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园之内。(书屋 shu05.com)

    “小姐,姑爷跑去剑理堂了。”

    伊儿大小姐面罩白纱,看起来朦朦胧胧,却是有着别样的魅力,“他怎么跑去那里了?不过也罢,看紧了,别让他乱闯到葬剑山去。”

    “知道了,小姐,可是姑爷真的闯到葬剑山去,我们该怎么阻拦?毕竟葬剑山中翻涌的剑意定会吸引姑爷前去,我怕劝说不住姑爷,更是他见了我们会逃,毕竟···。”那丫头问道。

    “这样啊,你去引导他去锻剑堂,我去葬剑山等着他,万一他闯入了葬剑山,我好挡住他。”伊儿大小姐说着起身向葬剑山而去。

    巍峨葬剑山,耸立高万丈,山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剑,其中更是不乏神兵利器。

    骤然间万剑震动,股股剑意汇成一股,似要脱离葬剑山飞走。

    葬剑山上一人凛然而立,人不动,风吹衣裙摆,烈烈而舞,身上涟漪剑意如水荡漾,似是情人爱抚,瞬间笼罩整个葬剑山,片刻之后万剑肃静,葬剑山复又恢复平静。

    萧云出了剑理堂,静静而立,闭上双眼,脑海之中竟是不断浮现的各种剑意,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周围散发出来的剑意股股涌入脑海。

    “无心剑,无心剑,何为无心剑?剑有意,剑有灵,剑有性,剑有形,剑亦有心。剑者有情,剑者有意,剑者亦有心。有心的人,有心的剑,两者合一如何才是无心一剑?”萧云脑海之中不断的回忆着刚刚进入剑灵山的时候遇到的凶煞剑意。

    在万丈高山之中,山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剑,种种剑意纠缠,浑然合一,那时候脑筋混乱,竟是不辩东西,只凭着心中一股剑意施展出惊天一剑,斩破对手,难道那就是无心一剑?

    以剑意代替人的耳、目、心,人心未动,剑已出,这就是无心一剑,无心剑出,心中已无剑,有的只是凛然剑意。

    万般剑意合一,失其形,失其影,却是更有意,更有灵,更有性,这就是无心剑。

    萧云豁然睁开双眼,无心剑意涌动,顿时引动八方云动,万剑低鸣。

    乍然间,两道凌厉剑意似是天外来客,一者轻柔似是情人低语,一者无影无形切割,两股剑意形成莫名冲击,就似是涟漪激荡,顿时将无心剑意冲散。

    萧云顿时受创,识海之内似是万针扎入,疼痛无比,顿时合一剑意骤然分散,形成万千剑意来回穿梭,直欲将人的脑海穿破。

    “不妙!”萧云知道这是走火入魔之怔,竟是自己心焦急躁,急于修成无心之剑,遭到剑意反噬,当下凝神屏气,终于将脑海中的种种剑意排出体外,只死片刻功夫,萧云又沉浸在了剑意、剑道的领悟之中。

    人有情,人有心,怎能做的无心一剑?

    萧云似是失魂,脑海之中不断演绎无心一剑,脚却是随着一股剑意引导而行,竟是来到一处大殿。

    大殿中,漫天剑意流转,竟是围绕一个巨大的火炉,火炉之中乃是一块顽铁,已经烧得通红。

    铸剑师将那火炉中的顽铁以火钳子取出,放在铁砧之上,手持重锤狠狠砸下,每一砸之际就见一道剑意被段入其中,每一锤落下就有一道剑影滑落落入其中。

    “叮叮当当”敲打声音不绝,道道剑意被断入顽铁之中,同时顽铁也在不断改变形状,竟是逐渐形成一个剑坯,直到最后一锤落下,所有剑意全部融入剑坯之内,此时剑坯成。

    剑坯再次入火,万般剑意在剑坯之中杂乱往来,互相穿插、缠绕,乱成一团麻。

    火红的剑坯再次被火钳子夹住到了铁砧之上,巨大的铁锤一下一下的砸下,复又响起“叮叮当当”声响。

    杂乱无章的剑意在重锤的打击之下不断的破碎、消融、融合,万般剑意在千锤百炼之下最终合一,最后一锤落定,“叮”的一声响,新得剑意生,新得宝剑成。

    铸剑师放下铁锤,取过宝剑,一剑挥出,剑气纵横,剑意凛冽,竟是一把无锋宝剑。

    铸剑师将剑放在剑架之上,看向萧云,微笑道:“可是悟道了?”

    萧云一愣,这人再此铸剑莫非是为了自己不成?

    萧云上前一步,“前辈,在下一介剑者,观前辈铸剑似有所悟。”

    铸剑师哈哈一笑,一挥手顿时一股烈风吹拂,将炉火熄灭,“请随我来。”

    萧云与铸剑师对面而坐,铸剑师微笑道:“悟到什么?”

    萧云道:“前辈每砸一锤,就将一道剑意砸入剑坯之内,毫不急近,功到剑自成。”

    “好一个功到剑自成!铸剑也好,练剑也罢,终是殊途同归,万事万物莫过如此,任何铸术、剑术抑或其它技艺皆同,一语形容之:大巧不工。”

    “大巧不工?”萧云细细琢磨其中蕴意。

    “要练成我这精湛的铸术,非一日之功,锻剑也好,练剑也罢,即使是最精妙的铸术和剑术绝学,开始的时候都并非是神作,难以演习,相反,越是高深的技艺开始的时候越是简单,但是简单之中却是蕴含绝妙,正是易学难精,入门容易,却是精进艰难。”

    萧云点了点头,但是刚毅的眉头紧皱,看起来并不是理解的十分清楚。

    “任何的铸术、武功和其他技艺都要循序渐进,不可燥进,练功先连心,心到功自成,大巧不工,天然胜雕饰,这正是巅峰铸术的铸术精神。练剑亦是如此,我观你是一名剑者,以阁下如此年纪能达到如此剑境真是让人钦佩,不过阁下若是想要此时攀登剑道巅峰却是不能,其实乃是失了剑心,无心之剑乃是死剑,剑术难至巅峰,更是强行欲要攀登巅峰剑道,已是走入歧途,痴迷不悟,唯有走火入魔一途可寻。”铸剑师道。

    萧云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是自己太过于急躁了,自己一直练剑却是忽略了练心,也无怪乎自己会遭到剑意反噬。

    “阁下剑意不俗,却是老夫所见年轻一代之中第二用剑高手,只不过却是偏于练剑,心境不稳,已入歧路。”铸剑师接着道。

    “小子承蒙前辈指教,受教了。不过在下能否一问,这第一的用剑高手为谁?”萧云问道。

    铸剑师一语引出年青一代的第一用剑高手,这个用剑高手到底是谁?又会给萧云带来怎样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