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识海之中剑意流转,同时下意识的伸手拔剑,竟是手中剑与脑中剑意相合,刹那间只见万剑剑影将那小姐的身影裹住。

    凶煞剑气骤然消失,萧云识海之中感觉不到杀气所在,剑意骤然消散,与此同时一声惊叫顿时将他惊醒。

    萧云吃惊,却是被眼前一切惊呆,自己眼前竟是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女子身上裹着的浴袍已被剑刃划得一条一缕,竟是不能遮住玉体,完美身材展露无遗。

    女子面上蒙面纱巾到底没有划破,看不到真容,双眼明亮有神含怒,只是左眼下仿佛一滴血泪流淌,给整个人更添三分冷煞。

    女子竟是不遮不挡,似是怒意已经掩盖了她的娇羞,并指如剑点向萧云的双眼。

    萧云不敢以剑相接,毕竟自己无礼在先,闯入到了人家的闺阁之内,虽然什么也没看到,但是毕竟是打扰了人家的沐浴,这说出去也是好说不好听,而眼下女子更是在自己面前几乎“坦诚相待”,也无怪对方愤怒。

    萧云闪身之际,将剑收入体内阴阳玄解之内,同时瞧中难女子出招间的破绽,以手一捉,却是抓住那女子赤·裸着的玉臂。

    女子浴袍加身,只能裹住身体重要部位,双臂自然是裸着的,可是现在全身都几乎不着片缕。

    女子玉臂被捉,更是恼怒,另一手并指如剑而刺,此时女子心中含怒,双指再次戳向萧云的眼睛。

    萧云捉着女子的玉臂一推,将其推开,女子双指刺空。

    “小姐,我乃无意闯入,还请见谅。”萧云趁机忙着解释。

    “死!”女子冷冷一语,竟是抬腿踢向萧云。

    萧云探手一抓,抓住女子玉腿,同时女子并指再刺。

    萧云下意识的一推,随即心中后悔不迭。

    原来此时却是不能推了,因为此时在一推的话,女子定会被推到,萧云一推而出,心道要坏,当下身形一闪就要补救,伸手一捞却将那条腿再次抓住,此时女子身形不稳已经向后摔去,萧云探手一抓,本来就被剑划得一条条的浴袍顿时不堪重负,“刺啦”一声,尽数断裂。

    萧云大急,一手抓住女子的玉腿一拉之际,身子下伏竟是随手一抓,抓住一团软绵绵之物,一拉之下终是将女子拉住,未曾摔倒。

    女子险些摔倒的身体被一下拉回,下意识的挺身,此时两人几乎紧贴一处,这一刻女子瞪大双眼竟是说不出话来。

    身后追赶而来的四个丫头一看着情况,顿时都惊得张大了嘴巴,此时这姿势真的是····

    小姐全身除了蒙面的纱巾之外身无寸缕,此时全身侧仰,左腿屈立与地,右腿被人捉住高高抬起,更为重要的是萧云身在女子两腿之间,伏在小姐身上,这姿势····更重要的是他的右手正抓着小姐的左胸,而且已经抓的变了形状。

    “无耻!”

    那小姐怒急,抬手间就给萧云一巴掌。

    萧云也感到了不对劲,一看这姿势,还有自己手抓之物,顿时尴尬起来,他可是经过男女之事,这姿势真的是···

    当下萧云也是尴尬无比,又挨这小姐一巴掌,更是慌乱,竟是一撒手,这小姐向后倒去,萧云一惊上前,双手拦住小姐的腰,这才没有摔倒,不过这样子更是暧昧。

    那小姐也是感觉不妥,一挣扎,没想到两人一同摔倒,这下子倒是好,萧云整个人压在了那小姐的身上。

    “厄···”那小姐一声呻·吟,胸都被压扁了,双腿蹬了蹬再也不敢动作,生怕自己一反抗更激发对方的兽性而被对方趁虚而入,只是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萧云,眼中已含泪水。

    萧云也感到了唐突,虽然不知道这女子是谁,但是他却是知道惹祸了,道歉已经全然没有了作用,而现在这小姐还没有清醒过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萧云不敢怠慢起身就跑,此时那小姐才回过神来,快速并拢双腿,双手抱胸,呜呜咽咽,那四个丫头过来,其中一人赶快脱掉外套给小姐罩住。

    “还愣着干什么?”小姐含怒向那四个丫头娇喝道。

    “属下明白。”四个丫头却是快速的离开,却是一人向夏柳儿报信,一人去给小姐准备新得香桶、花瓣、温水等物重现准备给小姐沐浴,还有两人跟着萧云追去。

    四个丫头走后,那小姐缓缓站起身子,将面纱扯掉,同时嘴角露出一弯好看的微笑,趁着红苹果般的脸,美的惊天动地,美的惊心动魄。

    “冤家,看你这次往哪里跑?这是娘传给我的宝物,任何男人都会拜倒在这宝物之下。”原来这小姐正是剑灵山的伊儿大小姐,也就是夏柳儿口中的那个少剑主。

    萧云自然不知道这女子是谁,但是他却是猜到了这人怕是剑灵山的少主人了,也就是夏柳儿向自己说起的那个女剑者。

    萧云急急而奔,却是不知何去何从,突然间感到不远处涌动着阵阵剑意,不由向前奔去。

    一处大殿坐落山巅,殿门大开,一股浩瀚剑意正是从这大殿传出。

    萧云喘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衫,回头看了看却是没有发现什么,当下举步向那大殿走去。

    大殿悬挂一牌,上书三个鎏金大字:剑理堂。

    “这里竟是剑理堂。”萧云看了看那三个鎏金大字,仿佛这三个字似是活了一般,这不是一般的字,而是每一笔都是一把剑。

    不同样式的剑,摆着不同的形状,散发着不同的剑意,似是无数把剑正在激战,你争我斗,斗得剧烈非常。

    萧云渐渐的被这三个字所吸引,不由自主的意识陷入到了三字之中。

    顿时身周无数道剑光闪烁,似是无数人各持刀剑相对,此时一见萧云闯入,竟是齐齐转向向着萧云攻来。

    当中一剑飞刺,散发万道剑芒,形成一道亮白匹练疾刺而下。

    萧云闪身躲过,同时侧旁一剑斜刺而入,竟是连环杀招。

    萧云的意识陷入三字之中的剑意之间,数道剑影交错攻击,织成网状,竟是风雨不透,一时间萧云竟是进退不能。

    萧云剑意逐渐燃起,整个人化作一剑,游斗其中,渐渐的竟是理清其中关窍,原来这三字之中竟是藏着一套绝世剑法。

    神秘剑理堂,尚不见人,仅仅牌匾之上三个字已经显露不凡,剑理堂之中,萧云又将遇到什么奇人异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