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八卦阵中,小天阴和小天苍直面萧云,眼见盾阵层层逼近,萧云一声娇喝,身上的披风被劲气震碎,露出一身粉红色的衣裙,同时脸上一撕将一张假脸撕掉,同时藏着披风下的长发露出,被劲气鼓荡犹如瀑布飘摆,这居然是一个绝美的女子。(书=-屋*0小-}说-+网)

    女子长发飘摆,背后背剑,腰间还挂着一个酒葫芦,看着渐渐推进的盾阵娇叱一声,剑出鞘。

    出手间就是漫天的飞雪,同时大山般的剑势轰然攻出,直击眼前的盾阵,原来此人正是飘渺月影南宫心怡。

    萧云的剑是绝杀之剑,剑势、剑力都很强,但是绝杀剑的缺点就是缺少强霸的毁灭,面对这盾阵萧云的剑发挥不了威力,而南宫心怡的剑对付这盾阵却是游刃有余。

    绝杀是点攻击,毁灭是面攻击,就好比是一个西瓜,绝杀能将它刺个洞,毁灭就是将它砸成一滩烂泥。

    盾阵相连,能够导走绝杀道一点的剑力,但却是导不走大面积的攻击,就好像是流水一般,水流太大,水渠是导不走的。

    “漫天飞雪!”

    南宫心怡内力极阴,催发起来顿时犹如寒冬降临,漫天雪飞,同时劲气所过之处尽皆成冰。

    南宫心怡身子一转,极招而出,随着她的剑势走动,顿时大地冰封。

    盾阵相连,可以抵挡得住强悍无比的物理攻击,但是却是抵挡不住极寒的冻气,更是盾阵相连,一处受冻,迅速传遍整个盾阵,顿时盾牌之上就罩上了一层白霜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厚,仅仅几个呼吸之间盾牌之上就套上了厚厚的冰甲。

    盾牌上覆冰,将盾牌之间的连接斩断,同时盾后之人的手也被冻在了盾上,寒气不断侵入人的身体,游走奇经八脉,很快这些人就坚持不住,即使是藏身在盾阵之后的小天苍和小天阴也是牙齿打颤。

    南宫心怡的武功已经远非当初,交·合渡气让她的武功实力暴增,这也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否则萧懿航的准备绝不会这么仓促。

    “三峨霁雪!”

    南宫心怡剑势转动,强招再出,三峨剑势如山横冲直撞而来,而失去了作用的盾阵如何能够抵挡?

    “摧枯拉朽”已经不能形容眼下的局势了,“三峨霁雪”绝招一出,顿时盾牌飞舞,人也跟着飞起,将眼前的障碍一扫而光,南宫心怡目光直视眼前敌人。

    小天阴冻得浑身打颤,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他连意境都没有到达,同时她中了萧懿航的合·欢印,被其当做鼎炉采补,本来就实力不强的小天阴,如今更是不堪,如何面对南宫心怡所发的冻气?

    在冻气的影响之下,小天阴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故弄玄虚!”

    小天苍冷声一喝,顿时剑出手,一线牵疾刺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拨剑相迎,奈何一线牵乃是长线拴在剑后,以特殊功法运转,一拨之下剑身转向,剑后似是无形的长线如刃割来。

    长线纤细,在内力的加持下犹如锋利的刃锋,南宫心怡躲闪过,不过一线牵剑身一转却是侧向刺向南宫心怡。

    一线牵剑势诡谲,更是让人难以预料,身后的长线也是夺命刃锋,只要一个不慎被其割中,定死无疑。

    “天网恢恢!”

    一线牵陡然变得诡异起来,剑势穿插、扭转,身后长线竟是交织成网,罩向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连连后退,挥剑封住一线牵,最后一交击将一线牵击飞,但是腿上突然一痛,身形骤然止住,在身后一道丝线挂着血珠,若不是南宫心怡移动步伐不大,也是刚刚触碰到那长线,否则自己的腿就被这丝线割断。

    小天苍一抖手,长剑停在空中,遥指南宫心怡,冷冽带杀。

    “我在你身周布下了天网阵,这些丝线乃是天蚕丝所制,肉眼难辨,一步踏入其中就会被割裂身体,我这招‘天网恢恢’乃是绝杀阵势,你死来吧。”

    南宫心怡心知小天苍说的不假,不敢乱动身体,以免再遭重创,腿上的伤让她知道这天蚕丝的厉害。

    剑影如梭,南宫心怡寸步不已,只是以剑拨打,眨眼间十余招已过,一线牵停留在南宫心怡面前一剑的距离停住不同。

    “千重网缚!”

    小天苍冷冷一笑,喝出招名,“我这招千重网缚乃是绝杀之招,你已入网,即使有飞天遁地之能也是无力回天,你的身周都被天蚕丝线困住,即使你一伸胳膊一抬腿,也会触碰到,而你若不动,这一剑就会要了你的命。”

    南宫心怡一皱眉,微微一抬手,一挪脚,“刺啦”一声,衣袖被割开,手臂上赫然一道血红,一串血珠在无影的空中结成串,与此同时腿上也是被切割开衣服,血已流出。

    “本来是对付萧云的,没想到却是遇上了你这个替死鬼,死来!”小天苍一声怒喝,手指一动,剑身一颤,直刺南宫心怡。

    丰寰山中杀机生,萧云背着手看着眼前的莫林,目光阴冷,同时一股战意在逐渐升腾,整个人就似是一把剑缓缓出鞘。

    “你们来我梅剑山庄有什么用意?”萧云冷冷的道。

    “来杀你。”莫林的剑也缓缓出鞘。

    “来杀我很简单,但是你不应该知道我还在这里,从你刚才的吃惊看来,你是刚刚知道的,你是不是萧懿航派来诈出我的暗堂人手的?”萧云依旧言语冷冷。

    “你居然想到了?不亏是武林杰出新秀,二十年前还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没想到现在却是成为了呼风唤雨的江湖大佬,看来你能走到今天不仅仅是靠着一张俊俏的面皮,还有几分头脑。”莫林不削的道。

    萧云冷笑一声,看了看插满箭枝的沈四,“那人是谁?看起来对你很重要,人死了也要留名不是。”

    “你还有脸问?他可是死是在你的手上,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你的恩人,是你最好的兄弟,却是惨死在你的手上,你不感到惭愧吗?自责吗?”

    “哦?是沈四吧。他死的确实冤枉,他是死在了叛徒的手上,不是死在我的手上,同时我与他的感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深厚,你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真实的事情你又如何知晓?他对我是不错,也对我曾经有过照料,不过他始终是站在萧懿航一边的,所以他死了我一点也不感到惭愧、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