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成功逃出重围,千幻琉璃一人一尺挡关,拦住丰小依和南宫心怡。

    “跑了一个,你们两个却是走不了了。”

    “正要领教你的尺法。”南宫心怡微微冷笑,“你的尺法之中蕴含剑的影子,你应该是用剑的,而不是用尺的,这尺却是你的伪装,是不是?你到底是谁?遮头遮脸的敢不敢露面?”

    “你已经是一个要死的人了,在你死之前我会让你知晓一切。”千幻琉璃说着一挥手中尺,竟是数道剑气袭杀而至。

    剑气速度极快,两人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就在千幻琉璃一挥手之际,剑气已至南宫心怡和丰小依眼前,这剑气袭杀就像是对面的人挥剑刺到一般。

    南宫心怡和丰小依连忙以剑化解,却是大吃一惊,实在想不到这剑气来的如此之快,同时千幻琉璃铁尺挥动之间道道剑气激射,竟是交织成网,将两人逼得连连后退。

    每一退身边石裂地爆,每一退身边草木尽毁,数十招快攻让两人疲于躲避,一道剑气左南宫心怡左肩划过,顿时鲜血迸流。

    “神女荡魔剑气?”南宫心怡皱眉,能够如此之快的发动剑气的也只有神女荡魔剑气。

    不料千幻琉璃不答,已经栖身上前,铁尺犹如泰山压顶之势落下,尺未落之际尺上纯阳劲气凝聚、压缩,其势已有催山断岳之能,正是强招将出的征兆。

    “泰山崩!”一招出,强悍尺势力压而下。

    “泰山崩”乃是不败天骄春不败绝招,不知为何千幻琉璃居然也施展了出来,春不败的巨剑崩岳本是剑沉力猛,施展出了这招之后威力巨大,犹如崩山裂地之威,而千幻琉璃手中的铁尺也是沉重无比,一尺一巨剑两者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记“泰山崩”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尺势落下,欲要将两人镇压。

    丰小依怒急,千幻琉璃居然以一人之威对抗两人,无论胜负她已经是赢了,这个人到底是谁,阴魂不散一般,自阴风谷中现身,之后神龙见首的,似是人间蒸发一般,又突然现身,前不久在丰荫山后山出现过,还威胁过丰小冉,今日不想在此时出现。

    丰小依面对千幻琉璃一尺强压举步上前,手中七绝剑向上撩杀,竟是以下破上,剑上带着多重剑力,似是九重大浪席卷。

    “剑卷九叠浪!”

    一者是崩山尺势,一者是九重浪卷,大浪滔天掩日月,山崩海裂破九州!是九叠浪的剑势冲开崩山尺势,还是一尺崩裂乾坤?

    极招相对,两相碰撞,顿时大地起苍茫,日月倒为悬,天地愁惨,星沉月落。

    “轰隆”一声巨爆,两人碰撞的气劲不受控制的四散,周围的大地被两招碰撞的余劲震得爆上九重天,顿时沙土飞扬,遮掩日月。

    南宫心怡身形连连后退,舞动剑势化解劲气冲击,最后一剑掣地,止住后退身形,却并未受创。

    南宫心怡内力本就浑厚,在经过交·合渡气之后内力更是成倍增长,化解两人碰撞之下的余力倒是绰绰有余。

    烟尘消散,地面豁然一个大坑,两人站在坑中,只是一人握尺,铁尺颤动连连,尺上布满了裂痕,似是要断裂一般,一把剑斜插在地面之上,颤颤巍巍,发出阵阵剑鸣,同时地上血迹点点。

    “霸剑就是这样的程度?真是贻笑大方。”千幻琉璃冷笑连连。

    此时她头上的斗笠已被震碎,露出斗笠下的真容,果是一个美人,不过却是未曾见过,此时她的面色阴冷,手持铁尺冷对丰小依。

    丰小依吃亏了,这一击之下她吃了一个暗亏,手中的七绝剑竟是握不住,虎口被震裂,剑脱手,已败。

    丰小依的剑是霸剑、是绝剑、是子母剑,她的剑霸气是因为她的剑势,她的剑绝杀是因为剑术、剑意,是子母剑,母剑中空,内藏子剑,各是剑身各种凸起、钩挂、血槽,设计复杂。

    论起重量来,丰小依的七绝剑并不重,她的剑与对方的铁尺相比论起重量来却是相差甚远,更是对方乃是以上势下的攻击,占了优势,丰小依的剑与千幻琉璃的尺并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要不是丰小依虎口震裂,撒手抛剑,她的剑就此废了,但是这一击之下也让她的剑受损,毕竟七绝剑的设计很巧妙很精细,重击之下许多的钩挂点都已经损坏。

    千幻琉璃得理不饶人,一举尺,炙阳光茫照耀,纯阳气劲绕尺而生,一条游龙绕尺游弋。

    “孤龙游弋·耀天地!”

    一龙出,似是初阳现天,照耀天地,扑向丰小依。

    “残霜凌雪!”

    南宫心怡在旁出手,一出手就是漫天飞雪,强势内力化作龙卷风暴席卷漫天残雪扑杀孤龙。

    至阳至阴交汇,顿时孤龙消融,氤氲丛生,残霜铺地。两招相对之下竟是南宫心怡一招“残霜凌雪”在气势上占了上风。

    “初阳化龙,故弄玄虚,你施展的是大日乾坤剑术,以尺运剑招,以初阳化龙形,但只是形变意不变,徒增人笑。”南宫心怡迈步挡在丰小依身前,剑一挑,已将丰小依的剑挑过。

    丰小依接剑,伸手爱抚,却是忍不住心中悲痛,一直以来睡觉都不曾撒手的七绝剑,今日竟是损毁,这把废十余近二十年之功打造而成的剑,已是残剑。

    就在此时姬红霞、云梦生和萧懿航在旁围杀而至,与此同时上百的高手也围了上来,身后更是弓箭手严阵以待。

    千幻琉璃一招失手,后退数步,她知道眼前的南宫心怡已经不是月前的南宫心怡,她的内力突飞猛进,各是武功招式更合本身,整个人似是脱胎换骨,不得不郑重以对。

    千幻琉璃脚下似是踏到一物,起初以为石块石头也未在意,此时无暇分神,面对高手一个分神就会失去先机,那里在乎脚下之物?

    南宫心怡冷剑对上千幻琉璃,而丰小依却是面对云梦生、姬红霞,虽然有剑在手,但是剑身都已有了弯曲,这把剑已经不能发挥她的武功,面对着如此高手围杀,再打下去定然吃亏。

    “漫天飞雪!”

    南宫心怡剑势划动,浑厚内力透体而出,化作漫天飞雪席卷,雪花六角,旋飞带杀,内力稍差之人瞬间就被雪花划得皮开肉绽,在寒气之下迅速冻结,失去战力。

    “你先走,我拖住她们,马上赶过去。”南宫心怡传音丰小依。

    面前是千幻琉璃阻关,身后是双煞围杀,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