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被丰小依重创,后被柔姑娘趁机带走,血仙蝶早知自己会死,只是没想到会死的这么早,心中不甘,心中不愿,只能将满心的委屈化作一声长叹,同时心绪牵动暗伤发作,又是吐出一口血,竟是登时昏厥。

    红粉熏色,雾帐烟吹香袅袅,梦华幽宴,佳肴甘露芳正醇。

    血仙蝶醒来的时候尚未睁开眼睛,已经闻到了淡淡的香味,同时身卧软塌,满身温暖,如卧云里雾中。

    残阳如血,斜斜映照,楼外大红灯笼高挂,血仙蝶缓缓的睁开眼打量四周,竟是发现这屋中装扮着实奢华,曾几何时自己会睡在如此奢华的大帐之内?

    万年檀香木做成的床榻,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清香而又自然,虽然看不到床榻上的雕饰,却也知道如此珍贵的材料制成的床榻定是雕龙画凤、刻绘牡丹、芍药。

    床头之上悬挂着轻纱幔帐,一缕微风吹来,纱幔随风舞动,似是玉人舞蹈,妖娆不可方物,同时纱幔随风摆,纱幔之上似是五彩光华流转,竟也不知这透明纱幔竟是何种材质织就。

    不远处的梳妆台上摆着一面铜镜,一个五彩衣裙的女子端坐着梳妆台前,单手托着腮,美目半眯,似睡非睡,似醉非醉,铜镜之中映照出绝美容颜,此时看去娇弱美丽,尤其是嘴角之上带着甜甜的笑容,有一种让人一见就要沉醉在那一对好看的酒窝之中的感觉。

    血仙蝶心中一惊,那人竟是自己的生死仇敌柔姑娘,怎么会这样?

    血仙蝶心中惊诧莫名,却是不敢动作,她不知柔姑娘为何不杀自己,若是两者角色互换,血仙蝶相信柔姑娘早已尸骨无存。

    是她救了自己?她有什么目的?

    血仙蝶头不动,唯有眼珠转动,似要看清周围一切,见自己不远之处正是窗口,若是趁此逃去,或可保命。

    她身子微一动作竟是胸腹一阵剧痛,让她不由得咬紧双唇,同时刚一动作却是感觉凉风刮入,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竟是一身不着寸缕。

    血仙蝶微微动作却是惊动一物,一条艳红如血洗的小蛇仰起头来,正对着她丝丝吐出蛇信,同时柔姑娘睁开眼睛,转过头来。

    “你醒了。”柔姑娘柔声细语,同时探出芊芊玉手,那艳红如血洗的小蛇顺着她的芊芊玉臂爬到她的衣服之内。

    “你···不杀我?”血仙蝶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柔姑娘柔声道。

    “真好笑,你不认识我?”血仙蝶不相信柔姑娘不认识自己。

    “江湖人人都知道血仙蝶嗜杀成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恶魔,可是又有谁知道她是整日的带着面具活着,或许真实容貌的她的柔弱配不上她的这一身煞气。”柔姑娘轻笑道。

    血仙蝶一惊,伸手一摸,却不知何时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竟被揭去,露出自己真容。

    “你想怎样?”血仙蝶脸上不见厉色,依旧是那样的娇弱美艳,只是双眼之中的光芒却是摄人心神,似是恶兽出关。

    “我是和你来化解恩怨的,我们之间有一个误会,我不知道这个误会是来自你,还是来自你的妹妹萧懿影。”柔姑娘道。

    “你···什么意思?你我有仇,但却是不关我妹妹的事情,她与我虽是姐妹乃是同父异母所生,而且从她出世二十余年来从未谋面,我们也仅仅是刚刚相认而已,你的血亲仇恨与她并无半点关系,你我的仇恨与她无关,你要杀就杀我,敢动我妹妹,我即使做鬼也不会饶你。”血仙蝶咬着牙“恶狠狠”的道。

    柔姑娘捂嘴一笑,半晌才放下手来,“没想到让无数武林人士闻之色变的血魔女发起怒来,这凶恶的表情竟是这么可爱,怪不得要带上一张假面皮,要是你现在的真容只会让人怜爱,而不会惧怕。其实,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更不会对她怎么样,因为我和她乃是血脉相连的姐妹。”

    震惊,无以复加的震惊,而且震惊的让人感到好笑,但是此刻的血仙蝶却是笑不出来,因为柔姑娘说话的时候神色很郑重,不仅仅是郑重还有沉重。

    “你可是看过影姐姐的身体,她的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胎记?”柔姑娘手中拉开衣服,露出左胸上那花形胎记,“我看过你的身体了,可是你却是没有。”

    “这···”血仙蝶一时惊的更是目瞪口呆。

    “我和影姐姐之间的关系毫不用怀疑,所以我想知道你们的关系,到底你是怎么确认你们姐妹关系的?而且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也应该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这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谜团?”

    是的,就是谜团,这里面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联系。

    “那就让我告诉你我的一切吧,无论我们什么关系,都无所谓了。我看你也不是作恶之辈,无论我的生死如何都希望将来你不会让小影受到伤害。”

    “我不会让她出事的,她虽然比我大了十天,但却是一个傻姐姐,你对她的关心与疼爱让我都看着感动。”柔姑娘说着拿过一面铜镜,放在血仙蝶面前,同时柔姑娘的脸也贴了上去。

    “无论你是不是带着那人皮面具,其实都是与你的真实面貌为基础的,你看,我们多像,只是你的脸上多了几许惆怅,眼中多了几缕忧愁,而这一切都被你眼中的凶狠所掩盖,还有就是岁月的刀在你脸上刻画上了它特有痕迹,你该比我大七八岁。”

    看着镜子中的人,两张绝世的面容,竟是如复制般的相似,要是两人年纪相仿却也是双生姐妹一般。

    “都说儿子随娘,女儿随爹,你说我们这么像,会不会是····”柔姑娘笑着将铜镜移开,“我听说你的父亲风流成性的,我在想我们会不会也是同父异母所生的姐妹?”

    这个猜测太大胆了,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柔姑娘也是不信。

    “我和你之间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温暖,很温馨,就似是血脉相连,我以为我是中了你的幽冥魅力了,结果我发现并不是,因为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居然越发的感觉强烈,尤其是我给你疗伤,与你肌肤接触的时候。”柔姑娘又道。

    两人相谈又将引出怎样的武林辛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