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故意引起人的注意,所以越哭越大声,越哭越是惨烈,越哭越是动人。

    无形声波涤荡,幽冥魅力之力缓缓渗透,同时向外扩展,越传越远。

    声,声声入耳、痛,痛彻心扉,灵魂深处的声音令闻音之人不由怆然泪下。

    每个人的脑海中都浮现着不同的幻象,各种悲伤的心情浮上心头,不要泪流满面,随即所有的人将这种悲伤转移到了萧懿影的同情很对剑灵山两人的愤怒之上。

    “打死他们!”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顿时人群如潮向着剑灵山两人涌去。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不要打死他们,不要打死他们,只打断他们的胳膊腿就好了,还有那糟蹋女孩子的东西也要打断。”萧懿影开始给众人支招。

    “啊····”

    也不知道哪一位一探脚就揣在了一人的裆部,顿时那人弯成了一个大虾米,双手捂着裆部不断的跳来跳去。

    “住手!”

    一声大喝,震慑全场,一股剑压压向众人,顿时将众人压倒一大片,但是这人手上的尺度拿捏的十分到位,剑压虽强,但却是未伤一人。

    全场寂静,一人身姿凛然,气势如剑临场。

    “观千剑而识器,操千曲而晓声。品肌论理,一剑倾城,快风剑孙锋再此。”孙锋到来身后跟随两人,都是身穿剑灵山服饰。

    “怎么回事?”孙锋站在场中,身形一挺,无形劲气一震,震慑全场。

    萧懿影坐在地上心中暗喜,“大鱼终于咬饵了。”

    “你们剑灵山的人见色起意,见人家姑娘美色就上前调戏,姑娘不从,却是拔剑相向,看把这可怜的姑娘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开始有围观的群众向孙锋道明原委。

    孙锋皱眉,看了看那两个剑灵山弟子,很显然这里面有很大的蹊跷,两人不是见色起意的人,即使是这样的人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更何况面对一个弱女子还失手的话,也不算是剑灵山的高手了。

    孙锋看着大哭的萧懿影,那样子就像是被暴风雨摧残后的白荷花,不得不让人怜悯,但是这里面却是透露着古怪。

    “姑娘,伤到了哪里?”孙锋出言道。

    “我的脚断了,我的屁股两半了。”萧懿影虽然止住哭声,但是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是惹人怜爱,此时还不断的抹着眼泪。

    “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孙锋说着竟是弯下伸出手向萧懿影的脚探去。

    男女授受不亲,尤其是女人的脚是不能抓的,但是孙锋却是直接抓向了萧懿影断了的脚,却是看萧懿影如何应对。

    江湖儿女不讲男女有别,但是江湖儿女也不愿意被陌生男人摸脚,要是萧懿影不躲闪的话就说明她一定是江湖儿女,接下来以内力试探就可以探查出对方是不是武林人士,要是躲闪那就说明她并非江湖儿女,但是脚断了,能躲得开吗?

    孙锋缓缓伸出手,眼睛却是一错不错的盯着萧懿影的神情和微动作,此时萧懿影的任何一个微小的变化都会被他收在眼底。

    一个人想要躲闪却是不能躲闪那种紧张和表情以及动作并不是轻易可以模仿的,即使是足以成为“影后”的人也难以表述的淋漓尽致。

    萧懿影做到了,无疑做的还很到位,那种娇羞、紧张、欲要躲闪,却是脚的疼痛让她浑身颤抖的表情动作演绎的淋漓尽致,甚至连五官都挤成了一个包子,任是谁见了都会信以为真。

    孙锋眉头皱的更紧,难道自己看错了,自己怎么就感觉这女子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气质,顽劣世俗的外面下却是深深的掩藏着一股让人不敢直视,更是不敢亵渎的气质,就像是皇天后土一般的让人敬仰,这种气质就像是自己的主人,谈笑怒骂之间却有一股盛气凌人之势。

    孙锋的手抓住了萧懿影的脚,伸手一摸之际顿时脸色大变,因为萧懿影的脚真的断了,这可不是假的。

    脚断了,骨头就会移位,与正常人不同,这点不会错,孙锋探手一摸之下就是发现萧懿影的脚真的断了。

    “怎么会这样?”孙锋也糊涂了,难道是真的自己的属下见色起意调戏了人家姑娘?

    “姑娘你觉得如何?”孙锋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两个属下转而向萧懿影道。

    “疼···”一个字,蕴含万千含义。

    一字一句,如凄如怨,一哭一泣,亦怜亦悲。从泪眼中投射出的眼神,透射出凄凉悲伤,更透出生来多年的可怜与痛恨。

    一方是被打的不成人形的两个属下,一方是梨花带雨被欺凌又断脚的少女,孙锋一时之间竟是不知所措。

    “姑娘,要不这样,你的伤势我们负责治疗,同时赔给你一笔钱,算是补偿,这笔钱让你过完下半辈子都是绰绰有余。”孙锋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萧懿影是外,两个属下是内,只要处理好了这个“外”,对内的办法处理起来却是简单,是杀是罚都是自己内部的事情,更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的问题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如何解决了萧懿影这个“外”。

    钱,钱是解决问题的一件好法宝,无论是古代还是今朝,但是钱解决不了萧懿影的问题,萧懿影早已将柔姑娘的聚宝山庄据为己有,随用随取,钱已经不是她所担心的东西。

    萧懿影委屈了,被人欺负打断了脚后,就以钱打发,这种方法就像是侮辱了她一般,这下子她哭的更凄惨了。

    “这不是钱的事情,你的属下侵犯了我,我冰清玉洁的身子已经被玷辱了,更是打断了我的腿,更是被一个草菅人命的首领人物,想要以钱收买我,我冰清玉洁的身子又岂是钱可以衡量的,更何况我还搭上了一只脚?”

    萧懿影哭哭啼啼,悲悲切切,竟是把孙锋也捎上了。

    孙锋给萧懿影钱是为了她的脚伤,而萧懿影却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脚伤,她在乎的是自己的名节,自己的清白。

    脚断了,可以续接,完好如初,这段时间所消耗的金钱有限,同时还可以为她的痛苦付出金钱代价,但是这清白的代价可就是难以用金钱可以弥补的了。

    多少钱可以买一个女孩子的清白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