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厚颜无耻!”莫林冷冷的道。

    “算了,你的时间拖延的够久了,我之所以给你这么长的时间疗伤,也是不想让你死有遗憾,毕竟你的伤都没有止血,我若杀了你,你也不服,现在你的伤势虽然没有痊愈,但是已经不影响你的动作了,所以你死了也别说是你被伤势所累。”萧云一眼看出了莫林的拖延。

    莫林冷笑了一声,“要是你被刺一剑,这么快就会不受影响?”

    “我能,你不能,但是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机会,同时临死之前我也告诉你一点,你是不是很怀疑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们的计划?我可以告诉你,是有人告诉我的。”

    “是谁?”莫林眼睛一立问道。

    “是谁我不能告诉你,即使做了鬼,你也只能认命了。”萧云说话间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灵蛇剑出鞘。

    灵蛇剑颤动就像是灵蛇窜动,闪着摄人的光芒,摄人心神。

    “听说你手中有一把怪异无比的剑,不过那把剑却是断了,可惜啊可惜,再也不见你那绝世剑法,你手中的这把剑是否能发挥出你的战力七成?拭目以待啊。”莫林冷冷的笑道。

    这是心理战,心理战也很重要,要是在心理战上获胜就可以认为是奠定了胜利的基础,这心理上的影响绝不是一丁半点,尤其是两个武功相近的人,心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我的剑断了不假,但是你以为我的功夫全在那一把剑上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正所谓不破不立,我才知道我的不足之处,也正是如此才有断剑之厄,所以现在我手中的剑不会断,而且威力更胜,你有幸可以见识一番。”

    萧云说着迈步上前,手中灵蛇剑颤动,顿时就是一片银光洒落罩向莫林。

    莫林剑术了得,当初他与谢小雨修炼夫妻合璧剑术,他注重的就是剑法而谢小雨修炼的乃是轻功,当下见萧云剑光笼罩,也不惊慌,以剑相迎。

    软剑不能硬碰,要是拨到剑身之上,剑就会转弯借助一撞之力伤敌,所以莫林剑出拨向灵蛇剑的剑尖之处。

    打蛇打七寸,对方软剑它的七寸就在剑尖之上,看来莫林对软剑也是有着相当的研究。

    莫林拨开灵蛇剑,挥剑点向萧云,剑出“嗤嗤”声响不绝,带有风雨之声,似是风雨袭来,正是风雨剑法。

    风雨剑法快如疾风,在磅礴大雨之中施展剑法竟是吹开雨势半滴不沾身,同时舞剑之时观察雨势,将雨势融入到了风中,这才有了风雨剑法。

    剑势犹如暴风骤雨,狂猛无比,攻防具备,剑势所过,草木尽折,劲风吹起飞沙乱滚。

    萧云不与莫林硬碰,连连后退,看似是被莫林逼退,但是就在风雨剑势一式刚停,新式未启之时灵蛇剑透入。

    剑快如毒蛇捕食,速度极快,紧贴莫林的剑透入,这让莫林猝不及防。

    风雨剑术也并不是无可防御这种极速之剑,但是莫林的风雨剑术本就练得不到家,又是以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吸纳无数其它武学未得融合,更是荒废了这门剑术,变成了不伦不类。

    若是平时倒也无碍,毕竟他的功力深厚,以强横的内力足以弥补剑势的不足,但是遇到剑术大师这中漏洞就成为了致命的缺陷。

    在强大的内力在萧云面前也是无用,因为莫林庞杂而又庞大的内力远不及萧云内力的精纯与深厚。

    萧云从小就修习逍遥诀内功心法,内功深厚,又服用冰莲这种圣物更是增加内力,同时每日不辍修炼内功,再加上吸收了花清影所赠宝剑之上所封印的强大内力,最后与南宫心怡交·合渡气将所有的武学融合成最适合自己的武功,同时内功更是得到了极大地提升。

    萧云的内功已经远胜于莫林,剑势之中又出现了破绽,同时也是取得风雨剑势一式衰,新式未启之时发动悍然一击,莫林如何能够不败?

    萧云一剑透入,莫林以剑拨挡,同时身子疾退,却是又露出了破绽,那就是轻功不佳,更是后背、后臀中了三箭,虽然已经止血,但是动作之间隐隐作痛,已经对他的动作有所妨碍,他的躲闪远远比不过萧云的剑快。

    萧云的剑紧贴着莫林的剑就像是吸附在了他的剑上一般,任凭莫林如何拨撩都是无用。

    这一剑刺向莫林的胸口挂两肋,可谓是致命一剑,只是剑刺到胸口却是剑身一弯,剑尖并未刺入,原来莫林胸带护心镜,萧云的剑刺不进去。

    莫林暗道好险,他知道自己剑法之中的缺陷,萧云的剑势属于阴柔一道,而风雨剑法却是刚阳之道,以柔克刚,风雨剑法之中的破绽被无限放大。

    莫林低头看了看胸前被划开的衣服,露出的银亮色的护心镜,此时护心镜上一点凹痕,同时以这凹痕为中心四面辐射裂开,可见这一剑之力非同寻常。

    “玄铁?”

    萧云眼睛一眯,他知道莫林所带的是玄铁打造的护心镜,否则一般的护心镜是不能抵挡蕴含多重劲力的这一剑的冲击。

    “算你识货,千年海底玄铁打造的护心镜,本来数百斤的一块上高铁矿就打造出这一小块的玄铁,没想到你的剑力如此深厚,居然将玄铁震裂,不过玄铁之力不是你能猜度的,出现裂痕不假,但是要破坏这护心镜你却是不能。”

    莫林说话间竟然强攻,他对萧云的这一剑很在意这不是受伤不受伤的问题,这是在剑招上输了一招,被人一剑刺中胸口要穴这已经输的不能再输。

    莫林想要抢回一局,同时萧云也是间接杀死谢小雨的凶手,同时沈四又死,若是自己拿下萧云在萧懿航那边也是一个交代。

    剑光闪动,却是剑势已变,莫林腰肢扭动,剑随而出,宛如仙子慢舞,居然是玉女剑法。

    萧云晒然一笑,这玉女剑法可不是随意可以施展的,这和百花剑法类似是一门专门针对女人的剑法,男人用来别说发挥不了减法的威力,更是会走火入魔,再者玉女剑法的最大奥义并不是单单在剑法之上。

    莫林施展玉女剑法,不亚于玩火自焚,不知后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