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成为名人堂上的一员。”夏柳儿笑着道,“到死都不会。”

    “这····这是为何?”萧云不解起来。

    “因为我不同意,名人堂的人选虽然是评剑堂评选出来的,可是你别忘记了,所以的评剑堂的人其实都是剑灵山的人,只要我暗中放出风声,想让某些人一定被选中或者一定不被选中还是轻而易举的,你别以为这评剑堂的人做的是多么公证。”夏柳儿奸笑道。

    “不是吧,这也可以?”萧云瞪大了眼睛。

    “当然可以,你们听说过吗,我的地盘,我做主。”夏柳儿谈笑风生,丝毫不把徇私舞弊放在心上、

    萧云无语,简直无语至极,这也太无耻了点了吧,太···那个了。

    “你要是想要续接宝刃的话,还有一途可选,对你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第一你可以抱得美人归,第二你可以得到剑灵山的支持,第三可以支持你在江湖上建立一方你想象不到的大势力,比如梅剑山庄。”

    “梅剑山庄?梅剑山庄的前身乃是剑湖帮,建立者乃是江湖上第一剑者剑圣丰钰枫,剑灵山如何可以与之比拟?”萧云觉得夏柳儿吹牛了。

    “天下第一剑者?丰钰枫被称为剑圣不假,但是他却不是第一剑者,因为他败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上,而这个女人才是武林第一剑者,这剑灵山就是这个女人所建。”

    萧云顿时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这超出了他的认知。

    剑圣丰钰枫乃是武林第一剑者,他居然会败在一个女人的手上,这简直就是笑话,而且这个女人还建立了剑灵山,那就是说这个女人乃是当世第一的剑者。

    “前辈,我能不能见一见这位剑者前辈?”萧云尊敬的道。

    “这倒不必了,不过我可以让你见见少主人,你们可以相处一下,共同切磋下剑道,同时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位少主脾气不好,修炼的乃是煞剑,剑势犀利无比,你虽练就万剑至尊境界,但是剑势凌厉却是不足,或许你与她交流剑道,能够得到很大的好处。”

    “还是多谢前辈的美意了,萧云不能从命,同时晚辈请求前辈把这把伞还给我那朋友,我们还有急事,不便再此耽搁。”

    “不急,即来剑灵山自然我们也要进一下地主之谊,再此休息三天,之后任你离去。”夏柳儿笑道。

    “不行,我有急事,不能耽搁。”萧云皱眉道。

    “你是担心丰荫城外的南宫心怡?放心,只要有剑者的地方就有剑灵山的使者,南宫姑娘也是一命出色的剑者,当是在名人堂上留名之人,剑灵山不会坐视不理,她现在很好,而且已经到了剑灵山做客,三天后我让你们一起离开。”夏柳儿道。

    “心怡在剑灵山?”萧云喜道。

    “你很担心她?除了她你还担心谁?”夏柳儿问道。

    “剑灵山与剑圣丰钰枫什么关系?”萧云突然问道。

    “问这个干嘛?”夏柳儿不解的问道。

    “一个打败了剑圣的女人所建立的势力,我不知道这剑灵山之主和剑圣是什么关系?”萧云郑重的道。

    “你想知道这剑灵山之主和剑圣的关系,其实是担心剑圣遗孤和剑灵山主人的关系吧?他们两个人啊····是冤家。”夏柳儿说着眉目流转,嘴角微微上翘,脸色微红。

    萧云没有注意到夏柳儿的语气和神色变化,但是“冤家”两个字却是让他误会了。

    “冤家”这个词可是太有意思了,也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尤其是语言,绝对不是那些简单的A B C D 可以比拟的,更别说某些岛国汉字和字母混产而成的不伦不类。

    “冤家”第一是指仇家,死对头,指有冤仇的人,比如冤家相见,分外眼红。《儒林外史》第十四回:“我这里将就垫二三十两银子把与他,他也只当是拾到的,解了这个冤家罢。”

    “冤家”第二是指情人。明冯梦龙《挂枝儿·眼里火》:“眼觑着俏冤家,不由人欣羡。”

    “冤家”第三泛指似恨实爱、给自己带来苦恼而又舍不得的人。杜鹏程《保卫延安》第二章:“她把孩子搂到怀里,眼泪从那干皱的脸上淌下来。边哭边说:‘唉,不懂事的冤家。’”

    所以“冤家”这个词的含义那就看说话着的语气和神情了,萧云没有看清夏柳儿说话时的语气和表情,从她是唯一打败剑圣丰钰枫的人来想,两人一定是有着仇怨的。

    萧云错想了,也难怪,同样的一个词,却是意思截然相反,所以她没有说出担心丰小依和丰小冉的事情来,唯恐对方知道自己与剑圣遗孤有着什么瓜葛,惹得剑灵山之主不喜。

    “冤家啊,呵呵···”萧云苦笑一声,却是没有说出来。

    “你不担心别人了?”夏柳儿问道。

    萧云一想,南宫心怡安然无恙,那么小依和小冉定然也是无事的,再加上梅剑山庄已变,萧云对丰小依的挂念确实也淡了些,心中却也是想着该放下的就放下,或许是自己对不住小依姐,但是总比她在自己身边,而自己却是无法面对她要来的好些。

    “我能去看看心怡吗?”萧云不谈丰小依却是转换了话题道。

    “你就不关心和南宫姑娘在一起的两人吗?”

    “他们···无需我关心。”萧云此时却是不敢说出两人的姓名,他怕丰小依和丰小冉也已经落到了剑灵山,万一他们知道对方是剑圣遗孤,恐有性命之忧,有意隐瞒他们的姓名,表面上表现出当然之色,其实内心却是希望着两人不要暴露身份。

    夏柳儿的脸色明显的不好看,本来萧云的多情与花心早已让夏柳儿心中不快,更重要的是惹得自己的心肝宝贝儿乖女儿痛苦难受,自己的女儿的痛苦做母亲的最清楚,所以夏柳儿有些怒。

    先前夏柳儿一直的支持着女儿的选择,甚至不惜亮出“至宝”(见623章)以达目的,更是多次劝解,现在突然间就转而对萧云动怒。

    萧云明显的感觉到了夏柳儿的怒意,竟是不知为何。

    “三天后离开剑灵山,以后剑灵山不欢迎你,你别想着闯入,你也见识到了方才的剑意的厉害,那只不过是试探,你再次陷入其中,我不会再出手救你。”夏柳儿竟是一甩衣袖,含怒而去。

    从丰寰城外相遇,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到夏柳儿发怒。

    夏柳儿拂袖而去,却是留下萧云一人,此时剑灵山之大,萧云竟是不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