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就在这最后的一刻,就是这临门一脚,南宫心怡尚未跨出雷火阵的范围,丰小依强行的引动了雷火阵,即使是丰小冉的劝阻也是无济于事。

    “轰!”

    第一声爆炸从边缘而起,就在南宫心怡的面前,这一下爆炸火焰腾飞,同时爆炸的推力却是阻住了南宫心怡的步伐,同时身子不由得后退,紧接着在她的身边又是一颗火雷爆炸。

    “轰!”

    “轰!”

    “轰!”

    爆炸声响不断,呈网状铺开,迅速的在山谷中推进,顿时整个山谷都化成了一片火海。

    丰小冉张大了嘴巴,眼看着南宫心怡的不远处一颗雷火弹爆炸,爆炸的火焰将她吞噬。

    “南宫姑娘····”丰小冉大喊着就要向火里面冲去,但是却被丰小依拉住。

    “你不要命了,你知道这雷火弹乃是张家的特制,即使是落在水面上也要烧上半天,落在人身上不烧成灰烬不会熄灭,落地会将土地都烧红···”

    “南宫姑娘她还在里面,我们····”丰小冉急的不行。

    “她已经烧成灰烬了,人的命天注定,这就是她的命····”丰小依看着已成火海的山谷毫无感情的道。

    “你是不是故意的?”丰小冉怒视着丰小依。

    “是又怎么样?是她占有了本不属于她能觊觎的东西,所以她必须死,这些天我一直忍着没有动手,但是每每看到她就让我心中难受、气愤无比,所以她必须死。怪也只得怪云自作聪明,把她安排在我身边,还想着讨好我,其实每次看到她我都感到恶心无比。”

    “是吗?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吗?姐,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你也太让娘失望了,你知道吗?南宫姑娘和姐夫之间是有苦衷的,要是他们之间不发生那种关系,她就是死,姐夫也是为了救她,其实在姐夫的心中你的位置是远远重要于其他人的,张姑娘也好,南宫姑娘也好,小烦姑娘也好,其实他们在姐夫的心中都没有你重要,但是姐夫可以接受他们却不接受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漫天的大火已经烧得山谷色变,即使远隔百里也是清晰可见,大火映照着姐弟,披上了霞衣。

    丰小依似是被火煎烧,心中恨意更浓,“是他花心,对不起我。”

    丰小冉苦笑一声,“姐,是你太自以为是,弟弟不是劝说过你一次、两次,是你没把握机会,更是你隐藏自己的秘密,在姐夫面前隐藏着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而且颐指气使,动不动就耍大小姐脾气,所以让姐夫不敢靠近你。”

    “是他不识货,他不敢靠近我,想靠近我的人多了,你姐又不是没人要,难道天下男人都死光了不成?”丰小依不满的道。

    “没错,我知道姐的属下于浩光就对姐你有着这种心思,更是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以姐你唯命是从,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中,难道这就是你的所属?他这个人心高气傲,更是风流成性,眼下对姐你千依百顺,但是这个人又岂是姐你能所束缚的?这个人的来历就很奇怪,当初你把他收在身边不就是因为他的来历吗?”

    “我只是打个比方,我怎么会和他在一起?我只是·····哼,要不是那一纸婚约,我····”

    “姐,我真看不懂你,你是不是以为你是被一纸婚约束缚着?你真是自欺欺人,姐夫是百年不出的好男人,你要是错过一辈子都会后悔,我不信你是一个被婚约束缚的人,同时我还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目的不仅仅是要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和误会,更是南宫姑娘决意离开再也不回到姐夫身边,没想到的是你却成全了她,她的死会让她在姐夫的心中位置大涨,同时你的小人行为会让姐夫更加的厌恶,更是废了娘的一番苦心,现在娘已经梅剑山庄给你说媒去了,你却是坏了大好事。”

    不远处人声杂乱,丰小依和丰小冉都知道是有人来了,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自由联盟的人。

    “我的事,我心里有数,用不到你们管。”丰小依说罢施展绝世轻功离去。

    丰小冉看着漫天的大火,整个山谷都被烧的通红,不由得心中翻腾。

    “南宫姑娘,你可如愿了?你可知道你这一死,会给姐夫怎样的打击?你想着让我姐和姐夫有情人成为眷侣,以一死成全,可是你又怎么知道你若是死了,姐夫还会接纳我姐吗?我姐脾气乖戾,但是对姐夫却是一心一意,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是一个女人,一个温柔的人,你这一个成全不是成全,反而是害了她啊。”丰小冉自言自语着竟是迈向那燃烧着的山谷。

    山谷大火照亮一片寰宇,即使在丰寰山看去也是一片火红,就像是晚霞,映照一片天地。

    “你看,那是你安排的吗?”中年美·妇人依靠大树,看着丰荫城外的大火,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紧张。

    “你很关心?”萧云不解的问道。

    “世事无常,你可知道你这安排可是杀死多少生灵?单单不说替天行道的高手,就说那些无辜的小动物死了多少?”中年美·妇人说着叹了口气。

    “这···”萧云一时无言。

    “这可都是你一手造下的杀孽,难道你没有感到自责,没有觉得你是一个煞星,你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中年美·妇逼问道。

    “我不杀他们是因为他们会杀我,人活在这个世上就是这样,武林纷扰,打打杀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什么必要自责,更不会觉得自己是煞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那些小动物呢?他们是无辜的,你把他们硬生生的扼杀,你不觉得你很残忍,你很凶残?”

    “我···并不觉得,或许···是我对这些人没有感情吧。”

    萧云也不懂,一把火烧死了多少人命?烧死了多少无辜的性命?自己怎么会无动于衷,难道自己是这种没有感情的人吗?

    杀人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回想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种惊恐,那种不安,那种徘徊在脑际的恐怖一直缠绕了他多久?只是后来却不在害怕,却不在不安,似乎杀人就是手起刀落,剑出,人陨落,何时人会变成如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