逃不过丰寰城,两人不敢入城却是窜入到了后山之内。

    后山一片山谷之中,两道人影停下,其中一人皱了皱眉,伸手从后背之上抓住一根箭杆一咬牙,拔出一枝带肉的箭来。

    箭上有倒钩,拔箭的时候硬生生的将肉给带出一块,这人也真是一条汉子,竟是连吭都没吭上一声,只是浑身颤抖,脸上溢出了汗水。他将背后的箭拔出,又颤抖着手缓缓的伸向身下,原来屁股上还插着两枝。

    这人中了三箭,除了后腰之上那箭重了点以外,屁股上的箭不过是皮肉之伤而已,不过屁股上插着两枝箭还到处乱跑,这样子看起来倒是惹人笑。

    “梅剑山庄的箭阵果真厉害,这还是在箭阵发动之后闯入的,要是直接面临箭阵即使功力再高深十倍也要殒命,难怪冰宫不泪天那么多人殒命。”那人自言自语着看了看自己所救之人。

    这一看之下却是大惊,原来那人后背上插着不下十支箭,胸前还有几枝,浑身浴血,人早已死去。

    “糟糕!”

    那人大骇,自己冒险救人,到头来却是晚了一步,其实也不怪晚了,就是自己都身中三箭,更何况是他,只是这如何向萧懿航交代?

    原来被箭射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懿航的好兄弟,也是萧云的好兄弟,沈四!

    要说熟悉萧云的人,非沈四莫属了,即使是在天道山上也是沈四对萧云最好,之后萧懿航多次的针对萧云,沈四都是劝说,奈何做不得主,也只好由着他,这次得了萧懿航的嘱托假冒萧云,却不料于浩光叛变,被射死。

    沈四死的冤枉,死的冤枉至极,谁能想到梅剑山庄内部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该死!”那人骂了一声,抱起沈四的尸体就想走,只是走了两步身子就站住不动,此时一股杀气开始弥散,刮起一阵阴风吹的那人衣服“哗啦啦”的响,同时土石飞扬。

    “轻功不行,还想着救人?你的武功虽然大进,但是你最大的缺陷就是轻功极差,缺少了谢小雨的相助,你已经废了,更是学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武学却是不加以融合,不伦不类的。”冷冷的声音在那人背后响起,原来那人不是别人真是莫林。

    莫林怎么来到梅剑山庄?原来他已经成功的“擒获”了古墓传人玉手九针李云燕,这李云燕一直住在古墓之内,可以说是清心寡欲至极,但是一旦给她机会释放,所有的清心寡欲都化作了极为强烈的欲·望,再加上药物和幻魔音的影响,玉手九针李云燕已经深深的迷恋上了莫林,简直是难以自拔。

    新婚燕尔,最是难舍难分,此时莫林却是接到萧懿航的传信之后急匆匆的赶回,并且暗中保护沈四,同时也作为灭杀两支暗堂主要力量存在,而李云燕却是要与老师辞别。

    莫林与沈四一起出城,暗中保护着沈四,但是最终依旧难免身死。

    此时杀机临身,莫林感觉到有一种似是青蛙被大蛇盯住的感觉,浑身不由自主的泛起鸡皮疙瘩,他的心脏“嘭嘭嘭”的跳个不停,眼下这局面真的是危险至极,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好惹。

    莫林自然可以清晰的判断出局势,对手很强,但凭着他能无声无息的来到自己的身后,自己却未查知就可以对方的轻功远胜自己,更何况眼下自己怀中抱着一个人,而对手已经将剑尖对准了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对手的剑就会刺入。

    不能动,一动就会遭遇道对方的致命一击,但是莫林却也心中有一个侥幸,若是对方想要自己死的话简单,只需要对自己偷袭就会得手,而他却是出言奚落,这说明对方轻视自己。

    轻视对手是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个错误是很致命的,盘曲的蛇不是惊吓的缩成一团,而是攻击姿势,他会在你掉以轻心的时候给与你致命一击,莫林心中的侥幸就是对手的轻视。

    “你是谁?”莫林身子不动淡淡的道,似是完全不在乎来自身后的危机。

    “一个死人你还这样的抱着,看来这个人对于你或者对于你上头的人很重要,绝不是无名之辈,不过我提醒你,你要是不想坐以待毙的话就把他放下。剑者死在剑下乃是最好的归宿。”身后那人也是淡淡的说道。

    “你很自信!”莫林缓缓的将沈四的尸体放在地上,然后缓缓转身。

    他不干有大动作,因为要是突袭的话一击不成定会遭到对方的反噬,更何况现在对方占据着主动权。

    莫林心惊胆战,因为在他转过身来之前都是处在对方的攻击之下,这个时候他是无法组织出有效的反击甚至连躲闪都是困难。

    担惊受怕的莫林缓缓的将沈四尸体放在地上,慢慢直起身子,缓缓转身,小心翼翼,并且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静。

    身后那人微微冷笑,将莫林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就凭他的这份胆怯,他已经输了。

    输,不一定是输在剑术上、内力上,有时候胆怯也可能成为一个重大的败因,气势上就先输了一筹。

    莫林缓缓的转过身子,他的脚分开,身子站稳,首页按在了剑柄之上,这已经具备了攻击姿势,这个姿势无论是攻击、格挡或是逃走都已经具备最佳的出手方位。

    只是莫林看去来人的时候却是一惊,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

    萧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在丰荫城,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来人的确是萧云,那么出现在丰荫城中的萧云呢?那个自然是假的。

    山谷八卦阵中,小天阴和小天苍直面萧云,眼见盾阵层层逼近,萧云一声娇喝,身上的披风被劲气震碎,露出一身粉红色的衣裙,同时脸上一撕将一张假脸撕掉,同时藏着披风下的长发露出,被劲气鼓荡犹如瀑布飘摆,这居然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身处埋伏圈中的萧云是假,这绝美的女子又是谁?突发的变故又将给战局带来怎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