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理堂外,萧云剑意逐渐燃起,整个人化作一剑,游斗其中,渐渐的竟是理清其中关窍,原来这三字之中竟是藏着一套绝世剑法。(书屋 shu05.com)

    萧云万剑至尊剑意涌动而出,似是与道道涌动的剑影交流,顿时道道剑影震动,圆转游走,来回穿梭,一套完整的剑法展现出来,竟是剑圣所留的紫霄剑诀。

    紫霄剑诀共分九式,其中一式用以防守和拨打暗器与其余任何一式相连,其余八式环环相扣,招招相连。

    拔剑问路、万锋剑网、剑逐流、剑卷苍穹、一剑天下、一剑倾城、剑荡天下、剑生剑灭连环而出。

    紫霄剑诀萧云见过,也得丰小依传授,但是萧云却是未通其中剑意,更不知其中剑理,有些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尽管丰小依将剑法传授与他,但却是不得要领,今日再见却是心有感悟,终于通晓这门剑法之玄妙。

    刹那间万剑归宗,萧云意识回归,再看时那三个鎏金大字已然不见,赫然一把大剑高悬,其中剑意滚滚,似是一人空中练剑。

    好玄妙!

    萧云不得不佩服留下这三个字的高人,仅仅三字,却是蕴含天道剑理,更是蕴含强大的剑意,藏剑招与其中,能写出这三个字的人当是剑道至极高手。

    萧云站在大殿之外不敢贸然而入,一拜道:“晚辈萧云来拜,不知哪位前辈再此?”

    从大殿之中传来一个咳嗽的声音,同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前辈谈不上,既来之则是有缘人,既然有缘,就请进入。”

    萧云随后而入,却见大殿空空,只有几个蒲团,一个中年人身穿青衫坐在正中的蒲团之上。

    “晚辈拜见前辈。”萧云向那青衣男子遥遥一拜。

    “小小年纪竟是参悟万剑至尊剑意,真让人惊讶,只是你虽参悟万剑至尊剑意,可知如何运用此等剑意?”那青衫男子向旁一指示意萧云坐下。

    萧云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恭敬一拜,“还请前辈指点。”

    “深陷煞剑杀阵,你是如何脱困?”青衣男子问道。

    萧云回想起刚入剑灵山之时遇到的那煞剑剑意,半晌却是不得要领。

    “剑者,心无旁物,唯剑尔!剑者无心,剑意催动,是以最强。”青衣男子道。

    萧云眉头紧皱,竟是不知青衣男子话中何意。

    “无心之剑,是为最强之剑,人无心而动,全凭剑意施展,就连自己都不知下一剑刺向何处,对手焉能知晓?如此一剑,当是惊天动地一剑。”青衣男子道。

    萧云点了点头,无心之剑其实也就是无招胜有招,剑随意而发,见对手空隙而入,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剑刺向何处,对手焉能躲闪和抵挡?萧云已将有些所悟。

    “无心之剑虽强,可比煞剑、情剑?”萧云问道。

    “不可比较,煞剑也好,情剑也罢,乃是剑势,一剑出或是带煞或是含情,从而对对方造成影响,同时也对自己造成影响,但是无心之剑乃是剑意,意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也。”

    剑势是出剑之时所携带的一种气势,而非剑意。

    丰小依出剑就如山岳横冲直撞而来一般,这是给人的一种感觉,让人产生无形的压迫感,气势并非大山撞来,这是剑势,同时煞剑、情剑也是如此,煞剑出万鬼纠缠,慑人心神,让人如入九幽地狱之内,情剑出,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似是落入情人怀抱,同时煞剑的剑意是绝杀,情剑的剑意却是爱,为绝杀而出剑,为了爱而出剑,都是最为犀利的剑。

    “剑者心中唯剑,乃是以剑为尊,剑即为生命,所谓剑在人在,剑断人亡正是如此,然,唯剑者无情无煞,即使含恨出剑,亦是不够犀利,因为心中唯剑,剑就如菩萨佛陀,只供供奉而已,这正是剑者的悲哀,自以为一生爱剑,一生练剑,却不知已受剑所累,此剑为死剑,不足为道尔。”

    萧云顿时怔住,只是这理由看起来牵强,丰小依哪怕是吃饭、睡觉也是剑不离手,可谓是爱剑如痴,她的剑出狂霸、绝杀,怎么也不应该归到死剑之列。

    “高手对决之间,稍微的差池就会殒命,剑者所比拼的不仅仅是武功,更是剑势、剑意,剑意无影无形,却又无处不在,同样的一剑,在不同的剑意之下会发挥不同的威力。”

    萧云眉头更紧,那青衣人话语内含玄机,剑理堂果真是不简单。

    “无心之剑虽强,乃是无心而发,但是一些强招悍式却不适合,因为这些强招悍式都必须有心而发,此时以无心对有心孰强孰弱?”萧云问道。

    “强招悍式出手必有间隙,提气、纳力、运气都需要时间,都需要内力体内运转、凝聚,为何强招悍式威力巨大,杀伤力强,不过是通过特殊法门提高了内力的运转强度、内力的凝聚度和大幅度的积累元气一并放出,但若无心剑出,对手定是来不及发动强招悍式。”

    萧云点了点头,心中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实际运用却不尽然,有些人强招出手内力运转急速,就像是血仙蝶抬手间就能打出“落日啸月掌”急速无心之剑怕也是快不过的。

    “剑出无心,招也出无心,无心之剑遇到无心之招,结局难料。”青衣男子道。

    “这是什么意思?”萧云又是不解。

    “剑者,巧力,以兵入道,功者,强力,以武入道,两者不可同比。”青衣男子道。

    萧云明白,用剑的人用的都是巧力,而施展出无心强招的人用的是蛮力,一者蛮,一者巧,两者硬碰自然是剑者吃亏,若是以巧破蛮,那么功者吃亏。

    萧云若有所思,那青衣男子道:“今日传你甚多,你切好生琢磨,剑灵山虽大,唯后山梅园不可接近,其余之地任你行走。”

    萧云一厄,问道:“若是无意闯入如何?”

    “那是剑灵山之主爱女所居之地,此女生来爱剑,更是血杀千余人练就不世煞剑,出手狠辣,好杀人,遇生人必杀之,尤其男子,曾发誓,入园男子,不杀则嫁。”

    “不杀则嫁?”

    萧云顿时一惊,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杀自己,就要嫁给自己?这可怎么办,不行得赶快寻到心怡和小烦,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