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担心萧懿影有危险,暗中跟随一直来到剑灵山,机缘巧合之下领悟出了剑道巅峰意境万剑至尊,同时又见萧懿影,只是他突然发现萧懿影的伞被夏柳儿抓在了手中,不知萧懿影现在如何。(书=-屋*0小-}说-+网)

    这把五彩伞萧懿影带在身上,如今却是到了夏柳儿的手中,这让萧云的心狂跳不已。

    夏柳儿发现萧云的目光,随即晃了晃手中的伞道:“怎么,认识这东西?”

    “认识,是我一个朋友的致爱之物,不过也是前不久偶得,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了前辈的手中,我那朋友····”

    “那人是你的朋友啊?这东西是刚刚从一个野蛮女人身上搜出来的,她还想混入剑灵山?太小看剑灵山的实力了,不过这把伞我却是认识,想起了却是三十余年没有见过了,不想到却在今日见到了,却也有着几分惊喜,更多的却是吃惊,说实话这把伞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但是却是偏偏出现了。”夏柳儿也是唏嘘不已。

    “这把伞···有什么来历?我却是看不出它有身什么特别,只是五颜六色的,看起来比较柔和,比较艳丽,讨女孩子喜欢罢了。”萧云云淡风轻的道。

    夏柳儿笑而不答,只是看了看手中的伞,然后道:“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吧,也顺道看一看我这剑灵山。”

    萧云却是没有听出夏柳儿话中的意思,“我这剑灵山”,是说着剑灵山是她的,在萧云的猜测之中这夏柳儿怕是在剑灵山有一定的位置,或许是剑灵山之主的奶妈之类的人物,当初他说过剑灵山有一个少主是女子,还曾经和自己提过“受到青睐”之类的话,而且这夏柳儿也有一个二十有八的女儿,怕是这两个孩子吃的是一个人的奶也说不定。

    “前辈有一个女儿,二十有八,那冒昧的问一下这剑灵山的少主芳龄几何?不会是和前辈的女儿年纪相当吧?”萧云试探性的问道。

    “剑灵山少主今年已是二十有八,怎么?嫌弃她的年纪大了?”夏柳儿回身笑盈盈的道。

    “果然如此。”萧云已将可以确信这人就是剑灵山少主的奶妈。

    一个奶妈的武功就这么高深莫测,那么剑灵山之主的武功又高深莫测到什么程度,同时萧云也好奇她的女儿和那少主是不是也是武林之中绝无仅有的剑道高手?

    一个痴爱剑术甚至连婚姻都浑然不顾的女人,再加上有如此高手指点,她的剑术应该精湛道何等境界?

    萧云若有所思,这剑灵山还真是深藏不露。

    “前辈笑话了,萧云生性花心,却有数位红颜知己,怕是辜负了前辈的美意了,还请见谅。同时我还有一事请求前辈,这伞的主人虽不是我的红颜知己,但是她的师姐却与在下有着不浅的渊源,而且晚辈正是发现她被你们的人抓走,才暗暗跟随来此。”

    “是这样吗?那位姑娘可不是被我们抓走的,她假装断脚,却是以高深的内功让骨骼移位,假造出断脚之象,其实却是暗中想要打探剑灵山的虚实,如今已被我擒住,这把伞也是从她身上搜出来的。”夏柳儿笑道。

    “还请前辈见谅,她其实并无恶意,她也是一名剑者,对剑灵山好奇也是不足为奇,前辈····”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却是不为难与她,你随我看看剑灵山吧,也让你见识一下剑道的真谛。”夏柳儿笑着道。

    萧云一路跟随,剑灵山果然是一处仙山妙地,怎见得:

    玉笥山前大白峰,望仙桥下水溶溶。

    前溪流水后溪月,五步白云三步松。

    半夜佩环朝上阙,插天楼阁度疏钟。

    梦余彷佛钧天奏,如在蓬莱第九重。

    山峦叠嶂间却是无处不透露着凛凛剑意,山是山,却似剑,时不时的散发剑意,整个人走在山中似是行在剑中世界,无形剑意荡漾,让人无时无刻不在参悟剑意。

    “剑灵山乃是我···剑灵山主人穷尽数年之功所建,这是一个剑的世界,以剑为百兵至尊,借此召集天下剑者,以其将剑道推向最高峰,达到以剑通天,以剑问天道的目的。剑灵山主人决定数年开启一次论剑会,不久之后将是第一次,这次论剑会将是剑界一次盛会,诚邀剑术爱好者参与其中,更是有着精辟论理的还可以留名名人堂,供现在和后世瞻仰。”

    “剑灵山上有三堂,分为评剑堂、剑理堂和锻剑堂。评剑堂评定剑术以此做为剑术高低的决断,剑理堂做为评价剑理所在,剑有剑意,剑有剑理,每一剑出都有着它的道理,剑意、剑理才是剑的灵魂所在,剑术乃是剑意、剑理的外在表现,二者缺一不可,而锻剑堂乃是锻造绝世宝剑的所在,每一个人对剑的理解和运用都不相同,所以每个人最适合的剑也不一样,而锻剑堂是打造神兵利器的所在,在这里会给你打造出最适合你的剑。”

    “奥?前辈一句话却是提醒了我,我手中有一柄断剑,不知道前辈能不能帮我接续一番。”萧云眼中充满了希望。

    灵蛇剑虽利,但是灵蛇剑毕竟乃是软剑,却是失去了刚硬,这使得萧云的剑虽然犀利,但却是缺少了巨大的冲击和破坏力,远没有云梦柳来的顺手,虽然手中有阴阳玄解可以弥补这个缺陷,但是阴阳玄解毕竟是阴阳道的镇道至宝,它最终的归宿是回到阴阳道传人的手中,也只有在阴阳道传人的手中这阴阳玄解才会发挥它的最大威力,所以阴阳玄解最终还是会回到叶可卿手中。

    “不是名人堂的人锻剑堂不负责打造兵器,除非你进入名人堂或者····成为了剑灵山的女婿。”夏柳儿笑着道。

    “或许我可以试试成为名人堂上的一员。”萧云很有把握,论起对剑的理解和运用,他有着自己的自信。

    “你不会成为名人堂上的一员。”夏柳儿笑着道,“到死都不会。”

    “这····这是为何?”萧云不解起来。

    夏柳儿又会出什么样的难题,萧云又会遇到什么离奇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