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不杀血仙蝶却是与之相谈,柔姑娘说起遇到血仙蝶时候的奇特感觉。(书^屋*小}说+网)

    “我也有同感,就好比现在,我体内似是有一物欲要破体而出一般,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系?”血仙蝶也是不解。

    “所以说我们之间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我想知道你知道的一切。”柔姑娘道。

    “想要证明我们是姐妹关系很简单的,滴血验亲不可以吗?”血仙蝶道。

    “这个不灵的,都是人瞎说的,我只要做点手脚,什么血都会融,也可以让什么血都不相容,什么蒸骨、滴血都是不准的,即使什么手脚都不做,血亲也不见得会血相融,更别说是同父异母的这种了,所以我想知道过往的事情,以以往的经历推测来的更实际一些。”

    血仙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又缓缓睁开,将自己的过往经历一一道来。

    血仙蝶自然不是自己的真实姓名,她的本姓萧,名唤萧懿岚,家人都昵称岚儿。

    萧懿岚出生之后生了一场大病,那时候的萧懿岚并不记事,但是从她记事的时候开始她就记得自己是个要死的人。

    自己的母亲白小蝶对自己并不怎么关心,从她记事开始就没见自己的母亲对自己如何关心,倒是父亲对自己是精心照料,而且在自己身上不断的尝试各种治疗手段。

    父亲眼中的悲哀与无奈都展现在了幼小孩子的心中,但是最终也是无能为力,眼见着幼小年纪的萧懿岚越来越是消瘦,生命的气息越来越是弱。

    某一天的晚上,一个美丽的女子来到她的房中,给她治疗疾病,没想到竟是慢慢好转,这个人就是百花谷内百花宫的圣女也就是上代的百花道道主百花圣女花弄玉,俗名南宫玉。

    随着病情好转,萧懿岚又生龙活虎起来,而从萧懿岚病情好转到病情痊愈这段时间竟是两年之久,这两年之间南宫玉神出鬼没,暮来朝去,却是整夜的与萧百荣相见,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是越来越好。

    萧懿岚病情彻底康复,南宫玉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时候的萧懿岚经常看到的就是萧百荣呆呆的看着满天的星星、月亮,却是再也不见伊人出现。

    两年之后的某一天,那年萧懿岚六岁了,父亲给她过完六岁的生日,又教了一阵的武功有事外出,这一走就是半个月。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萧百荣总是外出,有时候是十天半月,有时候却是两月、三月,萧懿岚不知道父亲去干什么去了,但是每次回来之后父亲都是满脸的疲惫,甚至是受伤吐血。

    这次萧百荣又像是以前一样外出,萧懿岚目送着父亲远去很是不舍,直到再也看不到父亲的身影,这才抹着眼泪回转。

    当夜,狂风暴雨、雷声滚滚,萧懿岚吓坏了,也不知道为何竟是一个下人都没有过来。

    萧懿岚想起了母亲,这个对自己如对一个陌生人一样的女人,但是从小孩的心中还是十分想要得到母亲的爱的。

    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萧懿岚向母亲的闺房而去,只是在母亲的闺房之外却是听到了母亲发出一种奇怪的音节。

    那种声音很奇怪,就像是当初她重病,五脏六腑都似被针扎一般的疼痛的时候发出的痛苦之音,但仅仅是像而已又全然不是,其中怎么又夹杂着极度快活之意?

    萧懿岚轻步上前,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母亲被人“欺负”,正被一个不穿衣服的人压在身上,上下起伏的狠狠“欺负”着。

    萧懿岚想要冲进去救母亲,赶走这个欺负母亲的人,就在这个时候却是背后被人一击,随后眼前一黑,当她再醒来的时候却是睡在了自己的房中。

    一夜雷雨,洗去了树叶上的铅华,却是洗不去萧懿岚心底的疑惑,自己怎么会睡在了房中,明明的是去母亲的闺房的,那时候母亲被人欺负。

    想起母亲被人欺负,萧懿岚心中担心,更是肚腹饥饿,起身就像母亲的闺房那边行去。

    母亲不在,就连一个下人也都没有,萧懿岚等了片刻也不见人影,不知发生了何事。

    年幼的萧懿岚从屋中走出,一直走到后花园的时候一片假山之中却是浸出一片的红色,同时血腥之气直冲脑际,同时还听到一声痛苦的呻·吟声。

    这种痛苦的呻·吟之声她很熟悉,因为自己难受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发出这种痛苦的声音。

    一个仅仅六岁的小女孩爬到了假山石上,却是在其中发现了数据尸体,其中还有一个丫头正在往外爬,只是她一手捂着脖子,鲜血汩汩而流,同时身上也沾满了鲜血。

    仅仅六岁,年幼的萧懿岚哪里见过这种场景,顿时吓得不轻。

    那人看到了萧懿岚,伸出了沾满鲜血的手,颤抖着,似是求救,同时脖子上的流血更多。

    “啊····”萧懿岚一声惊呼,竟是从假山石上跌下,正落在了死人堆中。

    那人伸出血淋漓的手抓在了萧懿岚的身上,把她吓得瑟缩一团,手脚胡乱的蹬着,同时手边竟是有一块小石头,手中握着那块石头就像眼前的“血人”身上砸去。

    胡乱的蹬踹,推砸,萧懿岚闭着眼睛惊叫着,手中的石头竟是接连数次砸到了那人的身上、头上,直到那人一动不动。

    那是萧懿岚第一次杀人,虽然是无意的,但是那种血肉模糊的情景在她心头缠绕了许久许久。

    萧懿岚吓得瑟缩在假山石的角落里,浑身颤抖着,直到一个黑衣人来到将她从假山石内拉了出来,同时那人郑重的告诉她,这件事千万不能让母亲知道。

    父亲回来了,萧懿岚哭着扑入父亲的怀中,哭着说出了可怕的事情。

    妈妈被人欺负,下人都死了,血淋漓的一幕挥之不去。

    女孩在父亲的安慰下心情好了起来,并央求着父亲去看看被“欺负”了的母亲,父亲本不愿,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拒绝孩子的要求,同孩子一起向母亲的院子走去。

    夏季闷热,一座葡萄架遮光避阳是乘凉的好所在,女孩拉着父亲的手,只是两人的脚步止住,因为两人都看得母亲正被一个人揽在怀中,亲昵无限,那个人父女两人都认识。