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施展出了新融合的武功“掠影击”,他的剑中融合了南宫心怡的“三峨”之势,这一剑犹如月影缥缈,似真似幻,内含三峨大山之势,同时不失剑之锋芒。

    “三峨”剑势用以慑敌,慑人心神,致命一击乃是高凝聚度的气劲包裹剑身,以剑取胜,剑出如掠影,一击而中,这就是萧云最新融合出来的武学。

    萧云的“三峨”剑势不具有南宫心怡的“三峨”威势,萧云的“三峨”剑势是震慑,而南宫心怡的剑势却是真正的气劲攻击,是强大有利的摧毁。

    “掠影击”一出,刹那间犹如一道大山之影掠过,硬生生的切进莫林的剑势之中,同时一道寒芒掠过,紧接着飞起的是一只拿着剑的手。

    “这一招漏洞太大!”

    萧云收剑看着左手捂住右臂的莫林,露出不削之色。

    原来这招“破天裂地斩”本是合招之势,原本是莫林、谢小雨和莫天涯的三人合式,现在有莫林一人施展而出,虽然提前御剑,却也是难以弥补这一剑之中的破绽。

    萧云看准破绽,一剑透入,直接将他的右臂切断。

    “将他的尸体带回去,今天我不杀你!”萧云说完转身而去。

    莫林咬牙切齿,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但却是连哼都没哼一声,连忙在右肩处连点数下止住看流血,然后看着不远处依旧握着剑的右臂,缓缓上前,咬着牙将其收起,同沈四的尸体放在一处。

    “莫林的武功怎么会这么的突飞猛进?”萧云对莫林的武功精进十分不解。

    这是萧云的试剑,本想着找一个剑道高手过招,借助高手的压力发现自己剑道上的缺陷,再加以改善,把自己的剑术在完善提高。

    萧云斩断莫林的右臂,知道他已经废了,杀了他和不杀他已经没有区别,所以最后也没有取他的性命。

    就在萧云缓步而行的时候一到破空剑气袭来,这一剑袭杀像是春风拂面,又像是情人诉说,窃窃私语,只是这一剑之中又不缺凌厉剑意。

    一道剑气直投心神,萧云心神一震,连忙躲闪,剑气射入地面却没有激起半点沙尘,这一剑的力道掌握更是出人意料。

    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剑道高手临世,出手攻击萧云?

    山谷之内八卦阵显威,冷锋锐利催秋野,煞气凌冽肃寒空。

    丰小依面对逼杀,头上罩着的困龙网似是有着无形之力困锁身体行动、阻碍经脉之内真气运转,又面对两个意境高手围杀,更是萧懿航在旁抽刀以待虎视眈眈,丰小依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而在八卦阵中另一面的南宫心怡更是危机,他被困在了“千重网缚”之中,身遭是天蚕丝线织成的杀阵之中,丝线是刃,触之皮开肉绽。

    南宫心怡被困阵中,不敢有所动作,恐一不小心就被看不见的丝线割断身体,同时小天苍一抖一线牵,剑身连连颤动,直指南宫心怡。

    南宫心怡大骇,不敢有大动作,手中剑上散发出森森寒气同时“嗡嗡”颤抖,随即一震剑身,未曾碰触一线牵,却已让一线牵转向。

    “嗯?”小天苍一愣,万万没想到南宫心怡竟是身子不动,剑身轻颤之间就已经改变一线牵的走向。

    漫天雪飞,南宫心怡周身更是云雾升腾,脚下地面已被冰霜铺满,与此同时空中看不到的天蚕丝线逐渐的显出身影,天蚕丝线之上挂上了一缕白霜,原来方才南宫心怡正是以剑上的寒气使得看不见的天蚕丝现形,震动天蚕丝使得附在其上的劲气紊乱而改变一线牵的方向。

    与此同时寒气所至冻结了围困在身遭的天蚕丝线竟是封印住了一线牵的传动之力,空中飞舞的一线牵之上更是挂满了冰霜,此时无力催动,“啪嗒”一声掉落下来,插在了地上。

    南宫心怡眼眉一竖,已经看到“万重网缚”的脉络走向,寻找出一线破绽,一剑刺出。

    “西子捧心!”

    一剑凌厉袭杀,小天苍身形急速移动,将将躲过这一击,与此同时身上劲力一震,将天蚕丝上的冰霜震碎,同时插在地上的一线牵飞去。

    “收!”小天苍一声冷喝,一线牵竟是向回飞去,这是要拉紧整个“网缚”,要以天蚕丝线割裂南宫心怡的身体。

    “冰盾!”

    南宫心怡身上寒气骤然凝聚,淡蓝色的劲气在身外迅速结冰,成为了一个厚厚的冰盾。

    南宫心怡的冰盾乃是与萧云交·合渡气之后参悟他的冰甲而参悟而成的招式。萧云的冰甲是全身覆盖,就是自己也都被冰封,一旦被冰甲覆盖自身行动都受阻,更是萧云一开始的时候身处冰甲之中不能出来。

    冰甲是被动的防御,就连身体也都被冻结,而冰盾却是凝结出一面冰之盾牌,这冰盾可以摆放在身外很远的距离处,只要内力足够,正是南宫心怡重现参悟出来的新招数。

    南宫心怡一下子凝出了数面冰盾,封住四周和头顶,却不是正正方方,只是挡住了“网缚”的收紧。

    天蚕丝紧紧的勒在了冰盾之上,顿时冰削四溅,天蚕丝深深的嵌入到了冰盾之中。

    “看是你的冰盾更坚,还是我的天蚕丝更利!”小天苍说完再次提气,加大了天蚕丝的收紧力度,顿时天蚕丝在冰盾之中又切割了进去,同时强大的内力压迫也让南宫心怡得身体渐渐变弯。

    “咔嚓、咔嚓”不断的声响传出,同时冰削四射,眼见着天蚕丝就要击穿冰盾。

    “哈哈哈哈····只可惜了一个美人,到死却是被碎尸万段!”小天苍哈哈大笑间,脚一踏地,更是提元纳气将内力提到巅峰。

    就在此时就听见“嘣嘣嘣”声响不断,紧缚在身上的天蚕丝竟是生生断裂。

    小天苍正在发力,突然间手中的天蚕丝崩断,身子不受控制的连连后退,险些摔倒,勉强站住身体,但是由于用力过猛,天蚕丝断,他的力量顿时反噬自身,顿时身上经脉受损,而且一线牵反折,“噗嗤”一声洞穿左肩。

    “啊···”突然的变化让小天苍猝不及防,一声惨叫,随后就是喷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