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被问及自己与丰小依的关系的时候,他犹豫了,到底自己和她是什么关系?

    “她····只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是父母所定婚约,只是萧云品行不端,到处拈花惹草,却是辜负了她,至今却是只有那婚约而已,并无事实。”萧云道。

    “那你喜不喜欢她?”铸剑师又问道。

    “这···我喜欢她,很喜欢。”萧云如实回答。

    “喜欢为何不娶她?你们有父母指定婚约天经地义,更是水到渠成,难道是她不愿意,嫌弃你拈花惹草了不成?”铸剑师道。

    “我辜负她在前,即使喜欢她,也不会抛弃与我有过肌肤之亲的人,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可以共处,依照我的观察,她···很难与其他之人共处,我既然与别人有夫妻之实在前,自然也就只能辜负她了。”萧云低头叹气道。

    “哎,有的时候有情人难成眷属,其实男儿志在四方,三妻四妾本不足为奇,但女子性强欲要独占鳌头,怕是难以完全,你这种想法也对,毕竟这把剑的主人并不是性格温顺之人,单单凭这把剑就可以看出端倪。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好好处理吧,或许互相把话说开了,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萧云点头不语。

    “这把剑的主人已不在剑灵山内,不过她现在安全,身体无恙,放心就是,剑灵山是剑者的天堂,任何一个剑者来到剑灵山都不会让她殒命。”

    萧云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再次告辞欲走。

    “阁下来的时候欲言又止,难道也是手中剑毁?不知能否让在下为你修复?”铸剑师突然道。

    萧云一犹豫正要拒绝,铸剑师又道:“虽说阁下欲要炼成剑道巅峰,草木皆为剑,但是手中一把好剑在手的话,却是事半功倍。”

    萧云眉头一展,伸手入怀,悄然打开神秘世界,以意念沟通,似是从怀中掏出来的一样,却是断掉的云梦柳。

    “这把剑制作精妙至极,刚性、韧性都是俱佳,只是这剑身之中的中空似是藏物之用,不知阁下,还需不需要这中空剑孔?”铸剑师端详了半晌道。

    “这倒不用,修复这把剑就有劳前辈了。”萧云说着一拜。

    “这把剑用功巧妙,打造这把剑怕是数年之功,眼下我先要恢复这把七绝剑,之后在恢复阁下这把剑,不知道阁下等不等得及?”铸剑师也是皱眉。

    “前辈尽力就是,本来我也没有打算在修复这把剑的,正巧遇到了前辈,正是三生有幸。”

    萧云离去,那铸剑师看着他得背影越走越远,不由得晒然一笑,竟是在脸上一抹将一张假脸撕掉,同时身上的衣袍也拽下露出一身青衣,竟是在剑理堂内萧云见到的那青衣男子。

    萧云离去,脑海之中更是不断的消化着今日所得,今日所得真的太多了,竟是颠覆了自己的剑道,练剑先练心,心至剑意成,有心化无心,无心复有心,剑道大成。

    萧云在剑灵山一处山谷之中静立,整个人一动不动,就似是雪中青松。

    梅剑山庄已经大变样,于浩光已经彻底的掌握了所有的大权,即使是大总管胡古月也是不敢与之放对。

    胡古月年已古稀,人老成精,只是不会去触于浩光这么霉头,更是安抚住了艳倾心等人。

    梅剑山庄的前身是剑湖帮,是剑圣丰钰枫亲自建立的大势力,之后剑圣在萧家寨异变之后失踪不见,剑湖帮逐渐没落。

    胡古月的心思就是振兴剑湖帮,而剑湖帮改名梅剑山庄也合他的心思,丰小依是剑圣传人,这剑湖帮本就是传给她的,现在于浩光彻底的扫除萧云的势力,将全部势力归还丰小依,他不会反抗,反而更是顺应心意。

    是萧云出任庄主之后才有山庄振兴不假,但是梅剑山庄之中做事的人是谁?是丰小依和丰小冉,萧云只不过是稳坐庄主之位,一心练剑的剑者,在他们这些剑湖帮老臣的心中丰小依才是梅剑山庄的主人,从山庄的名字就可见端倪。

    于浩光一举将属于萧云的势力彻底扫荡,其中这些剑湖帮老臣更是出力不少,这些人之中也只有艳清心对于浩光的做法感到不齿。

    胡古月缓缓上前,向一旁的于浩光施礼道:“于堂主,庄主好没有消息吗?”

    胡古月和于浩光等人心中都是清楚,这个“庄主”并非萧云,而是丰小依。

    “还没有消息,只是打探到了丰荫城外一场大火,烧的全山皆赤,人也尽皆成灰,不可辨认。不过庄主武功高强,断然不会有事。”于浩光笃定的道。

    “人会被烧成灰烬,庄主的剑乃是旷世奇宝,水火不侵,定然不会被损毁,要是庄主遇难,她的剑定然出现在山谷之中,如今未见庄主佩剑,庄主当是无事。”胡古月也郑重的道。

    “虽然如此,但是时到今日却也是没有庄主消息,心中担心不已,我已派出堂内所有高手寻找,竟是毫无线索。”于浩光皱眉道。

    “堂主勿要着急,老朽今日来此正是为了此事。”胡古月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梅剑山庄的前身名叫剑湖帮,在山庄地底别用洞天,有一地下湖,当初老庄主沉剑与湖中,为沉剑湖,也是老庄主练功所在,湖中留有老庄主所留剑意,此剑意乃是剑圣至尊,传说可以召唤天下剑意,老朽虽然不懂这些,但是老庄主所传,定不会假,堂主若是可以凭此召唤出庄主剑意,庄主下落自知。”

    “山庄底下竟然有如此神秘所在,快带我去看。”于浩光说道。

    胡古月带着于浩光却是到了后山之处,后山之上一片光秃秃的崖壁,并未其他特异之处,难道这里步有机关?

    胡古月走到崖壁之前,摸索半晌,终于寻找机关所在之地,顿时触动机关,顿时厚重的崖壁之后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同时其中穿出机括声响,似是千军万马奔腾。

    厚重的墙壁渐渐的一处凹陷,竟是露出一个黑洞洞的石洞,石洞一开,一股潮湿阴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堂主,这就是沉剑湖了,老朽不懂剑意,堂主进入其中自可寻找老庄主所留剑意,之后在凭借此剑意寻出庄主下落。”

    梅剑山庄之内暗藏沉剑湖,于浩光进入沉剑湖,又将带来怎样的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