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杀者杀者也就习惯了,当你把杀人当成一种习惯,就像是喝水、吃饭睡觉一样的习惯,你就觉得杀人其实很简单,渐渐的你会对杀人感到麻木,你会变得毫无感情,会冷血,就像我一样,在我看来杀人是一种很畅美的事情,看似血花在眼前绽放,听着死者的痛苦呻吟,多么美妙····令人陶醉!”

    这样的话语在配合上血仙蝶一身血红衣衫,将那带血的手指放在口中吮吸,那是一种怎样的血腥?

    萧云不由得想起血仙蝶的话来,什么时候自己竟也是杀人杀的麻木,杀人杀的毫无感觉?

    沈四算是萧云比较要好的朋友了,当初在天道山上没少了沈四的照顾,更是在与萧懿航交恶之后,沈四也是对萧云常有来往,两人之间似纯粹的有情,更是提醒萧云关于梦倪裳的事情,也是沈四多次劝告萧懿航不要对方萧云,更是暗通消息给萧云让他小心。(书屋 shu05.com)

    但是沈四死了,就死在自己的眼前,却是没有引起他的一点波澜,在萧云的心中或许是觉得沈四始终是踏在萧懿航的圈子里面,比对两人的感情,沈四对萧懿航的感情远远比他对自己的感情重要。

    但是这又怎么样?沈四与自己的交情不假,沈四死了自己的心怎么会没有一丝波澜?自己怎么会这么冷血,这么无情,难道自己已经成为了魔?成为了像血仙蝶一样的血魔子?

    萧云汗水涔涔而下,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你知道煞剑?”中年美·妇人继续道。

    “煞剑?杀气!人因为有了杀气剑也会变得犀利起来···”萧云不由自主的想起冰宫不泪天岚儿的话来。

    “未战而对手先败,这就是杀气的影响,而且当你杀人杀的习惯了,习惯的就像是吃饭、喝水、睡觉一样的正常,那么你一剑击出,自然而然的就带着一股子的凌厉肃杀的劲道,这就是犀利的一剑。”这是当初岚儿的话。

    “煞剑莫非就是剑中含煞,杀人杀的多了。人的眉眼之间都带着杀劲,一瞪眼,一个眼神就让人心神震颤,同时杀人杀的多了,也麻木了,出手间会有一股子的狠辣凌厉肃杀的劲道,剑出犀利无比。”萧云将岚儿的剑道理论搬了出来道。

    “是这个意思,但是你知道如何练就煞剑?”中年美·妇人道。

    “杀人?”萧云不肯确定,杀人的确是练就煞剑的最直接的办法,但是或许还有其他法门。

    “不仅仅是杀人,而且是残杀,将人凌迟三千六百剑才将对手杀死,看着血花飞溅,听着惨叫连连,在这样的环境下凝练自己的意志,历经二十载练就煞剑,你说这样的人如何?”中年美·妇人道。

    “这样的人是一个狠人,一个能对自己狠的人,更是对别人毫不留情的人,这样的人练出来的剑定然是犀利无比,是江湖中难得一见的剑道高手,有机会当要结实一下。”萧云道。

    “这样的人如果爱上一个人会怎么样?”中年美·妇人接着道。

    “一个能够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的人她的心是冰的,这个人一定是不易与外人相处,更不会轻易的喜欢上什么人,但是这样的人一旦打开心扉,她的心一定是火热的,炙热难以掩饰,就像是火山爆发,不可阻挡。”萧云笃定的道。

    中年美·妇嫣然一笑,“要是这样的女人喜欢上了你,你该怎么办?”

    萧云一愣,想起血仙蝶来,她出手狠辣异常,活口不留,但若是真的喜欢上某个人一定也是爱的死去活来,她的温柔可以融化最坚硬的钢铁,只是不知道谁有这样的福分了。

    “若是一生得遇此女,此生无憾事!”萧云脑海中YY着。

    “呵呵,是吗?我很欣慰。”中年美·妇说着一甩手,一把飞剑激射向了萧云。

    飞剑之上并未附带劲气,很显然这一把飞剑并非是要杀萧云,萧云一伸手将飞剑接住。

    “这是剑灵山的邀请帖,你拿着它来剑灵山,我会告诉你煞剑与情剑的秘密,同时会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中年美·妇说完竟是看不见如何动作,人已远去。

    “剑灵山你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萧云拿着这把邀请帖看了看,放在怀中。

    这中年美·妇萧云不认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剑灵山之主,丰小冉和丰小依的母亲玉剑天骄夏柳儿,这次出面主要是探问萧云的口风,更是有意将自己的女儿最真实的一面显露出来。

    梅剑山庄之中杀气腾腾,弓箭手一层一层又一层的将几间屋中团团围住,同时暗堂高手更是环伺左右,看这架势即使对方是钢铁所铸也难以脱身。

    “小姐,外面的人不怀好意,我在这里都感到了森寒的杀意,山庄出事情了。”春草焦急的道。

    “还用你说,你当我是傻子吗?我什么事情都知道的。”

    就在此时一只拇指大小的五彩斑斓的蜂子拖着长长的尾针,嗡嗡嗡的闪动着翅膀飞了进来,落在了萧懿影的耳边。

    萧懿影一伸手,捻了一些花粉粘在手中,那只蜂子嗡嗡嗡的飞起,落在她的手上蚕食着那些花粉。

    “你看我有很多的通灵手段,一草一木都听我调遣,外面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我的耳目,你当你们小姐只是生的这么天生丽质、美艳无双不成,其实真本领才是我最在意的,你们小姐的优点真的是数也数不完,我就奇怪了,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可人?哎呀,有了我,真是天下女人的悲哀,你说小姐是不是该换个名字?”萧懿影一弹指,那只蜂子嗡嗡的震动着翅膀飞走了。

    “是呢?叫什么好呢?”春草似是犹豫的道。

    “就叫天牛!”春草突然道。

    “天牛?这个名字不好听,即使是牵牛也比这好,会让人想到牵牛花,不过牵牛花实在是···”

    “不是啊小姐,天牛皮厚,扛吹,即使是小姐这样的惊人武功也是吹不破他的皮的。”秋叶很欠揍的解释道。

    “有些人说实话,小姐我啊很开心呢,来,我的小秋叶,本小姐赏赐赏赐你。”萧懿影笑谈间,一支银针已经出现在手中。

    “不是,不是,小姐,是春草说的,不是我说的,我只是解释一下而已。”秋叶赶紧解释求饶。

    萧懿影看向春草,脸上显露出魔鬼般的笑容,“你过来,我的小春草。”

    萧懿影又要做什么打算?又有什么人要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