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人九和孙剑书带人闯入到了萧懿航的府上拿人,尤其是孙剑书表现的极为积极,同时知道萧懿航可能不会乖乖就范所以暗中让孙剑画这个古墓大高手跟随,以防不测。

    孙剑书已经从孙剑画口中知道她已经被天道盟的元浪糟蹋,任是谁的亲妹妹被人糟蹋,当哥哥的都会愤怒,而萧懿航已经确定了和元浪关系密切,所以现在要出手对付萧懿航,孙剑书绝对是不遗余力。

    萧懿航的府邸大门紧闭,孙剑书让人上前打门,半晌却是毫无动静,孙剑书抽剑在手一剑劈出,将大门劈开。

    一众人闯入,却是发现这座府邸已经空了,竟是没有一人。

    人都去了哪里,所有的人不可能一起撤走,而且自由联盟早就监视萧懿航府邸了,从这门中出去的人都在联盟的监视之中。

    那些武功高手走的神秘,或许能够逃得监视之人的眼睛,但是很多的人却是没有这份武功造诣,尤其是那些下人们,更是没有这份能耐。

    人去哪里了?难道有密道逃走不成?

    孙剑画却是知道或许是有精神力高深无比的高手布出幻阵,让人产生幻觉,只是这样的高手却是万中难寻,相信现在武林之中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但是萧懿航等人或许可以。

    孙剑画偷偷告诉孙剑书这种可能,孙剑书也是眉头紧皱,向前萧云当初以三亿两银子为饵,再反手去夺,而那时候就有精神力高超绝伦之人让众人产生幻象,难道萧懿航府上有此等高手不成?

    孙剑书想想确是不太可能,要是他府上有如此高手,那么也不用偷偷遁去,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也是无人敢惹。

    孙剑书大手一挥,顿时开始搜索萧府,他坚信萧懿航的府上定然有着密道机关,否则万不会走的如此干净利落。

    找来找去,却是找到了后院之内,后院之中几处厢房锁死,属下看出这里不和常理,当下将孙剑书和杨人九请来,孙剑画在暗中跟随。

    孙剑书和杨人九随着属下来看,一进院子就闻到了刺鼻的血腥之味,气味让人作呕,走到厢房门前,却见鲜血已经顺着门板流出。

    “这几处厢房都是萧府的仆人、丫头、老妈子等人居住之所,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其中一个属下向杨人九和孙剑书解释道。

    “打开!”杨人九冷声道。

    其实厢房之门虽然紧闭,但是所有人已经猜出其中的可能,失踪的人,流出为干涸的血,已经说明了很多很多。

    那锁就当是一个摆设,剑光一闪已被砍落,大门一看,顿时映入眼中的是最残酷的屠戮。

    孙剑书衣袖一摆,一股劲风吹拂,将厢房大门紧闭。

    惨不忍睹,满目血腥,没想到萧懿航竟是如此残忍,自己逃跑也就罢了,竟是将所有的仆人、丫头尽数屠杀。

    他们犯了什么错误,又知道他们什么秘密,曾经一心一意的打理着这个府苑,照料着他们的生活起居,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被活活屠杀。

    “搜!”

    进一步搜索,终于找到一处密道,原来萧懿航等人就是从这密道逃走。

    原来萧懿航知道伏杀了萧云之后,自由联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等人,本来是双反互相牵制的力量,一方倒下另一方却是难以保存,萧懿航早已是想的清楚。

    杨人九唤人取过火油、柴草堆在厢房周围,一把火将所有的厢房尽数烧毁,里面的尸身也尽遭焚化。

    醉红楼。

    一个红衣飘飘的美艳女子下得楼来,女子嘴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款款下得楼来。

    女子美艳,似是优昙花开,看起来年纪尚轻,不过十五六岁,但是仔细看时却是成熟稳重至极,不知款款,有一种说不清楚又是无法描述的特殊气质,这样子看起来程度稳重,年纪应该不会是年纪轻轻的女子。

    女子面容柔美,看起来娇弱无比,让人一见不由心生爱怜,就像是暴风雨后的白荷花,让人不忍伤害。

    神秘、高贵而又美艳、娇柔的女子无处不显示女子的美好,这柔妹的红衣女子一露面顿时惹得众人眼光不由自主落去,一时间喧嚣尽去,竟是无声无息,落针可闻。

    吞咽口水的声音传出,一个穿戴华贵至极的胖子,似是一个圆球,竟是上前挡住那红衣女子的去路。

    “不知姑娘芳名如何称呼,不知多少银两可以与姑娘共度春宵?”那胖子身手撩向红衣女子的下颌。

    骤然间胖子射出去的手停住,这个身子微微颤抖,在胖子的后背上透开一个血洞,从血洞中可见一只沾满了鲜血的芊芊玉手已经抓住了某物。

    芊芊玉手抽回,手中一物犹自跳动不止,竟是一颗心脏,被这女人硬生生的抓出。

    女子手托跳动的心脏缓缓向前,此时那胖子的身躯还在颤抖,犹自不敢相信眼前的美艳女子不是醉红楼的服务娼·妓,而是名动武林的杀人女魔血仙蝶,已经换了样貌露出了真容的血仙蝶。

    血仙蝶和柔姑娘的仇恨可以说是不死不休,一者的父亲杀了对方全家,还抢夺了本属于她的东西,而另一方的父亲却是也杀了对方的母亲,两人之间的仇恨如何消解?

    血仙蝶被丰小依重创,一剑重伤肺腑,她知道短时间之内这伤势是难以治愈的,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在最危急的关头,柔姑娘趁机带走了她。

    落在柔姑娘的手中已是有死无生,血仙蝶心中凄苦,自己一生以来的夙愿没有完成,不仅仅是没有完成,就连个眉目都还没有,自己死后连个托付遗愿的人都没有,这一肩的重担该转交到谁的肩上?

    流风迤转,似是戮力要翻开这沉重一页。这一战,本不应该出现的一战,征人步沉,走向一阕生与死的哀祭。

    这一战,尽是哀伤,胜是哀伤,败亦是哀伤,不得不战,胜与败皆迈向一曲生与死的悲歌。行行复行行,终点谁定?

    宁开双眼向日月,不肯低眉屈仇颜,壮士由来多横死,无损此生悲与欢。笑亦笑矣,哭亦哭兮,人间,黄泉。

    血仙蝶早知自己会死,只是没想到会死的这么早,心中不甘,心中不愿,只能将满心的委屈化作一声长叹,同时心绪牵动暗伤发作,又是吐出一口血,竟是登时昏厥。

    血仙蝶昏迷不醒,柔姑娘又会如何和她化解两世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