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脱出牢笼,方才所受的恶气化作无边的怒火,剑举起,剑上煞光流窜,似是地狱鬼门开,万千恶鬼逃窜出。(书^屋*小}说+网)

    “千重影杀·魑魅魍魉!”

    剑出万千鬼影窜动,内含千道剑影袭杀,鬼哭狼嚎之声,摄人心神、破人胆气,千条剑影夺命索魂。

    姬红霞跃身跳到云梦生面前,手中剑动,顿时一道澎湃剑气随剑而出,天地色变,日月沉沦,大地如浪卷,土石翻飞间裹向丰小依。

    “天地一叹!”

    “千重影杀”剑威硬碰“天地一叹”,顿时大地演混沌,剑气荡四野。

    万千剑影穿越土浪随着鬼哭狼嚎之声被消弭,同时“天地一叹”的剑威也同时化解,这一招对决之下,竟是不分胜负。

    “走!”姬红霞挡住丰小依,与云梦生退走,丰小依刚要追赶却见寒光数点落下,竟是不知何时射出来的冷箭,连忙挥剑抵挡,却是再也拦不住云梦生和姬红霞几人退走。

    丰小依冷哼了一声,顿时剑气起波澜,大地倾覆,再加上南宫心怡出手,很快这八卦阵势就被攻破,而在最后一层阵势之中丰小冉也趁机脱出。

    “好险,再晚点救我,我都差点是在这里,真是太危险了。”丰小冉满身都是土,显得狼狈不堪。

    “看来替天行道的高手尽数埋伏在此了,大鱼上钩了,我们也该撤走了。”南宫心怡道。

    三人说话间就像外撤走,就在此时一阵强风吹来,吹动砂石乱滚,在砂石烟尘之内一道人影悍然来袭,迎面就是一柄铁尺,带着毁灭气息直扑三人。

    “震天阙!”

    来人出手就是强招,一招“震天阙”拉开战局,尺未到,一尺之势就以压迫而来,就像是万重大山从天而落。

    丰小依剑势一撩,一道狂霸剑气自下而上硬撞对方一招“震天阙”,与此同时两把子剑旋飞出去,左右斩向来人。

    来人以上势下而来,一招“震天阙”开局,一招之间竟是尺随风流动,似是风中树叶,尺势横抹一招震飞两把子剑,同时悍然击破丰小依的剑气,一尺砸下。

    这一招狂猛无比,即使是丰小依的霸剑也是不如,剑毕竟还是剑,对于铁尺来说重量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而且又是以上势下,这一招可谓是占了优势。

    丰小依拉着丰小冉向旁一闪,同时南宫心怡也跳开,尺落下,大地震颤。

    来人落地,衣裙随风摆,头戴斗笠,铁尺斜指地面,挡住三人去路。

    “千幻琉璃再此,你们走不掉。”千幻琉璃是元浪的妻子,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次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表面了与萧懿航的身份。

    一个身穿黄色衣衫的中年mei妇人依靠在一边的树上微笑看着萧云,她的手上一段青树枝,同时口中含着一片绿叶,正笑盈盈的看着萧云。

    “你是谁?”萧云凝目以待,手按在了剑柄之上,她知道眼前这人的剑术已臻大成,绝对是万里难寻的剑道高手。

    “我见阁下剑术高绝,有心邀请去剑灵山一论剑道。”中年mei妇人吐出口中的树叶说道。

    萧云看着那树叶却是深深的钉在了树干之中,不由得脸色一变。

    “阁下也是剑道高手,遇高人不可失之交臂,今日正要领教一番,若是欺世盗名之辈,这剑灵山之行不去也罢。”萧云缓缓将剑出鞘,灵蛇剑直指那中年mei妇人。

    “你练的是煞剑还是情剑?”那中年MEI妇人看着萧云拔剑也不急,缓缓的问道。

    萧云一愣,却是无从回答,自己练的是什么剑?对于煞剑、情剑的事情他知道,曾经在冰宫不泪天之上遇到岚儿曾经就说过这煞剑、情剑的问题,剑中育情,剑中含煞都能够增加剑的威力,但是自己却没有练成真正的情剑或是煞剑。

    “你的剑势有煞剑的味道,但却是煞气不足,你的剑有情剑的味道,但却是情不持久,所以我看你的剑不煞不情。”那中年MEI妇人笑吟吟的道。

    “不煞不情?这又怎样?”萧云凝目以对。

    “不煞不情,也就是说你的剑不伦不类,在别让眼中你的剑或许厉害,但是在我的眼中却是不值一提,你来我剑灵山参加论剑,我指点与你,即使我不能指点与你,剑灵山之内更有许多用剑高手可以指点你。”中年MEI妇人轻笑道。

    “你指点我?你有这个资格吗?参加论剑会有什么好处?”萧云冷冷一笑。

    “资格有没有你去了就知道了,而且你得到论剑第一的话,若是得到剑灵山千金的青睐,或许招为剑灵山未来男主人也是大有可能。”中年MEI妇人笑道。

    “那我更没兴趣。”萧云冷冷的道,“出剑!”

    “或许吧,你见没到那千金小姐,真是千娇百媚,尽得其母遗传,出落的风采照人,更是学的一身武艺,剑意通天,自幼练习煞剑,二十余年磨一剑,堪称当世年轻一代的剑之圣者,你若一见保管喜欢。”

    “我只对剑有兴趣,你的剑意与她的剑意如何?”萧云冷目相对。

    “我练的是情剑,剑有情,却是有情剑势弱三分,比不得煞剑的威力,所以我不如她。”中年MEI妇人笑着道。

    “那就先试试你的剑!”萧云说完挺剑而入,灵蛇剑颤抖犹如灵蛇乱舞,直刺那中年MEI妇人。

    中年美·妇人一挺身手中树枝当做剑用,树枝是软的,她施展的竟也是软剑剑法,树枝绵长两相一交击之下,竟是生产一股弹力将萧云的灵蛇剑弹开,同时树枝一折点向萧云的咽喉。

    什么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萧云以前与人过招也常常出此剑术,但是眼下却是被人后发现至。

    萧云剑身一侧斜削树枝,这是依仗着手中的武器欺负对方。

    不料对方树枝一弹,竟也是侧削,改刺为抹,一荡之间将灵蛇剑荡开,随后树枝一展又向萧云的咽喉点去。

    萧云向后一撤身,想要依仗绝世轻功躲闪,却不料那中年MEI妇人的轻功也是极高,身形一动间已经跟上萧云的步伐,树枝轻轻一点已经点在了萧云的咽喉之上。

    萧云随后闪退,那中年美·妇人却是没有追上来,已经回到原位依旧是斜靠着树,玩味的看着萧云。

    萧云摸了摸咽喉处,那里刚刚被树枝点过,他知道要是对方手中是剑的话,自己就已经死了。

    不对,换句话说要是对方想要自己的命的话,自己早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