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峨剑灵山,凛凛剑意燃,身在灵山中,不知何处行。

    夏柳儿突然拂袖而去,却也不急着将萧云赶走,竟是要留他三日,这三日何去何从萧云竟是不知。

    正在发愣之际,却是只见两道靓影一闪而过,看样子竟是年纪轻轻,竟也不知乃是何人。

    萧云正是无所去处,见两个女子急匆匆而去,心下好奇,竟是悄悄跟去。

    两女快行,却是左右寰转来到一处幽僻之处,一座香屋独立,香屋外是一派繁盛百花之园。

    一只香桶立在院内,桶中半满水,水面飘洒着片片花瓣,两个丫头将香汤沐浴之物准备妥当,同时在香桶之外一女站立。

    此女全身衣物尽去,露出修长光洁的玉腿,身上罩着一件浴袍,双手将浴袍缓缓打开,光彩流露。

    “小姐,请入浴。”其中一个丫头说道。

    那小姐身形嫚转,那说话的丫头伸手将那小姐身上的浴袍掀去,露出光洁如玉的玉体,缓缓迈入桶中,蹲坐其内。

    洗浴半中,两道靓影款款而至,向那香桶之中的女子遥遥一拜,“启禀小姐,我们回来了。”

    那小姐身子一怔,道:“事情怎么样了?”

    那两个女子中的一人道:“启禀小姐,姑爷和夫人谈崩了,夫人负气而去。”

    “怎么会这样?”

    “我们离得远听不清说什么,只是看到夫人拂袖而去,想来是没有谈妥。”那女子道。

    “那····他呢?”

    那小姐说着,却是一怔,因为她已感到身后来人,当即一拍香桶,顿时香桶之内的水溅起,同时一旁花篮中的花瓣飘散,漫天飞舞好不壮观,借着水幕、花影的遮掩,同时将一旁的浴袍披在身上,同时撕下一条遮住面孔。

    与此同时四个少女已经拉开阵势,各自拔剑竟是将萧云围住。

    “大胆之人,胆敢闯入梅花居,难道不知道这梅花居范围十里之内不允许任何男子进入吗?”说话的是先前撒下花瓣的女子。

    “是····是姑爷。”刚刚前来通报的一个女子小声道。

    四个丫头一怔,就在此时那小姐却是飞身上前,手中浴巾出手,竟似是一把长剑,剑气吞吐间,直刺萧云。

    萧云大吃一惊,这一剑看似直刺,却是蕴含多种变化,无论是出剑的角度和力度都是无可挑剔,同时澎湃剑势笼罩住了对手。

    一剑寒天、一飞雪,一剑刺破万里江山,一剑出阴魂鬼号,日月沦陷,天地失色。

    好阴煞的一剑!

    萧云不由心中震惊,这女人是谁,竟是施展出如此一剑。

    浴巾笔直刺入,剑气未到,劲风已经割得萧云皮肤生疼,萧云不敢硬碰这浴巾,这里面蕴含的剑意实在是强大,让萧云不敢直视。

    萧云身形一退,逼开这一“剑”,不料对方小姐的浴巾一抖,竟是数点水滴激射,似是流星划过。

    萧云反掌推动掌气,欲要将这水滴拍飞,不料水滴竟是穿过萧云掌气击在了他的手掌之上,顿时一股强大劲气袭入体内。

    萧云画圆泄力,同时手掌之上阴阳光芒闪烁,终是化解了这水滴穿掌之厄。

    萧云骇然,要不是以阴阳玄解即使护住手掌,这水滴就将手掌击穿,这看似水滴,其实附带剑意,竟比一剑还要犀利。

    “穿透气劲?”萧云脸色巨变,也只有穿透气劲更够穿过自己推出的掌气,但是她怎么会穿透气劲?

    萧云正自心惊,那小姐手中浴巾一搅,竟是再次笔直刺来,这一刺却如毒蛇捕食,阴狠毒辣直刺萧云的咽喉。

    萧云知道对手剑意非凡,即使手中不是剑却比剑更加犀利。

    萧云再次后退,对方却是上前一步,浴巾如剑再次指向萧云咽喉,似乎不留喘息之机,同时浴巾如剑刺破空气,发出“刺啦”声响,犹如恶鬼嚎哭。

    萧云被对方一招所慑,如果对方手中有剑的话,萧云相信自己很难躲闪,她的手中紧紧是一条浴巾,就让自己陷入险境。

    一退再退,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杀,招招不留余地,竟是欲致萧云与死地,煞气滚滚而至,没一招出都带着浓烈的死亡气息,有一种想要将人拉入九幽地狱的感觉。

    不能再退,越退气势越是弱,同时在对方煞气的影响之下萧云只感到身心都被恶魔吞噬,整个人都似是要陷入对方的剑势之中。

    萧云暗道不妙。

    他无意间却是闯入到了这里,竟是没想到一女正在院内沐浴,更是惹怒了这沐浴之人,对方直欲将自己置于死地。

    萧云感受到身周尽是恶鬼哀嚎之音,对方的剑意之中竟是蕴含鬼煞邪力,震慑心神,自身不由自主的陷入到了对方的剑意之内。

    再对方的剑意之中仿佛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竟是被千万道剑光划过,瞬间被削成一具骷髅骨。

    这是何等的剑意,何等的恐怖和凶狠,萧云只感到浑身血肉都有一种被剥离的感觉,虽然剑未着身,但是这种煞剑剑意已让他感到浑身似是刀割般的痛楚。

    是真实是幻觉?

    萧云感觉着全身的疼痛,竟如万剑分尸一般,眼中已不见那飞驰带着剑气的浴巾,有的只是满目的血肉横飞,和人临死前的惨叫。

    一道凛冽剑气袭杀,萧云脑海之中一剑划开天地,他的心中的剑意逐渐的凝聚,越来越是凝实,下意识的以指代剑划出,一道剑气迎接那袭来的凛冽剑气。

    两道剑气一交,顿时大地为之一颤,迸射的剑气将四周的山石击的连连爆裂。

    一声**冷喝,那小姐手中的浴巾爆碎,竟是不堪她的内力而爆碎,同时那小姐并指如剑,连射数道凶煞剑气,剑气出就如地狱开门,万道鬼影流转飞窜,万鬼嚎哭声灌耳。

    萧云意识已经模糊,脑海中只有一剑,感受着森寒凶煞剑气下意识的应对。

    脑海之中一剑化双剑,双剑化四剑,四剑化八剑····万剑剑影流窜,下意识的萧云竟是拔剑出鞘,剑出寒光凛凛,与脑海之中的剑意相合,刹那间只见万剑剑影将那小姐身影裹住。

    萧云呜闯梅园,无意间窥见那小姐洗浴,两者相争会激发出怎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